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78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济苍雨挑眉看着齐阳,心想这是什么歪理邪说?不过,怎么听起来好像也没什么错?
  虽然齐阳放出了话,可他还是费了些工夫才拿起一枚棋子。
  “齐阳哥……”灵儿不知该怎么劝齐阳,只好转向济苍雨,求他帮忙。
  济苍雨则说:“他自己不怕疼,你瞎操什么心?”然后,他也落了一子。

  灵儿站在一旁看他们一人一子地下着,而齐阳拿棋子的动作也越来越娴熟。若是没发现齐阳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灵儿的心或许不会那么疼了。
  济苍雨一直暗暗留意着齐阳手的动作,没放多少精力在下棋。当他认真看了下棋局时,惊讶地发现自己轻敌了。
  灵儿发现济苍雨落子的动作一顿,也看了看当前的局势。齐阳竟然占了明显的优势!
  在灵儿为齐阳的棋艺感到骄傲时,济苍雨说:“还真没看出来,齐少侠棋艺高超,济某还以为阁下除了武艺高强之外,再无其他可取之处。毕竟你待人礼节方面,实在是……”济苍雨没有再说下去。
  “济伯伯,您怎能这么说呀?”灵儿皱眉埋怨道。
  齐阳微微垂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济苍雨不理会灵儿,继续对齐阳说:“也不知令尊令堂是怎么教你的!”

  此言一出,灵儿感到齐阳身躯一震,一股阴森肃杀的寒气从他身散发出来。
  济苍雨眯着眼睛看向齐阳,这股杀气毫不遮掩,齐阳想杀自己?
  齐阳坐在那儿一动也没动,他只把手里的一枚棋子紧紧地捏住,任由手指尖的鲜血慢慢渗出,然后凝聚成一大滴血珠顺着棋子滑落到桌。
  灵儿看到齐阳手指尖流血很是心疼,却不敢前去关心他。灵儿不知他怎么了?只觉得此时的齐阳哥很陌生。
  济苍雨扫了一眼齐阳的手指,冷哼一声,道:“这棋没法下了!”

  济苍雨说完起身打算离开。离开前,他把手里的白子往桌一丢,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那枚白棋子正好盖在桌那滴血的头。
  灵儿目送着济苍雨离开,然后看向齐阳。
  齐阳已经收起了一身杀气,闭着眼睛,看起来很难过。
  “齐阳哥,你怎么了?”灵儿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济伯伯提起伯父伯母的事让你不开心了?”
  齐阳没有回答,只小声地说道:“在下想静一静。”
  “哦。”灵儿应了一声,却没有离开,而是坐到齐阳的对面,将棋盘的白子挨个收回罐子里。
  齐阳看着灵儿,心对济苍雨的仇怨也渐渐消减了,然后变成了懊恼。他这是怎么了?他与仇人的相处方式何时从水火不容、刀剑相向变成了这般?还能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对弈?
  灵儿不知齐阳此时的心情,只知他又变回自己熟悉的那个齐阳哥。灵儿暗暗松了口气。
  齐阳此时非常自责,他觉得愧对了父母,愧对了师父。
  悲从心生,他像是惩罚自己般地将棋子一枚枚地收进罐子,然后又一枚枚地放在棋盘,接着再将棋子收起,如此反复。
  灵儿心疼地看着齐阳,知道他心情不好,却无从劝阻。
  也不知过了多久,灵儿觉得自己的心都疼得麻木了,而每颗棋子也都渐渐地沾了血迹,齐阳才放过自己。他起身走回小床,面朝里和衣躺好。

  灵儿为齐阳盖好被子,这么坐在一旁静静地陪着他。
  齐阳很累,不一会儿睡着了。
  听着齐阳变浅的呼吸声,灵儿总算松了口气。她突然想起齐阳那处隐讳的伤。她回头看了看虚掩着的门,犹豫着要不要趁齐阳哥睡觉时帮他个药什么的。
  灵儿绞着衣角,心正在天人交战。
  那处伤在让人脸红心跳的地方,这是她犹豫的主要原因。虽说她是医者,本不该在意这些男女之别,可对方是齐阳哥呀!光是想到要为齐阳哥治那伤,灵儿已觉得小脸烧了起来。
  可那里的伤不用药是不行的,若是发生了感染,可是会致命的!
  灵儿想到问题的严重性,当机立断做了个决定。
  灵儿起身去拿药,可桌的伤药却已不知去向。她明明记得自己之前把用剩的伤药放在了桌。

  无奈之下,灵儿只好出门重新去磨药。
  待灵儿再次回到屋里,已经是一盏茶之后了。
  灵儿有些心虚地朝门外看了看,然后才把门给掩。
  端着刚磨好的草药泥,灵儿忐忑地走向齐阳。
  “那伤不敷药不行!那伤不敷药不行……”灵儿在心一遍遍地念着,为自己打气。
  在灵儿鼓足勇气掀开齐阳被子的时候,齐阳突然转过身来,睁开惺忪的睡眼,茫然地看着灵儿。

  “啊!”灵儿惊呼出声,像是做贼时被人当场抓住般窘迫,手里的伤药还差点被她手一抖给撒了。
  齐阳看灵儿一手在掀自己的被子,一手拿着磨好的伤药,不解地问:“姑娘要帮在下换药吗?不是刚刚才了药吗?”
  “啊?”灵儿灵机一动,解释道,“你的指尖不是又流血了嘛?我想帮你重新点药。”
  “那些小伤不必如此麻烦了!”话虽这么说,齐阳心还是暖暖的。
  “那好吧!”灵儿从善如流地将齐阳的被子再次盖好。
  眼下齐阳已经醒了,灵儿已不可能再为他药。当着齐阳的面吗?灵儿自认还做不到。而且灵儿也能猜到齐阳并不希望自己知道那些可怕的伤。
  “都怪我,吵醒你了!”灵儿歉然道。
  “不打紧,在下一直没怎么睡。”齐阳微笑着说。

  “你适才明明睡着了。”灵儿心想,却没说出来。
  齐阳说的却是实话。自从灵儿为他治伤药,伤口倒没那么疼了,他也不再一直昏昏欲睡。然而,经脉逆行的疼痛仍然时刻折磨着他,所以无论再累再困他都无法沉睡,往往都是刚睡着又被疼醒,只不过这些灵儿都不知道罢了。
  灵儿想要为齐阳偷偷药的计划只能这么搁浅了。因为每当她想要偷偷动手的时候,齐阳都会醒过来。
  看似睡着了却又一碰醒,这让灵儿很无奈。
  夜风微凉,齐阳突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或许是灵儿的伤药起了作用,齐阳觉得身的伤一下好了许多。
  也不知现下是什么时辰,齐阳再次闭眼睛。
  突然,齐阳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琴声从远处传来。琴声婉转而悠扬,让人心情平静,也让他之前因济苍雨而产生的自责和懊恼渐渐散去。
  齐阳缓缓地睁开眼睛,终于还是忍不住起了身,披了那件象牙白的外袍,推门走了出去。
  朦朦的月光笼罩在整个山头,呈现出一片太平、祥和的景象。再配耳边那动听悦耳的琴声,足以令人忘了世俗的一切烦恼。
  日期:2018-04-2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