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8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量说:“那条成了妖的白蛇,我给她取名落葵。有了名字以后,她变得非常开心。她嘴经常气我,但行动却很迁我,为了适应人类的生活,从吃生牛肉开始,慢慢的接受了熟肉,两个月后,她可以像普通人那样面无异色的吃下所有饭菜,并且不再抱怨,她变得越来越像人,又过了半年,她连世俗的礼仪都学的像模像样,说话的方式跟世人没有差别,眼神里也少了许多杀气,变得善良起来,虽然她还是时不时会展示她的野蛮,不过多数都只对我一个人任性而已,并没有给其他人造成过麻烦。她几乎和蛇完全没了牵连,怎么看,都是一个人类。她被世人熏染,有了人性。”

  南宫兜铃眨眨眼睛,“你居然真的带着她游历世界?该不会把她当丫鬟使唤吧?”
  无量笑了,“当丫鬟?我觉得我才是她的仆人。我时刻都得像供奉菩萨那样伺候着她。她脾气可不小。”
  南宫兜铃歪着头,“可是,没人逼着你伺候她吧。”
  “照顾她确实是我自愿。因为她是我的丹药制造出来的,我是她的造物主,而且,和她相处三年后,我才意识到,我爱了她。是从刚见面爱的,只是我一直没有对她表明。不过她很聪明,即使我不说,她也懂,否则她不会对我不离不弃。我想,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
  无量的话音突然低沉起来,“后来,出了意外。”
  这声音一下子令眼前的三位听众都面容严肃。
  无量说:“和落葵相处的第十个年头,我令她怀孕了。我早知人可以令妖受孕,不过我还是很惊喜。落葵倒是不像我那么高兴。她显得非常惊慌,这种事她毫无经验,一开始对我很生气,几个月不肯理我。觉得我令她大了肚子,让她变得行动不便。纵使她生气,也非常的可爱。我则暗观察和记录,妖怪孕育孩子的时间其实和人类差不多,只是稍微长了点,落葵怀孕第十三个月,生下了一个女儿,这是一百三十年前的事。”

  无量停下来,意味深长的看着南宫兜铃。
  南宫兜铃天真的耸起肩膀笑起来,“你这么看着我,很容易引起误会的,你该不会想说,你一百三十年前生下来的那个孩子是我吧,哈哈哈……你老婆是蛇妖没错,可她未必是我母亲啊。”
  李续断和戴泽星一副不敢接话的样子。
  气氛莫名的沉默了半天。
  南宫兜铃顿时紧张起来,脊背狂冒冷汗。
  她触电般起身,往后倒退一步,“不……不可能……”

  无量直视着她,“你是落葵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她唯一的孩子。”
  南宫兜铃看了看李续断,又看了看戴泽星,“喂,你们该不会真的相信吧?拜托你们开开眼,我哪有一百三十岁那么老?”
  无量正要说话,南宫兜铃阻止他,“你绝对不是我父亲,你弄错人了。”
  李续断忍不住插嘴,“为什么不肯认你的亲生父亲?无量叔叔也不是坏人。”
  戴泽星也顺着话说:“对啊,你找到亲生父亲应该很开心才对,你这反应太怪了。”
  “你们才怪吧,他随便讲一个故事让你们心服口服的相信了?”
  “我哪里不好?”无量带着一丝苦涩,“你认为我不配当你父亲?”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你不觉得太突然了?”南宫兜铃抱住头,“不行,我脑子要爆炸了,容我一个人静静!”
  南宫兜铃不顾一切的跑开,离这帮人远远的,蹲在一块大石头背面,抱住膝盖。
  脸颊一阵湿润,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眼泪好似决堤,怎也止不住。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影覆盖在南宫兜铃肩膀。
  来者蹲在她旁边,按住她肩膀询问,“为什么好端端的哭了起来?”
  “没有哭,你走开。”南宫兜铃别开脸,躲避对方的视线。
  李续断犹豫了一下,又说:“事实,我之前已经知道他是你的父亲。他一开始和我相遇时对我详细说清了他的身份,但是他要求我保密,因为他想亲口对你讲这件事。我还以为,你得知事情真相的时候,会非常开心,所以才配合着他演戏,没想到,你会气成这样。”
  南宫兜铃回头看他,“不是生气。”说话间,泪水依旧止不住的沿着脸颊滑落。
  李续断微笑着,用手指为她擦去泪水,“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无量叔叔在那边很紧张,非常害怕你气得过头,永远不肯理他,特意让我过来探探情况。我一过来,结果看见你哭了。原因是什么?”
  “我不知道。”南宫兜铃低下头。
  李续断把黏在她湿漉漉脸蛋的几缕头发拨开,“你真怪。你讨厌无量叔叔?不想要他当你父亲?”

