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3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您走了?”张胜利忐忑问道,用了一个“您”,而不是“你”,足见曹蒹葭在她心目的崇高地位。
  “我不走能做什么?”曹蒹葭笑道。
  把曹蒹葭送出门的张胜利小心翼翼问道:“您不是二狗子他的?”
  “媳妇?”
  接过话的曹蒹葭眯起眼睛,停下脚步,反问道:“你看我像吗?”
  像是即将被砍头的张胜利一咬牙,极有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觉悟,用尽吃奶的力气才艰难挤出一个字眼:“像!”
  当背着个破旧麻袋、梳着一个标准汉奸二分头、脚踏一双破洞百出的假冒耐克鞋的王虎剩出现在阿梅饭馆,老板娘差点没直接把他当乞丐轰出去,仅相貌而言,王虎剩的确走野兽派路线,而且还不是虎背熊腰那种,而是尖嘴猴腮,加不安分的贼眉鼠眼,谁看谁都别扭,老板最近和来饭馆吃饭的痞子流氓厮混熟了些,耳濡目染下竟然也沾染了一星半点的匪气,摆出个自以为很凶神恶煞的姿态横在王虎剩面前,谁料这位跟丐帮长老一样的家伙根本不吃老板那一套,只顾着往里面张望,看到张胜利蹲在墙角打瞌睡的身影,立即扯开嗓子道:“兄弟,记得我不,火车,是帮二狗看过相的那个。”

  张胜利撑开迷迷糊糊的眼皮,抹去嘴角的口水,很精明地第一时间斜眼瞥到老板娘暗藏杀机的视线,迅速闭眼,道:“不认识。”
  王虎剩跳脚破口大骂道:“****你大爷!你这滚犊子敢昧着良心说话,信不信老子回你老家挖你十八代的祖坟?”
  张胜利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蹲着瞌睡,背对着王虎剩,懒得计较,作为张家寨当年骂战鼎鼎有名的骁勇角色,这点骂声实在不值一提,回应道:“我家祖坟风水不行,你尽管挖,指不定我还能个五百万,如果挖出什么古董宝贝,分我一半行。”
  刚从菜市场回来的陈二狗看到这个刚好像开完丐帮大会的家伙,很佩服海有人他还乡土,笑道:“你怎么来了?”
  王虎剩仔细观察了陈二狗的表情,没发现有什么不耐烦或者厌恶的神色,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向陈二狗,很自来熟地搂着当今已经是“狗哥”的陈二狗走入阿梅饭馆,道:“我来是想给你介绍个工作,保安,不是普通小区,是汤臣高尔夫别墅,高尔夫知道不?别墅知道不?如果你跟墙角落那狗眼看人低的畜生一样对我不仗义,我不跟你说这事了,你把我当朋友,我才跟你交心,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陈二狗看王虎剩眼睛始终盯着墙壁菜肴的样式图案,喊了几个招牌菜,给这个其貌不扬的东北同乡倒了杯开水,问道:“保安?”
  王虎剩一口喝光那杯水,让老板先端来一碗米饭,直接扒光,这才舒坦道:“我有个亲戚在汤臣高尔夫别墅做保安,最近转行,他和保安头子是哥们,我当时听说他要走的时候觉得可能有戏,于是隆重推荐了你,打算让你顶,我跟他说你是部队出身,很能打,而且还是重点大学毕业,二狗,没证没关系,给我两三百块,我帮你搞,保准真的还要真。”
  老板娘眼睛顿时绽放出璀璨的光彩,汤臣高尔夫别墅,对她来说无异于神仙住的地方,她的野心不大,这辈子能在那种别墅住个一两天过过瘾足够。只不过一听到王虎剩这龟儿子竟然想来阿梅饭馆挖墙脚,立即朝厨房方向展开河东狮吼,“肥膘,别做菜了,做好的倒进垃圾桶。”
  王虎剩目瞪口呆,饥肠辘辘的他欲哭无泪,好不容易能吃顿好的,这美味还到嘴边了却撤掉,不带这么折腾人的啊。像刚被抛弃的黄花闺女做出一副小娘子姿态,王虎剩可怜巴巴望向陈二狗,可能是觉得发型乱了的缘故,本能地一甩脑袋,想把发型重新摔成分头,这一甩的温柔风情简直是王语嫣和老板娘两大西施秋波加起来的威力还要惊人,直接把抵抗力极强的陈二狗都冲击得里焦外嫩,好大一个雷,原本一旁看戏的老板和张胜利一不小心看到这一幕差没去呕吐了。

