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7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量赶紧冲过去为阿福把脉,刚把手放在他脉搏的刹那,阿福当即断气身亡,双手无力的朝两旁摊开。
  亡者脸呈现某种异的颜色,仿佛金属般泛起青黑。
  无量明白了过来,是炼金术的丹药在阿福体内相克排斥,导致毒性作,害死了他。
  每一种丹药都不能同时服用,否则会引强烈的副作用,这个傻瓜一口气把七八种丹药全吃进了肚,能活命才是迹。
  无量此时无能为力,能够挽救性命的起死回生药已给人抢走。
  他只好把手从阿福脖子边撤开,幽幽的说:“没救了,死了。”
  老板娘一听,双眼霎时翻白,扑在地一动不动。
  无量心一沉,不会吧,同时死两个?
  他赶紧伸手过去按住老板娘的手腕,好在还有脉搏,虽然起伏不定,但老板娘不至于死去,只是昏迷而已。

  无量把老板娘从地板横抱起来,床的女子踮起光脚乖巧的走到旁边。
  无量把老板娘暂且放在床,思索着:天很快会亮,到时候店里的其他杂役会立即现这屋里的情况,届时必然天下大乱,无量不可久待。
  店小二可是吃了他的丹药才死亡的,无量等于间接杀人,要在官府解释这些丹药的来历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说不定还会把密言宗的人给引过来暗杀他。
  无量转身冲向门口,手腕被一人揪住。

  回头一看,原是那位莫名现身的女子。
  无量焦急的冲她皱眉,“你究竟从何处冒出来的?”
  女子说:“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
  无量疑惑不已,但这时候无暇做多余的耽误。
  女子一副非得跟他走的样子,执拗的不行,叫无量不得不让步。
  他拽着她经过院子,往客房方向跑。
  院里刚巧晾晒了被单,无量顺手扯下一块,往身后一丢,“裹!不成体统!你怎么什么都没穿?”
  “我生来没有衣服。”女子委屈的嘀咕了一声。
  无量把她拉楼,回到自己房间,抱起最重要的书本,正要重新从楼梯下去,忽然听见楼底下传来惊慌的叫声。

  是老板娘的声音。
  她醒转了,从阿福房跑了出来,正在满客栈的转悠着,并且鬼吼着:“死人了!阿福死了!救命啊!”
  每个房间都逐渐亮起油灯的光线。
  客人们一个接一个惊醒。

  无量无法光明正大的从楼梯下去了,万一给老板娘堵住,又加有宾客阻挠,他非得和官差打交道不可。
  无量推开窗户,望着折射着月色银光的河面,对岸有一无人的孤舟,栓在桥桩,随风微微摆荡。
  无量转身,盯着她,“这件事和你无关,老板娘不会为难你这样一个弱女子的。我必须得走,你回去找你家人吧。”
  女子慌忙抱住他胸口,“不行,我没有家人,你必须带我,你不可以抛弃我。”
  无量听见老板娘带着人楼的脚步声,老板娘在外头喊着:“阿福是吃了天字号房客人的毒药才突然暴毙的,那客人没有从大门出去,一定回到了他的房间,我们这去逮他到官府对质我,问清楚他为何要随身携带能杀死人的毒药!”
  不走不行了。
  无量把书塞进她怀里,“这个很重要,帮我拿着,万不可以掉落。”
  说完,双臂稳稳的托起女子,女子柔软的依偎在他怀里。
  无量叹气,唉,怎么会无缘无故多了个包袱。

  可是,他又没办法把她摆脱,女子的眼神叫他不能拒绝。
  无量踏窗台,启动炼金术辅助飞行的咒语,整个人仿佛一片轻飘飘的柳絮飞入夜空,往水面优雅的落下。
  他的鞋底轻灵掠过河面,激起一圈涟漪,最终,他双脚平稳落在小舟外的甲板,小舟只是摇晃了两下恢复了平衡。
  无量把女子放下,回头望向对岸的客栈。
  他的房间里走动着十几名手拿油灯的人,大家都在翻箱倒柜的寻找他的踪迹。
  老板娘倚在窗口,往外窥探。
  无量赶紧按住女子,绕到小舟后面,藏匿住了自己的身影。
  他顺势将手决一动,捆绑着小舟的绳子自动断开,小舟慢悠悠的顺着水流流动的方向,一寸一寸的往下游飘荡。
  由于游动的度非常缓慢,算有人注意到,也会觉得小船不过是随风飘荡而已,须得半天后才会留意到小船已消失在自己眼皮下。
  无量坐在船舱背面,这才放松的长吁一口气。
  女子趴在船舷边,伸手入水玩耍起来,惹的水面月色破碎,波光粼粼。

  无量想她居然还有这么悠闲的心情。
  被单下的一双洁白脚踝,叫无量难以挪开视线,这双小脚好生娇俏,脚趾头仿佛一颗颗可爱的玉石珠子。
  船身猛然朝她那边下沉了一下,他把她拽起来,“不要掉下去了。”
  “不会的,再说,我会游水,我还能潜到很深很深的地方。”女子微笑,一双血红朱唇衬得她妩媚无。

  别说男人,连女人都会对如此的容貌动心。
  无量也不可避免。
  很明显的,他的口吻轻柔了许多,感慨自己活了快一百年了,什么风浪和动荡没见识过,皇帝都在他眼皮子底下换过两个了,竟还会给一个带着孩子气的女人迷惑住。
  无量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不如你给我取一个?”
  “我又不是你爹娘,也不是你的奴隶主,取名字这种事与我何关?再说你长这么大了,没有十七岁也得有十六岁了吧?怎么可能没有名字,你不许耍我。”
  女子抚着自己肩膀垂落下来的头,“你真的认不出我来?我们之前认识了。”
  无量仔细的望着她,打量她娇俏的鼻梁和花瓣似的双唇,还有那一双黑的令人心醉的双眸。() | (八)
  他不免恍神,很努力才脱离她诱人的魅力。
  “我不觉得我见过你。”
  女子握住他手。
  无量觉得她的手心冰冷无。
  “我是你捡回来的那条小白蛇。”
  无量惊愕的看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对,我捡回来的那条蛇身没有任何妖气,说明它不是妖,不过是一只较聪明的动物,而你身妖气冲天,一看知你具有深厚的妖力,非一朝一夕可达成的。动物的确可以成妖,然后还能化做人形,可是这成妖的过程最短也要一百年,算有法术辅助,也不可能让动物在一晚之间修炼成妖怪。你在说谎。”

  无量补充,“再说了,那条白蛇,已经被密言宗的法阵给活活烧死了。我忘记把它尸骸也一并从客栈带出来,你不可能是那条蛇,你如此破绽百出的冒充,有什么阴谋?”
  女子眉头紧皱,似乎生气,“我知道人类都很蠢,可是能够蠢到你这种地步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无量生平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蠢来评价他。
  他可是这个世界为数不多能够凭借一人力量学会玄法炼金术的人。
  “我十七岁那年可考了举人,只差一步可以考进士然后成为状元,接着进入朝廷。”虽然是陈年旧事,但无量为了力证自己智商高人一等,顾不羞耻了。
  “那是没考咯。”女子用指头缠绕着自己端。

  “是我没去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