  “在我心,我的父亲一直是决明那个脾气坏透的老头。那老头现在虽然和我反目,可我并没仇恨过他。我还想着那天可以和他重新修补关系。”
  “可你之前也说过,你想亲眼见见你的亲生父母。”
  “没错,那仅仅是因为我想问问他们为何抛弃我。”南宫兜铃抽泣了一下,“可是,我现在却没有勇气问了。”
  “你这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李续断深深叹气,“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你,你现在这种退缩的样子,根本不是我认识的南宫兜铃。”
  “你这家伙最让人糟心的地方是,非得别人把心事讲的一清二楚,你才会明白,不说你不懂。”

  李续断显得无辜,“不说我怎么会懂?”
  “你可是会占卜的法师!什么都要说出来,你才懂的话,还当什么法师?”南宫兜铃瞪着他,睫毛还悬挂着没有干透的泪珠。
  李续断说:“这不一样,如果要我占卜你的命运,我能做到,但是……”李续断的声音轻了许多,“若是要求我占卜你的心,我可办不到。”
  正当南宫兜铃为了这句话有些许感动的时候,李续断忽然补充:“也许,等我修炼成读心术的那天,才能达成。”

  南宫兜铃一听,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是三句不离修仙。”
  李续断拍着她肩膀,“你情绪要是稳定了,回无量叔叔面前,好好跟他讲清楚。”
  “讲什么?”
  “你们父女重逢,一定有很多事要说。”
  南宫兜铃沉思了一会儿,“万一他是个骗子呢?”
  李续断嘴角一歪,难得的开起玩笑,“不然先去医院检测一下DNA?这个最靠谱吧?”
  南宫兜铃鼓起腮帮子,“有法术的人,还去医院检测DNA也太丢脸了。”
  李续断说:“你指的,是天枢符?只需两人互相滴血在画了天枢符的符纸,如果整张白符变成红色,那说明两者间有血缘关系,若是滴血后鲜血被符纸吸收,依旧是一片雪白的话,那说明两者并非亲属。”
  李续断从袖子里拿出白符一张,用意志力在头画了个天枢图案,看去像变形的阴阳图。
  他把符纸竖在南宫兜铃眼前,“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帮你一把。”
  南宫兜铃满怀期待的点点头。
  李续断对她这样的表情显得哭笑不得,“你真是个孩子。”
  李续断大方的走出去,南宫兜铃赶紧趴在石块一角,只探出脑袋往外观望。
  无量已经撤走了凭空变出来的矮桌,和戴泽星一并站在某个大岩石的阴影下,脸色看起来有些焦虑。
  李续断拿着法符和无量说了会儿话,接着便看见无量咬破手指,滴血在法符之。

  李续断又小跑着回到南宫兜铃躲藏的这块石头后,把法符放在她面前,面已有一滴鲜血。
  这一刹那,南宫兜铃心已经有了答案。
  想必无量是她父亲没错了。
  这种想法是与生俱来的第六感告诉她的。
  但南宫兜铃还是咬破了指头,滴血在了白符。

  李续断屏住呼吸盯着白符。
  过了一会儿,整张法符都染成了猩红色,没有一丝留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