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4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蓦地四五只狼几乎贴着地面蹿进来,直扑小崔腿部,小崔出奇地镇静,双手纹丝不动正面射击,鱼小婷和叶韵则开枪将侧面过来的狼打死——短短几分钟三个人已形成高度默契,足以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

  来到洞口,外面只剩下十多只狼,见三人均手持武器,头狼仰头长长地哀号,呼啦很快跑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捏着鼻子打扫战场,将狼尸从洞口拖出去,血腥气和浓烈的膻味搅得大家肠胃翻腾,清理了二十多只后叶韵终于忍不住跑出几步“哇”地吐出来,受她影响小郑也吐得一塌糊涂。
  狼尸清理完毕,鱼小婷说共有三十七只,洞内浓烈血腥味却挥之不去,生起火后叶韵多加了几根松枝,闻着松香味才好受了些。围在篝火周围,鱼小婷拿出农家糍粑分发,叶韵表示没胃口,两名特警各吃了几块。
  鱼小婷打破沉默:“逃走的狼有可能纠集起来报复,因此夜里要辛苦点保持两个人值班。”
  小崔说分两班一男一女,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方晟边烤边提议不妨割些狼肉尝尝,叶韵没好气道你想恶心死我们不是,那么多狼看都看饱了。
  这一夜睡得不太安稳,连续做恶梦,方晟五点多钟就汗涔涔醒来,到外洞只见小郑和叶韵抱着双管猎丨枪丨一左一右倚在洞口内侧,似睡非睡,方晟刚踏入外洞两人同时惊醒,一个端枪,一个抄刀,紧接着鱼小婷和小崔也一跃而起!
  “不好意思……”
  方晟见轻轻一小步便将所有人都惊醒,觉得过意不去。鱼小婷却说没什么,趁早动身。
  出了洞一看运气不错,难得没有大雾,遂草草吃了点东西继续上路。
  下大姑娘山后向前走了四五里便抵达马鞍峰范围,方晟没留意脚底下一绊,低头看竟是运送矿石的轨道!
  “快到了,沿着轨道直走就行。”叶韵喜道。

  一行人加快脚步,不多会儿穿过山道进入山谷,迎面看到低矮的板房、锈得不成样子的各种机械、厢板和一堆堆矿石。再往前透过杂草丛看到一个黑呼呼的矿洞!
  矿洞附近的缆车、吊臂、指挥室等都已经拆除,搬了两块数吨重的山石将洞口堵住,从缝隙往里看,深不见底,隐隐传来慑人心魄的风声。
  “这就是废弃的煤矿。”方晟静静说,语气间有股令人玩味的意味。
  鱼小婷眉毛一挑,看着他欲言又止。

  “那边还有!”叶韵指着右侧一道狭小的山道欢快地叫道。
  穿着山道,那侧果然另有洞天:三排高大的厂房,两排板房,四周同样堆了很多矿石。走进厂房,里面空空如也,不知被采矿工人运回,还是这几年偷鸡摸狗的山民们搬出去变卖掉了。板房明显是工人宿舍,里面只剩下几张破损的床架,还有坏脸盆、茶瓶壳、生活垃圾等等。
  方晟围着厂房走了一圈,找到背后两条隐蔽的排水沟,沟渠已被碎石和矿石填埋,经过数年强烈山风吹刮,仍有刺鼻的味道,他凑到石缝间闻了一下,竟被刺激得流泪,连咳十多下。
  沿排水沟往深处走,前方全是低矮的荆棘丛,从侧面拐了个大弯查看,尽头本来是峰顶下来的山涧,如今用水泥石子封得严严实实,防止残余污水流入山涧。
  “这里通往雾都镇生活用水的主干流啊,前天我们吃住的水就有来自这条山涧的。”方晟自言自语道。

  弦外听音,叶韵问道:“你是为污染持续了两三年,最后采掘工作因为蕴藏而非污染问题中止而生气?”
  “不是,”鱼小婷突然开口道,“一个煤矿,为何产生这种污染?”
  叶韵一愣:“噢——我对煤矿一点儿都不了解,你去过吗?”
  鱼小婷微微颌首,旋即道:“就算没去过煤矿,煤炭公司、专门运输煤炭的码头、甚至卖煤球的门店总见过吧?”
  “我老家附近有个煤炭公司。”叶韵道。
  “你觉得与这儿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鱼小婷问,方晟似已明白她的意思,饶有兴致歪着头看叶韵。
  叶韵被难住了,咬着嘴唇冥想,洁白整齐的牙齿在阳光下格外好看,良久突然拍手道:
  “我知道了!一个字,黑!煤炭公司从里到外,从门市部到办公室全是黑不溜秋的,地面、墙壁、地缝、门框、窗户到处都是洗不清擦不掉的煤灰煤渣,甚至里面上班的人也是黑乎乎的,象煤堆里爬出来似的。”
  方晟沉声道:“对,相比之下这儿干净得不象煤矿。”

  鱼小婷接着说:“岂只不象,我认为根本不是煤矿!”
  这个弯子也转得太大了,叶韵瞠目结舌呆了半晌,叹道:“原来你们大老远跑过来不是看煤矿,而是早就怀疑所谓煤矿有问题。”
  方晟转身边往回走边说:“起初听到废弃煤矿我就觉得有猫腻。煤矿勘探技术在我们国内已是相当成熟和精湛,大队人马轰轰烈烈开进来的前提是充分论证、科学检测,怎会出现采掘了两三年才发现蕴藏量不足的怪事?退到三四十年前都不会发生!”
  “还有凭雾都这条山路怎么往外运煤?一车煤运到平安镇恐怕大半都颠没了,”鱼小婷道,“我也问过当地年长的山民,他们印象中没见过运煤的车队。”

  “那么多机械设备,那么多人,躲在深山老林里两三年干了什么?”方晟指着排污沟道,“还弄出那么严重的污染,给下游雾都镇百姓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
  说到这里叶韵也明白了几分,道:“也是啊,前天跟很多人聊天都奇怪煤的问题,光是一个劲地钻孔、挖掘,没见过一点煤。”
  说话间回到厂房旁边,方晟从矿石堆里随便捡了块矿石,掂了掂道:“这种矿石哪有半点含煤?我没学过矿业都懂,很明显的石英岩嘛!”
  “石英岩?是用来干什么的?”叶韵问。
  方晟摇摇头:“我也不太懂……大家选几块颜色不同的矿石,回去后寄到省城检测,总之这个矿大有玄机……”他似乎联想到什么,欲言又止。

  鱼小婷款款道:“现在看来,我们历险的山洞大有问题。”
  “上次我们分析的结论是应付检查时藏匿童工和智障工人,所以另一端没有出路。”叶韵记得很清楚。
  “当时以为洞口离煤矿很近,今天走过来才发现要翻越大姑娘山,之后再走好几里路,你想想,押着一班孩子和智障工人在树密林深的山里行走,稍不留神很可能有人丢失,还得考虑体能和各种意外,还不如就近觅处隐密的地方看管起来,何必费力费神凿那么长的山洞?”鱼小婷道。
  叶韵点头赞同:“况且不是煤矿的话,根本无须什么童工、智障,如此说来那个山洞另有用途!”
  日期:2018-04-2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