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8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电顿时在云层深处狂乱闪烁。
  南宫兜铃趴在他胸前,屏住呼吸,期望着师叔的法器能够将这雷电打散。
  云层出仿佛地动天摇的闷响,南宫兜铃不由得高举双手捂住耳朵。
  道从未见过的大型红色闪电劈落下来。
  闪电间正是那根降魔杵,降魔杵四周裹缠着浓浓的火焰,被成群的乞魂鬼操纵着,反过来刺向李续断。
  “糟了。”南宫兜铃紧张起来。

  李续断带着她迅降飞离原来的位置。
  南宫兜铃越过他肩头往后看去,“师叔,不好了!它们追过来了!”
  充满了火苗和电光的雷电在空转了个弯,挟持着降魔杵,对着南宫兜铃二人穷追不舍。
  李续断尽其最大的努力在空疾飞。
  南宫兜铃合拢双手对他道歉,“对不起师叔,我果然不应该招惹这帮混蛋的,开始该走,结果还连累你,拜托你飞快点,我不想成烤乳猪……”
  “你是猪,我可不是。”李续断平静了说了句。

  南宫兜铃顿时欣喜的看着他,“真好,你对我说话了。”
  “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李续断跳在块石头,“我引开这道闪电。”
  南宫兜铃抓住他衣服,“要引开也是我来引!”
  说完,把李续断推下石头,飞半空,和狂猛冲来的雷电正面相对。
  她拔出后背的红莲,用刀刃对着雷电,怒吼,“让我把你们劈成碎片!”
  南宫兜铃对着劲敌狂奔而去,红莲在她手出银色的光亮,充满了斗志。
  降魔杵下子刺到南宫兜铃眼前,无数的火焰和雷电将她瞬包裹住,南宫兜铃用红莲格住降魔杵,雷电在耳边轰鸣起来。
  无数的电流从四面方劈向她。

  “摩诃森严咒!”南宫兜铃腾出手,高举白符,道球形结界在身边展开,把她整个人保护住。
  闪电和结界互相对抗。
  南宫兜铃则和降魔杵彼此角力,降魔杵是她故意留在结界内的。
  这法器两边有百只乞魂鬼纠缠着,用尽全力降魔杵推向南宫兜铃。
  不仅如此,降魔杵周身还覆盖这层厚厚的火焰,高温滚烫灼人。
  南宫兜铃咬牙,边维持结界,还得边和操控着降魔杵的乞魂鬼较劲,她开始感到力不从心。

  她体内的妖气和灵气逐渐失去平衡,灵气渐弱,妖气渐涨,手背又浮现蛇的鳞片,她又要被逼得现出真身了。
  不行,在这种时候现出真身的话,对她来说是累赘。
  摩诃森严咒的结界慢慢的缩小,力量变弱,雷电有侵入的苗头。
  降魔杵也正在寸寸的接近她的脸颊。
  南宫兜铃感觉到自己脸也浮起了鳞片,这种蜕皮的异样感受她已熟悉。
  要变成蛇了,她已察觉到四肢皮肤想要缓慢开裂的**。
  不要!她不要变成蛇,定会输的,到时候,得让李续断人独自应付这些雷电形态的乞魂鬼了。
  明明是她意气用事要迎接这场战争的,结果却要沦落到给李续断来收拾残局,绝对不容许这种情况生,不仅仅太丢脸,她更害怕的是让师叔受伤。
  她听到布料破裂的声响,低头看,大吃惊,自肚脐以下,已经变成了蛇的尾巴,白色浑圆的尾部正无意识的卷动起来,身的连体装只剩下了半截。
  降魔杵眼看着又压近她鼻梁几厘米,南宫兜铃咬牙切齿,“呀……扛不住了……”
  结界在这个刹那破开,闪电纷纷朝她劈落。
  南宫兜铃闭眼睛大喊,“啊!”

