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0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奶奶一句劝:顺其自然,她们现在愿意跟着你,已经是你难得的福分了,将来她们是留是走都由着她们,不要强求什么,凡事都悠着点儿,百年夫妻到最后,图的无非就是一个‘伴’字,有一个知冷知热知心的人就够了。”
  老太太这是把萧晋的纵欲当成满足和留住家里女人的手段了,可他偏偏还没办法解释,只能讪讪的点头听着。
  丁夏山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他没听进去,不由又摇了摇头,说:“算了,你都是这么大的人了,有人喊爹爹,也有人叫师父,有些话跟你说确实不合适。
  也罢,媳妇的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奶奶会帮你解决,这些天我正让云苓帮着整理我这几十年的行医心得,等完成了,你就拿去好好的研究参详一下,最近就不要出门了,小鸾可是正儿八经拜了师的,总这么放羊算怎么回事?”

  听了这话,萧晋就知道老太太肯定会去找沛芹、玉香和巧沁谈房事的问题,一想到那三个面皮薄的女人被长辈教训不知爱惜男人身体的场面,他心里就苦笑不已,结果不用猜,自己肯定要当一段时间的和尚了。
  三个女人里,周沛芹只要和他在一起,做不做都无所谓,而苏巧沁又太害羞,就算是想了也不会主动要求,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他把持不住,倒是梁玉香为了早点怀上孩子要相对痴缠一些,但也不至于到不知节制的程度。
  也就是说,三个女人是实实在在的替他背黑锅。不过,为了自己耳根子能清净一些,他决定一句辩解的话都不说,将无耻进行到底。
  “奶奶您说的话,孙儿当然会听,只是最近都不出门貌似不大现实,主要是县城里的产业遇到了一点难处。不过,孙儿可以向您保证,一旦事情解决,就不出去了,老老实实的在家研习您的毕生心得。”
  丁夏山也知道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每天都窝在家里不现实,便瞥了一眼站在厨房门口往这边望的周沛芹,没好气道:“你总是有理!行了,快去吃饭吧,有小鸾陪着我就行,都当师父的人了,连个十几岁的孩子都不如。”
  萧晋嘿嘿干笑着站起身,扭头瞅见巫飞鸾还没来得及收敛起的幸灾乐祸表情,顿时恼羞成怒,抬手在小正太的后脑勺抽一把,这才向厨房走去。

  “奶奶跟你说了什么?我看她老人家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周沛芹一边从锅里往外端一直热着的饭菜,一边问道。
  萧晋拿过一个雪白的包子咬了一口,挤眉弄眼的说:“奶奶嫌我们纵欲过度,太不爱惜身体了,估计回头还会找你谈。这种事儿,你老公我没法儿跟她解释,所以只好委屈你替我背下这口锅了。”
  周沛芹登时就从脑门红到了脖子根,看样子恨不得一头钻进灶里再也不出来。
  “都怪你!奶奶也没说错什么,回头我就去跟玉香和巧沁商量,往后半个月,你自己睡一个屋。”
  “啊?”萧晋立马就成了苦瓜脸,“沛芹姐,你行行好,半个月时间太长了,我兄弟那儿会长草的。”
  “呸!”
  用力啐了他一口,周沛芹就低着头跑出了厨房,差点儿撞到要进来的梁玉香。

  “死人,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昨儿个一晚上都不够你折腾的,这大上午的又来?再说了,奶奶还在院子里呢,就不怕她老人家听见动静啊!”
  梁玉香一进来就对他一阵口诛笔伐,话音里不无酸气。
  萧晋三两口把一个包子咽下肚,抬手就在她肥嫩的满月上抽了一巴掌,接着把刚刚对周沛芹说的话跟她也讲了一遍,然后没好气道:“都听清楚了吧?!往后半个月不要过来撩拨我,否则惹了老太太生气,倒霉的可是你。”
  “呸!”梁玉香也啐他一口,不过却没有像周沛芹那样跑掉,而是撇着嘴幽怨道:“也不知道在山外面亏了多少,到头来却要我们三个背黑锅。”
  萧晋哈哈一笑,揽住她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说:“这你可真冤枉我了,现在山外面就一个彩云,就她那身板儿,能吸得过你吗?”
  梁玉香在他胸口轻轻捶了一下,然后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将他的手放在胸前,柔声说:“快让我怀个孩子吧!等有了孩子,我至少有十个月都不能让你碰。”
  “谁说的?”萧晋一脸猪哥相的轻抚她的小肚子,色眯眯道,“孕期适当的那啥一下,对胎儿还有顺产都是有一定帮助的哦!”
  《论语》有云: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萧晋已经二十多岁,算是一只脚踏进了壮年期,血气方刚之下,让他戒色,那比杀了他还难受,戒斗还有点可能,不过那也要看对方愿不愿意停止与他相斗了。
  金景山明显是不愿意的,因为来青山镇找萧晋的不是他,而是马建新。

  马建新中午的时候就到了,不知是想表现自己的诚意还是歉意,他特意在到达了之后才联系的萧晋。
  连爬两座山,一般人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也就是说,他心甘情愿在青山镇等萧晋等到天黑,姿态不可谓不足。
  鉴于马建新还要在天石县任上至少呆个三四年,此时翻脸太过得不偿失,所以,既然人家都把面子给足了,萧晋也不能真蹬鼻子上脸,吃过午饭便离开了家,一路没有快跑也没有故意拖延,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就到了青山镇。
  为了避嫌,马建新没有在赵彩云家等他,而是在简单视察了一下放养野山鸡的那个山坡之后就去了镇衙门,接到萧晋到了的电话,才重新赶往赵彩云家。
  “哎呀!让大哥久等了,快进屋,今天晚上咱们哥俩儿可得好好喝一杯。”萧晋大笑着将马建新迎进来,表情神态看不出丝毫异样。
  马建新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着说:“这可怪不到兄弟你,是哥哥来的突然,又忘了提前通知你,多等这几个小时,纯粹是活该呀!”
  这都拐着弯的骂自己活该了,萧晋自然得把人家丢地上的面子给拾起来,哈哈一笑,便对着厨房大声道:“彩云,给小二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抓两只最肥的山鸡宰了送过来,要快!”

  “哎!”赵彩云在厨房里答应了一声。她下午已经陪着马建新去视察养鸡场,所以这会儿不需要专门跑出来客气。
  一桌简单但丰盛的家宴很快就做好了,赵彩云知道两人有事情要谈,陪着敬了马建新两杯酒便起身去了里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建新突然叹了口气,神情萧索。
  知道戏肉要来了,萧晋就配合着诧异问:“怎么了大哥,遇到难处了?”
  马建新摇摇头,意兴阑珊道:“县里有兄弟你帮我,市里一二把手又跟你关系那么好,谁能给哥哥难处?不过是最近事情有点多,身心疲惫,有时候都恨不得干脆辞官回家得了。”
  “嗨,我当是什么呢!”给他倒满酒杯,萧晋笑着说,“大哥你在外打拼也快半辈子了,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都多,肯定明白男人就不可能轻松的道理。

  日期:2018-03-10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