  最终王虎剩还是吃到了地道的东北菜,从傍晚六点吃到晚八点半,足足咽下五碗大米饭,六个菜,让楼梯扒饭的李晟自愧不如。陈二狗破费了112块钱,这可能是陈二狗吃饭最奢侈的一顿,偏偏自己还没动筷子,只是掏钱的时候却面不改色,虽然说跟王虎剩远算不朋友,但这顿饭请得不冤枉。
  王虎剩能侃,陈二狗早领教过,吃完饭打着饱嗝开始天花乱坠,这个闯南走北的丐帮成员貌似着实有点真见识,三教九流的人物都认识一些,天地理军事经济也都懂一点,很快融入阿梅饭馆,本来喜欢八卦和热闹的老板和老板娘不知不觉加入其,到了最后反而陈二狗成了多余的角色。
  期间李唯出现过一次,王虎剩惊为天人,只不过那一抹发自肺腑的惊艳被他玩世不恭的荒诞神态掩饰过去,可惜李唯则根本没正眼瞧这个好像生活在国解放初期的农民大伯,她不歧视农民,但还真歧视王虎剩这类她眼自我感觉极端良好的家伙,这一切看在陈二狗眼里,乐子大了。
  一辆重型机车夹杂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阿梅饭馆外面,蔡黄毛跳下车急匆匆来到陈二狗面前,小声道:“狗哥,场子里面出了点事情。”
  陈二狗还真没想到麻烦这么快来,这块肥肉果然不容易下咽,点点头,跟着蔡黄毛走出饭馆,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望向一头雾水的王虎剩,笑道:“要不要一起去酒吧玩玩,酒水免费。”
  王虎剩咧开嘴,露出一口抽劣质烟过度而呈现暗黄色的牙齿,还夹杂着几片绿色菜叶。有便宜不占天打雷劈是王虎剩的第一号为人处事宗旨,二话不说跟着陈二狗坐机车,第一次感受了把风驰电掣的快感。下车的时候王虎剩偷偷跟陈二狗透露说他刚才有种跟娘们做那事情的飘飘欲仙,骂了声没出息的陈二狗一脚踹过去,而瘦猴一般的王虎剩很配合地没躲闪。
  事情不复杂,小夭有个名义勉强算男朋友的护花使者,小夭来SD酒吧班一个多月,他每天向小夭点单在酒吧砸下一两千块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酒吧都讲究个一对一的提成,光是这样等于间接给小夭带来三四千的收入,这小子有钱,而且出手阔绰的缘故结交了不少道朋友,不知道怎么听说有个叫陈二狗的不长眼东西想横插一腿,趁周末拉了一帮子狐朋狗友杀了过来,酒吧保安是有六七个,也都挺壮硕,可撞十几二十号人,也只能乖乖做缩头乌龟。

  酒吧空间大,估摸着在舞池蹦跶的妖魔鬼怪有一百多号,今天是周五,座无虚席,个个衣着鲜亮,男人女人都抽烟喝酒,这是一种王虎剩从没有切身感受到的颓废和堕落,看着那群注定都他有钱的男女,走路大摇大摆的王虎剩只想狠狠抽他们几耳光。
  王虎剩的手暗地里张牙舞爪,似乎很痒,想要整点东西破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