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0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会所当然是属于黑寡妇的产业,黑寡妇有个姘头叫萧晋,而萧晋正是因为爷爷奶奶坟墓的风水问题跟叔叔发生矛盾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金大业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给坑了,就白当这么多年的老大了。
  “该死!”他一拳重重的砸在硬板床上。
  亏得自己因为怕连累到叔叔而一直都小心谨慎,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一个小姐的身上,实在是奇耻大辱!
  “来人!丨警丨察同志,我要求打个电话!”他扑到门前,透过小小的窗口向外面大喊起来。
  “吵什么吵什么吵什么?”一名狱卒掏着耳朵走过来,口气恶劣道:“天黑了知不知道?想打电话等明天,要是再敢乱喊,老子就把你跟十几个地痞流氓关在一起!”
  身为江湖人,金大业自然明白“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的道理,所以他只能强忍着怒火,对狱卒说声谢谢,回到床上躺下,心里祈祷着保镖能把事情跟叔叔讲清楚,以叔叔的智慧,一定能看出其中端倪的。

  下午的时候,金景山刚刚在一场表决会议上投过票,巡抚大人从惊愕慢慢变成愤怒的目光就像是刀子一样,让他自始至终都唯有苦笑。
  他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付诸流水,巡抚一系的领导不会再给他丝毫出头的机会,他只能从零开始,重新经营自己在知州大人这一系的地位。
  一想到几天前那个天石县县令马建新的嘴脸,他就愤怒的想杀人。原以为那个胖子是为了环境督查的问题来向自己摇尾乞怜的,谁知道那王八蛋竟然拿出了几张银行流水,上面清晰的记录了一笔笔从一个名叫陈康平的账户转到自己儿子金大钧账户中的款项。
  陈康平是陈正阳在国外留学的二儿子。

  金家不缺钱,所以金景山从来都没有收受过财务方面的贿赂,但他怎么都想不到在电话里和自己面前都乖巧懂事的儿子,在国外竟然会是个吸大麻的烂赌鬼,还从陈家拿走了总计超过五十万美金。
  证据确凿,拿到证据的人还是知州大人,他不认为巡抚大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自己。
  陈正阳有没有背叛自己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除了也选择背叛,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疲惫的回到家,面对老妻迎上来关切的询问,他只是摇了摇头便进了书房。闭眼休息片刻,刚要思考如何快速的在知州一系的官员中找到突破口,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电显示是自己的亲哥哥。
  听完侄子金大业的遭遇,他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胸膛也犹如风箱一般喘着粗气。

  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也就罢了,好歹人家背后站着一个三品知州,那萧晋是个什么东西,以为傍上一个陆翰学、打着为农民谋福利的旗号,老子就奈何你不得了吗?
  一把将书桌上的名贵砚台扫落在地上,他拿起座机便开始拨号,可电话都还没有打出去,手机铃声又响了,这次屏幕上显示的是堂侄金大川。
  数分钟后,当他接完这个电话时,怒火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人也冷静了下来,慢慢的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双手交叉在鼻前陷入了沉思。
  今天下午是自己背叛巡抚的节点,萧晋的反击偏偏也在这个时候,会是巧合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下午的投票结果已经能够证明自己是真心向知州大人投诚的,自己这珍贵的一票留在衙门里远比换个新人上来更加保险,所以,大业和大川的事情是知州大人授意的可能性不大。

  那就是萧晋的个人行为喽!
  哼!这个年轻人倒是挺会抓机会的,在这个节骨眼上骤然反击,明摆着是想打我个措手不及,顺带再趁着我立足不稳的时机拿到谈判的主动权。
  事前隐忍谋划,出手又狠辣精准,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大业,另一边让施工队进驻青山镇,还派了几十个护卫挡住大川,丝毫不拖泥带水。
  年纪轻轻就有这种智慧手段,称得上是少年英杰了。
  回想起一周前自己在陈正阳的蛊惑下将萧晋拒之门外的事情,他就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马知县,麻烦你替我联系一下萧先生,我有些事情要和他当面谈一谈。”
  接到马建新电话的时候,萧晋刚刚从周沛芹的身上下来。
  今晚两人又来到了后山温泉旁的小木屋中过二人世界,倒不是他对周沛芹有多么的偏心,而是这位小寡妇特别喜欢和他来这里住,似乎整个山谷都没有其他人的感觉特别好,连亲热时的声音都比在家里要高亢嘹亮许多。

  其实,萧晋心里很清楚,如今家里的人口越来越多了,不说早已搬过来的郑云苓和梁二丫,现在连梁玉香都很少回自己家去睡,再加上丁夏山、沙夏、苏巧沁、巫飞鸾、宋小纯和詹青雪,十来口子人,热闹归热闹,可时不时的,周沛芹总是会想起最初和他以及小月一家三口住在小院子里的日子。
  那个时候,在她的心里,萧晋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因此,每当她流露出想要来后山的意思时,萧晋都会主动提出来,这是他欠她的,无论做什么都应该。
  “哈哈哈,兄弟,哥哥这个时间打电话,没打扰你什么好事儿吧?!”马建新的声音很爽朗,听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轻抚周沛芹丝缎一般的后背,萧晋撇撇嘴,说:“好事儿刚办完,大哥你是不是派人监视我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时间赶这么巧?”
  马建新又是一阵大笑:“兄弟你可别乱往哥哥头上扣屎盆子啊,哥哥就算是个变态,也只会偷窥美女,监视你这么个大老爷们儿干嘛?”
  “这倒也是。”萧晋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又道,“听哥哥的口气好像心情不错,是有什么喜事发生吗?”
  “还真是喜事儿,咱们前段时间的计划终于有了效果,金景山服软了,刚给我打电话说要和你面谈,怎么样?哥哥这事儿办的没让你失望吧?!”
  “是嘛!”萧晋冷笑,淡淡说道,“好啊!金景山好歹也是大老爷,该给的面子必须得给,既然他要见面,那就让他明天到青山镇来吧,我最近家里很忙,出不了远门。”
  马建新完全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心思电转,却想不出萧晋的依仗是什么,只好迟疑着说:“兄弟,金景山好歹也是位从三品的大员,这样……似乎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萧晋手指缠绕住周沛芹的一缕秀发,一边画圈一边口气随意的说,“老子上次主动去找他,他可是连大门都没让我进,现在我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只是让他多走两步路,已经仁至义尽了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