  空气寂静了几秒,无事生。
  南宫兜铃疑惑的睁开双眼,看见名身穿漆黑僧袍的高大男子挡在她前面,手里横放把丘锡杖,为她挡住了降魔杵。
  南宫兜铃扭头看去,四周包裹住她的雷电此刻竟然无法接近她身。
  丘锡杖散出强烈的银光。
  雷电旦往南宫兜铃伸出触须似的电流,丘锡杖身出的银光会立即把那道电流击打回去。
  这根锡杖简直是雷电乞魂鬼的死敌。

  南宫兜铃说:“司马长眠?”
  前面的人回过头,如既往的冷言冷语,神情严峻,缺少笑容,“不要随便直呼我名字,不礼貌,叫我安息法师。”
  “真的是你?”南宫兜铃吃惊的抓住他肩膀,“你怎么过来的?”
  “当然是地盾瞬移**过来的,难道是坐飞机?”
  “这个法术是我引魂派的。”
  “我密言宗也有。”
  “你们抄袭。”
  “谁说的,搞不好是你们偷学去的。”
  “你怎么又是这种怪的打扮,第次见你,你还是穿着西装的衣冠禽兽,后来每次见你都穿的这么有禅意,几乎认不出你来,既然穿僧袍,干嘛不顺便剃光头,根本不搭嘛。”
  司马长眠吃力的稳住手的丘锡杖,刘海在额前胡乱翻飞,他努力扭过头把她打量了番,“拖着条怪的尾巴的妖怪,没资格说我。”
  “我是半妖,和妖怪还是有些差别的。”
  司马长眠努力和乞魂鬼对抗,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快些帮忙。乞魂鬼的数量乎我想象的多,我灵气可是有限的。”
  “怎么帮啊禽兽?”
  “谁准你禽兽禽兽的叫?”

  “哼,不是禽兽,怎会喜欢动不动拿藤条抽人家小屁股?”南宫兜铃对树林里的那次虐待事件依旧耿耿于怀。
  “你再跟我斗嘴,我走人了,叫这些雷电劈死你算了,不识好歹。”
  “别别别走,不要这么激动嘛。”南宫兜铃拿起红莲宝刀,“我这帮忙。”
  “式神红莲,现身听令!”她将道白符划过红莲的刀身。
  双性感修长的长腿出现在司马长眠方,亮眼的红色短裙在风飘逸摆动,紧俏的小腿裹着紧绷绷的雪白长筒袜,同样雪白的短袖衣胸口系着蝴蝶结,高高绑起的马尾长及脚踝,此刻也和裙摆样随风舞动。

  司马长眠仰头盯着裙底看个不停,南宫兜铃用手敲了他后脑勺下,“色鬼,待会再看,你专心应敌好不好?你们男人都这样!”
  “你为何把自己的式神打扮成高生似的?她怎么看都是个武士,你竟然让她穿水手服?”
  “你对水手服有意见啊?不挺可爱的嘛,而且红莲的外貌本来只有十七岁,是最适合这种打扮的年龄。武士服实在是太硬朗了,点都不萌。”
  “可爱又不见你穿?”
  “你想我穿啊?不是吧?你真的想看我穿?”南宫兜铃惊讶的追问。
  “我没这样说!”
  “你刚刚明明这样说了。”
  “我的意思是说……”
  “不用解释了,要穿也不会穿给你看,顶多穿给那个木鱼脑袋看而已,对了,师叔去哪儿了?”
  “在这里。”声平静的回答出现在南宫兜铃身后。
  南宫兜铃回头看,现李续断像鬼魂样飘在她尾巴旁边,纯白色的茱萸法衣好似花瓣在空狂放的舒展。
  她捂住嘴,“你什么时候躲在这里的?你听到了多少?”
  李续断没有情绪起伏的说:“只听到你想穿水手服给戴泽星看这句话而已。”
  南宫兜铃开始懂了,每当师叔不展示丝情绪的时候,说明他正怒火烧,这家伙脾气的风格是暗暗憋在心里,轻易不会表露在脸。
  “不是戴泽星……怎么可能是那个笨蛋……”南宫兜铃慌忙摆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