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8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你对我说这个,我也不懂,举人进士什么的,我都不明白。你们人类是喜欢不停的考试,密言宗的弟子也是,隔三差五有考试,我每次偷偷趴在屋檐看着他们考试,觉得你们人类活着的意义,是为了赢过自己的同伴吧?”
  无量想了想,“有人是这么活着的,确实有许多人在和同伴的较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和生存目标,但我不是,我从来不和人攀。”
  无量反应过来,“你趴在屋顶偷看?”
  “我潜入了厨子的房间,你知道为何吗?”

  无量心神一凛,这女子说出了只有他和白蛇才熟知的细节。
  女子黯然垂下眼皮,如羽毛似的睫毛轻颤着,“厨子在灶台下打死的那条绿色竹叶青,是我的母亲。我们蛇类有心灵感应,同族之间出事,我们能感应到。前天,我得知母亲遇害了,心慌乱,在竹林里孤苦的游荡。”
  女子把视线挪到无量脸,“你经常出没竹林,我在暗已经注意过你许多次,你是为数不多对竹林感兴趣的弟子,大部分弟子都害怕走的那么深入,可你却好像非常的喜欢竹林里最安静、最幽深的地方。那个地方,也是我的最爱。我也时常孤独的在竹林心走动。”
  无量并不打断,他逐渐被女子的话吸引住。
  他的手依然给她牢牢握住,仿佛她得抓着他,才有勇气说话。

  无量暗察觉到,女子的体温在产生细微变化,正随着他的体温在涨。
  这一点,确实和蛇一样,能够配合环境而改变身体的温度。
  女子接着说:“只是我多数都在竹林顶端窜动,所以你从来看我不见,你不曾抬起头看过,也对,不见天日的地方,抬头看也不过是一片竹叶,观察空毫无意义,我每次见到你,你只是一昧沉迷在自己的脚步之,仿佛有成千百件烦恼可以让你去想。我那会儿对你非常的好,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烦恼的人类,你脸流露出来的表情,像厌烦了生死一样。”
  无量苦笑,“那么明显?”

  这种话倒是经常听见,连青不须掌门也怀疑过无量是否厌世。
  “恩,连我这条蛇都能看出来。”女子认真的讲下去,“我知道我母亲出事后,绞尽脑汁想要潜入密言宗,但是,密言宗不喜欢蛇,要是光明正大的进去,恐怕只会换来和我母亲一样的下场,刚巧,我无意现你肩头有只毒蜘蛛,不想你给蜘蛛咬死,便大着胆子往你爬过去,攀了你的身体。”
  女子羞涩的低下头,“我可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胆、这么不要命的事,好怕忽然给你揪下来摔死。”
  女子再度抬起头时,双眼间熠熠生辉,闪烁着异且漂亮的光芒,带着微微的暗金色,果然是属于妖魅的瞳孔,和人类到底有所不同。
  无量被她这含情的眼神硬是看得别开了脸。
  不太对劲。
  无量暗想,要多多提防,说不定这个妖魅正在想法子迷乱他,从而妄图吸干他的阳气。
  世间妖怪目的不那么几个,无论男女妖精,都想要吸尽人类的阳气,用以增加妖力。
  女子说:“我没想到你非常宽容,并没有误会我,任由我爬到你的肩膀,吃掉那只想害你性命的蜘蛛以后,我干脆想,你这样一个傻里傻气的好人,不利用的话,下次遇不了,于是赖在你衣袖不出去,知道你不会害我,也知道你定会把我带进密言宗。”

  无量顿时哭笑不得,“原来是挑我傻里傻气?”
  他开始动摇,也许自己并非想象的那么聪明,不然怎会给一只小小的白蛇利用?
  “听到青不须掌门的话之后,我才知道我母亲死的很惨,不止肉被煮烂成汤,皮还被剥了下来。我潜入厨子房间,是为了哀悼我的母亲,并且想为她报仇,可你阻止了我。”
  无量说:“我并非阻止你,只是……”
  无量推开她的手,“只是我不想再看见任何死伤,这些年来,我见过太多死亡,我父亲,我母亲,我家族里的每个人,都一一死去,每隔几年,我会偷偷回来看他们,只是隔着距离看看,不打招呼,我家里的亲戚,包括年轻辈的,都死在了我的前头,我在路途认识的每个朋友,他们也都我早死,我是唯一活下来的那个。所以,我对死人这种事,实在是不喜欢。无法眼睁睁看着你杀人。”

  女子冷眼看他,“那你对我母亲的死,无动于衷吗?只是因为她是一条蛇?晚饭的时候,蛇汤,你也喝了吧。”
  “不喝会很怪。密言宗不允许弟子剩下饭菜,会引起其他弟子的非议。”无量狠下心的说:“我喝也好,不喝也好,你母亲都已经死去,难道说,我少喝两口汤,她能活过来?”
  “这下,你总算相信我是那条小白蛇了。”女子擦了一下脸颊滑落的泪水。
  无量看着她咬着嘴唇忍耐哭声的模样,不由得一丝揪心。
  莫名想把她拽入怀里,莫名想拥抱着她,抚摸她后背安慰她。
  无量正涌起种种遐思,心跳纷乱。
  忽然间,女子主动的贴在他胸前,靠着他肩膀,她的发丝挠着他的下巴,把无量整个人都挠的坐不住。
  他顺手抱住她腰部。
  女子说:“你喝下那两口蛇汤,我原谅你,因为不是你杀死我母亲的;你阻止我复仇,我也原谅你,因为你从未想过伤害我。我发现你特别与众不同,你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一看到你,拿你没辙,无论你做什么令我生气的事,我都只想着原谅你。”
  无量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好像身体里突然缺了一样器官,整个人都心神恍惚起来。
  他甚至发现自己抱着她的手臂开始微微颤抖。
  女子身有一种令他无法抗拒的东西。
  无量开始害怕,想松开她,却做不到,而且女子也贴的更近。
  小舟一路顺着河水往下,漂到了天亮,已经离开了青城,到了隔壁城镇的市集。
  随着天色明亮,周围也热闹起来。
  河道两边有许多前来洗衣服的女人。
  无量觉得女子身披着床单的样子定会引人瞩目,便让她进船舱里躲着。
  他把小舟栓在一处,了岸,去绸缎铺买了一套女人的成衣,接着在街买了包子当早点,回到船时,发现女子并没有离开,情不自禁有些开心。

  无量背对她,女子正在他身后沉默的穿衣服。
  女子忽然说:“这个,怎么办?”
  无量转过身,发现她只穿了裙子,衣敞开着,峰峦线条微微隐现。
  女子一脸拿纽扣没办法的样子,“你们人类真麻烦,这种衣服到底要怎么穿?”
  无量只好伸手过去,把她衣襟拉好,简直像在照顾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
  无量正在帮她扣扣子,女子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伺候,顺手抓起纸包里的雪白包子看了又看,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接着大咬一口。
  日期:2018-03-0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