《守山犬》
第4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蒹葭称之为刁民,小夭视作恶人,这也许是两个女人的不同之处,所处位置不同,便会带来不同的视角,或者俯视,或者仰视。
  大排档离小夭住的地方不远,钱自然是张兮兮男人抢着付的,陈二狗只顾着消灭食物,兜里没几块钱的他压根没打算掏腰包,这无疑又让张兮兮小小鄙视了一番,吃完夜宵张兮兮要陪着她男朋友去闹市区逛酒吧,对他们来说真正精彩的夜生活在凌晨半点才刚刚拉开序幕,他们要玩的酒吧自然不是SD这个层次,这从那辆跑车的价位看得出来。
  张兮兮的男朋友略微遗憾地带着张兮兮驾车离去,眼神悄悄在小夭身停留,他知道其实只要这个漂亮女孩愿意,她随时都可以跟着他去海最好的酒吧厮混,他也很想来个左拥右抱,将这这两个美女一起降伏,但似乎没那个道行,否则那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了,不过他还真没把陈二狗视作敌人,因为他不认为一个给小酒吧看场子的家伙能掀起多大的动静,小夭的脾气他透过张兮兮多少了解一点,和人相处很容易,交普通朋友一起吃饭唱歌什么的也不算难,可再进一步,却登天还难。

  “那犊子对你有企图。”负责把小夭送回附近住宅小区的陈二狗嘴里叼着根牙签道。
  小夭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我也是男人,知道某些眼神的特殊含义。”陈二狗再次点燃一根华,饭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这话的确不是假的,何况还是根好烟。
  “狗哥,您别对兮兮生气,她没恶意。”小夭看陈二狗心情似乎不错,终于敢提这个话题。
  “别您了,听着别扭,估摸着你喊着也累。”
  陈二狗笑道:“不生气,她也是为你好,我能理解。你看我这样子,再看你,一路多少人盯着我们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了,连我自己都觉得是一朵鲜花和牛粪的搭配,不怪才是怪事。”
  “狗哥,你真觉得自己是牛粪?”小夭歪着脑袋问道。

  陈二狗笑了笑,没说话。
  “狗哥,我觉得吧,你要真是牛粪,也是能让鲜花滋润生长的那种。”小夭玩笑道。
  陈二狗吐出一口烟,道:“这马屁舒服。”
  小小得意了一番的小夭吐了吐舌头,双手交织放在身后行走,微笑道:“狗哥,你会下围棋吧,而且肯定是高手。”
  陈二狗摇了摇头道:“不会,只懂点象棋的皮毛。”
  “那你数学一定很好。”小夭信誓旦旦道。
  “为什么?”陈二狗好道。
  小夭悄悄做了个鬼脸,似乎有点不敢说。
  “知道了,你是想说我很会算计?”
  陈二狗笑道,眯起眼睛,享受那根烟带来的舒畅,“其实我玩的都是小把戏,跟天斗跟地斗跟人斗其乐无穷,斗久了,很多东西原先不懂也会懂的,小夭,这不是说我聪明,只是环境不一样而已。有个疯癫老头子说过,穷人的穷不是笨,是命。我只是个农村里长大、读过十二年书的人,信命,谁都信,但信不代表不想挣扎,我们山里人进山打猎下套子,经常看到那种把铁丝咬断的山跳,也是你们城里人只会蹲在笼子里吃菜叶的兔子,而我,不是兔子,是只野山跳。”

  陈二狗走了一段路,发现小夭突然不走了,转头,竟然看到这小妮子又莫名其妙流泪起来,难道她不知道她哭的时候真的让男人无法抗拒吗?叹了口气,陈二狗丢掉烟屁股,转身走到她身边,柔声道:“你这孩子又哭。说起来,我很小的时候也喜欢哭,因为那个疯癫老头说一个人哭代表着这个人还有灵气,后来他死了,不知咋的我也不怎么喜欢哭了。我很好,你哭什么呢?”
  泪眼朦胧的小夭一把抹去眼泪,好像是想要使劲看清这个从不故作深沉、总喜欢笑着看人看事的男人,却止不住又流出来,抽泣道:“我心疼。”
  陈二狗是如假包换的处男,没牵过女孩子的手,更别说抱过搂过亲过,他这双手倒是跟野猪山跳狍子打了无数交道,剥皮抽筋掏心掏肺,谁愿意跟他风花雪月。当陈二狗觉得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的时候向小夭提出了要进小区楼喝杯茶的要求,提要求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正义凛然,似乎忘记了在大排档他已经灌下六七瓶啤酒,然后小夭脸一下子通红,拒绝了他,说再过四五天,暗自感慨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陈二狗没厚着脸皮纠缠不清,很识趣地转身离开,欲言又止的小夭小跑进小区公园,在秋千荡了一个多钟头才走向公寓。

  回到房间她缩在被子里,便再没有动静,清晨才从酒吧杀回来的张兮兮没让男朋友进门,直接来到小夭房间掀开被子,看到还在熟睡的小妮子娇弱身子蜷缩在一起,脸还带着泪痕,一看她衣服都没脱,张兮兮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那个死活不要脸、城府深到让人以为没半点心机、吃相跟饿死鬼投胎、没教养没绅士风度的牲口会对小夭做什么,如霸王硬弓之类的,张兮兮一想到陈二狗那张笑脸有火气,帮小夭重新盖好被子,回想昨晚的情景,张兮兮自言自语道:“得把危险苗头扼杀在摇篮,不能让小夭这孩子陷进去,那种家伙根本不是小夭能应付的,小夭啊小夭,找男人得找能控制的,这样才能全身而退,飞蛾扑火的爱情不是谁都消受得起的。”

  接下来一个星期王虎剩倒是在SD酒吧混得很吃香,屁股稍微大点的漂亮服务员都被他祖宗十八代的资料都挖掘出来,靠着一知半解还没登堂入室的相术充神棍,不过这些野鸡大学出来的女孩没什么言功底,一听王虎剩煞有其事地瞎诌,晕头转向后也开始将信将疑,只不过她们的兴趣显然更多在把王虎剩塞进酒吧做保安的陈二狗身,起码目前而言,夸张渲染地以讹传讹之下这位狗哥在众人心目形象是高大的,背影是伟岸的,手腕是高超的,连挺普通的相貌也都变得与众不同,这群人没一个知道这是晕轮效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