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8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进入一层后,很快就转到了楼梯口,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并没有卫兵,靠西边的一排全是卧室。鸭屎在里面摸索了半天,发现那玉玺应该在韩复榘屋子里的保险箱中。鸭屎挨到窗口,将窗户栓拉开,随后沿着原路返回到了防空洞楼梯口。
  他拉着李圣五走了下去,与黑蜘蛛汇合。
  “东西在二楼第二个屋子里。韩复榘就睡在那里。我和圣五进去,二姐在外面协助。”鸭屎说。
  “好。”黑蜘蛛小声说道。
  三人重新上到楼顶,鸭屎倒挂金钩,打开了窗户,与李圣五一起小到走廊里。鸭屎三两下就将韩复榘的门打开,与李圣五一起走了进去。韩复榘在梦中,不知道两人已经进屋。鸭屎用万能钥匙无论如何都打不开保险箱。
  李圣五老毛病又犯了,在屋里到处寻找贵重的东西,在书桌上发现了那个子丨弹丨笔,乐坏了。他将子丨弹丨笔贴身放好,过来催鸭屎。鸭屎做着收拾,告诉他保险箱打不开。李圣五走过去一看,这个保险箱是独立于墙体的,不是很大。他一把将保险箱抱起,笑着说:“走吧。”
  鸭屎一下子懵了,没想到还能这样。鸭屎打开门出去,再打开窗户,先让李圣五出去,随后自己爬了出去。黑蜘蛛将保险箱绑好,放到了屋后面,随后慢慢下到楼后。三人不一会儿就离开了别墅区,来到了寺庙边上。他们不敢进寺庙,而是在寺庙门口的屋檐下躲雨。
  鸭屎继续开锁,但是无路如何都打不开。李圣五又冷又饿又着急,于是说道:“走吧。咱们回去再弄,省得夜长梦多。”
  “是啊,赶紧回去。”黑蜘蛛道。
  “我不清楚玉玺是不是在里面。”鸭屎着急地说。
  “啊,”黑蜘蛛吓出了一阵汗道,“你连这个都不确定?”
  李圣五拿起保险箱,晃动了一下,笑着说:“不会错,应该就是那东西。”
  三人用衣服包了保险箱,天明时分就到了千佛山客栈。“你在一楼等着,我去给你拿金子。”鸭屎对李圣五说道。
  “行,有金子就行。”李圣五笑着说。
  回到房间后,鸭屎努力了大半天,终于打开了保险箱,这个锁是国外特制的,所以很难开。当黑蜘蛛与鸭屎看到玉玺的时候,两人都高兴坏了。
  突然,他们听到了敲门声。鸭屎开门一看,李圣五站在门口。他极为气愤地说:“金子呢?”
  “你去下面等着,我去找你。”鸭屎说完就关闭了门。黑蜘蛛将金子给了鸭屎,鸭屎带着金子来到了一楼的花园,将金子全都给了李圣五。
  李圣五拿过金子后说:“咱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就当从来都不认识。哼。”
  李圣五直接杀到了及春楼,在自己御用的房间里打开了包裹。他本来是想摸一摸金子,并没有想数的问题,毕竟黑蜘蛛与鸭屎是江湖中人,不会骗他。他一数不要紧,少了一块。这让他大发雷霆。
  他将金子藏好,跑出来,溜到了黑蜘蛛与鸭屎所在的客栈。时候是下午,天空乌云密布,极为黑。李圣五从后窗钻进了走廊。透过门缝,他见屋子里只有黑蜘蛛一人。习惯于下毒的他,点燃了一支迷香,黑蜘蛛很快就晕乎乎的了。

  等香味差不多散了,李圣五从窗户钻了进来。黑蜘蛛还有一丝意识想喊,但是喊不出声。李圣五走过来,从橱窗里拿出玉玺仔细看了看笑着说:“真好看。怪不得你们要搞到手。这得值多少钱啊。”
  他用小包袱将玉玺裹了准备走。突然他多看了一眼黑蜘蛛。此刻黑蜘蛛睁大眼睛,微张着嘴,躺在沙发上。这让他顿时淫心大作。他将包裹放下,将黑蜘蛛放平,一点一点脱她的衣服。黑蜘蛛慢慢的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李圣五走到门口,看了看走廊,一个人都没有,他断定鸭屎一时半会回不来,于是就极为大胆地将黑蜘蛛的内衣也脱了下来。这是李圣五第一次见如此美丽的女性胴体,比小翠、满堂红要好看太多。
  这种美是没有沾染风尘的美。李圣五乐坏了,赶紧急急忙忙的脱衣服。马上就要脱掉裤子的时候,突然他的后脑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于是就失去了意识。等他醒来时,发现黑蜘蛛穿着衣服站在自己身边。
  黑蜘蛛的旁边站着一个精壮的男子,近三十岁,满脸横肉。男子的旁边便是鸭屎。李圣五试图站起来,但是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他已经被绑住了。
  “你是什么东西?”黑蜘蛛问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们不是两清了吗?”
  站在黑蜘蛛身边的便是野狐田。野狐田昨天晚上就已经到了,见黑蜘蛛与鸭屎行动较为顺利,所以就没有参与。野狐田暗中发现,黑蜘蛛、鸭屎与李圣五这个外援的合作已经结束了。突然,他发现这人又来了,且鬼鬼祟祟的,这引起了野狐田的注意。
  鸭屎去发电报的时候,李圣五果真进入了黑蜘蛛的房间,所以野狐田便从卧室的后窗爬了进区,幸好来得早了一步,来晚一步,黑蜘蛛的清誉就没了。
  “如何处理他?”野狐田问道。
  “打一顿算了。”鸭屎气愤地说。

  黑蜘蛛摇了摇头道:“阉了他。”
  李圣五求饶道:“别阉我,打死我得了。”
  黑蜘蛛拿袜子封住了李圣五的嘴,将他平躺着绑在沙发上,点燃了半支迷香。随后,黑蜘蛛又从李圣五身上翻出了一种激起人情欲的香,也点燃了。
  “大哥,你帮我下。”黑蜘蛛说。

  “你们先出去。”野狐田说。
  野狐田捂着鼻子,将李圣五的裤带解开,露出了关键部位。那部位随着吸入了香味,慢慢挺了起来。野狐田拿去他嘴里的袜子,他在昏迷中哼哼唧唧的。
  “混蛋。”野狐田笑着说。
  野狐田推门走了出去,黑蜘蛛抱着一只狸猫等在门口。鸭屎不解地问:“二姐,你抱着猫干嘛?”黑蜘蛛红着脸笑,就是不说。

  野狐田接过猫,放入了房间里,随后关好门。当他们三人办完退房,走到门口的花园时,李圣五在昏迷中“啊”地发出了一阵惨叫。
  “怎么回事?”鸭屎看着野狐田问道。
  “老鼠被猫给吃了。”野狐田笑着说。他刚说完,黑蜘蛛就捂着肚子笑岔了气。
  题外话,自从关键部位被猫叼走以后,李圣五的人生就剩下偷和赌了。他偷过韩复榘,日本占领济南后,也多次偷过日本人的东西。这人恶贯满盈,遭人唾弃。尽管关键部位没了,蛋蛋还在,依然有欲望,解放初年在徐州与一位**居住在一起,后来被解放军堵在了屋子里,无法施展轻功。1949年10月,李圣五在济南被枪决。他死后被誉为民国轻功第一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