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4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剑锋晒笑:“在顺坝你我算什么角色?受人摆布的棋子而已!把我搞掉顺坝就安宁吗?只怕未必。”
  “关键是方晟就是这么想!”
  厉剑锋回到座位,定定看着对方道:“范家准备出多少钱?”
  见他肯谈价钱,吴维师反而松了口气,道:“竭尽全力,我知道右铭一向跟你不错,估计他也能代表俞家出钱出力。”
  原来厉剑锋、吴维师和蔡右铭分别是顺坝三大帮派的代言人!
  “竭尽全力是张空头支票,”厉剑锋犀利地说,“我需要具体的数额,具体的人数,维师,要保住我们最后的阵地,无论成败恐怕都是生死对决,无论成败我们都将离开顺坝,区别在于或者一败涂地,或者揣着大把钞票出国。”
  听到这里吴维师不禁悚然,年纪大了更不愿意背井离乡,何况还有一大家子人。沉吟片刻道:
  “形势不会如你所料那么糟糕吧?我的理解是即使干掉方晟,顶多撤几个县领导而已,难道象雾都镇那样一窝端?”
  厉剑锋冷笑:“恐怕比我估计的还糟!直到昨天我才了解到方晟的底细,原来他大有来头,有京都两大家族——于家、白家撑腰,省里有常务副省长于道明顶着,在黄海他搞掉京都三个空降干部,在江业他掀翻称霸多年的县委书记,你想想,省里把这样一个人放到顺坝什么意思?还有,两年伤亡三任县委书记,方晟两次遭到暗杀,这些事省委高层都知道了,据说正在拿方案准备彻底解决顺坝的历史遗留问题!”

  “怪不得最近陈家大规模转让资产,范家居然想趁机捡些便宜,真是猪油蒙了心,”吴维师叹道,“这样说来最后一战我们赢了,会遭到省市两级空前激烈的反制,所以要利用那个空档期收拾细软溜出去?”
  厉剑锋自然不可能透露内心真实想法,啜了口茶,道:“倘若输了,你我会在第一时间被双规,这一点毫无疑问;赢了,顺坝地面那班见风使舵者会凑上来拍马屁,我们能借机把手里的资产卖个好价钱,在省市两级反制手段前远走高飞。”
  “剑锋真是深谋远虑……”吴维师怅然道,进行这场谈话前他压根没想过离开顺坝的念头,经厉剑锋一说,形势已严峻到好像不走不行,心里沉甸甸不知如何是好。
  “范家到底出多少?”厉剑锋又回到刚才的话题。
  吴维师稳住心神:“俞家出多少?”
  “一码归一码,你们两家不要相互比较,事情到了这个境地,不是计较一点得失的时候。”
  吴维师竖起一个巴掌:“五百万。”

  厉剑锋见了直接打开门,站在门口,道:“低于四巴掌不要跟我谈,如果做不了主,回去请示。”
  吴维师僵在沙发上,良久沉重地叹了口气,步履迟缓地走了出去。
  方晟也意识到不该指责明月,经发办主抓经济和投资,基本不接触投诉、上丨访丨和工业污染问题,她的立场也不便批评镇领导,遂缓和语气道:
  “继续说。”
  “统计了红星村四组近两年发病率后,我沿着彩虹河溯流而上,继而找到玉带涧,深入到保持原始状态的大峡谷,走了五六里后突然无路可走,”她解释道,“我上中学时跟随我爸到那一带打过猎,整条大峡谷通畅无阻,可昨天半途却冒出个乱石堆,把峡谷堵得严严实实,无奈之下我冒险从绝壁的小路绕过去,大概有两里多路的样子,不料下山后眼前还是高不可攀的乱石堆……”

  “不是塌方,而是人为造成?”方晟沉声问。
  “我觉得是人为制造的塌方,不偏不倚正好挡住各个方向进入峡谷深处的道路,本来印象里还有两条小路,看看天色已晚不敢逗留太长时间,而且我怀疑这是熟悉地形的本地人干的,不太可能留下破绽,于是匆匆返回……”
  方晟有些失望:“没发现其它线索?”
  明月莞尔一笑,徐徐道:“刚才那些是我向分管副镇长、镇长和镇书记回报的内容,他们听了都感到没劲,叹息说这个情况眼巴巴跑到县城回报,是伸长脖子给县委书记砍脑袋啊,不去不去!最终这份差事落到我头上……”

  跟姚俊一样,明月是很有想法、很有心机的女孩,生活当中这种人有点讨厌,但混官场,要在仕途有所进步就必须如此。什么事情都循规蹈矩、本本分分,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他缓缓地说:“我觉得……你有更重要的情况要单独告诉我?”
  “是的,”她不由挺直身子,高耸的胸部紧紧压在桌沿,肃容道,“因为种种原因,我并不信任伏虎镇领导们,而方书记到顺坝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我在大学学的是地理系,接下来我想从专业角度描述所见到的情况……”
  大风坳峡谷地带在地层上由太古界和元古界岩石组成,主要包括麻粒岩、含辉石变粒岩、灰白色条纹带状大理岩等;该区域褶皱及断裂构造发育较好,局部形态复杂,具有多项活动特征;峡谷明显处于区域板块断裂带之间,由于其结构面显压性,可判断断裂部分被某矿脉所填充。
  方晟皱眉道:“唔,确实非常专业,令人晕晕欲睡。”
  明月笑道:“下面我要说出结论。从地层和断裂构造分析,石英脉呈小的扁豆状及不规则细脉断续状来看,峡谷里那条填充矿脉应为含金夹石英脉,局部地段含金量可能较高,具有小规模采掘价值!”

  方晟双手按在桌面,严峻地说:“你确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如果方书记相信潇南理工大学地理系毕业生的水平!”
  “此事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我是孤身前往大风坳的,得到第一手资料后立即返回,关于峡谷里有金脉的判断只对你方书记说过。”
  方晟紧紧盯着她:“你要对自己的话负责!要知道,这件事很重要!”
  她同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用我的生命保证!”
  过了片刻,方晟慢慢坐下,笑了笑道:“我们都太紧张了,放松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在大风坳找到污染源,经请教化学系的校友,初步判断刺鼻的气味应该是硝酸废液,可能还有丨硫丨酸成分,这正好符合目前提取黄金的全泥氰化法,即使用硝酸法先除掉矿石里的锌铜铅等成分,残渣经丨硫丨酸分金后,采用还原剂进行还原,就得到海绵金。这种工艺的特点就是操作简易,成本不高,但环境污染很大!”
  方晟长时间沉默,办公室里静得令明月不安。良久,他站起身来到窗前,盯着前面正府楼一间间漆黑的屋子,心潮澎湃,他有种预感这回真正抓到了厉剑锋的命门!

  日期:2018-04-2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