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7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他只需要住一晚。
  老板娘亲切的引他楼,把楼顶最好的房间给了他。
  无量托她去买些新衣服,再准备一顿饭菜,老板娘笑吟吟的答应了,不一会儿,便让店小二把新衣服和饭菜都送进了房里。?
  关房门,妥当的放好书本,无量这才把衣襟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摊开在床。
  他换普通人穿的白马褂,双手捧起没有生命特征的小蛇,坐在窗边的叹气。
  到底还是叫它死了。

  能够起死回生的月行丹也给莫名其妙的抢走了。
  要重新提炼出来,需要工具和时间,在这城镇里不方便,只能换个住所以后再说。
  无量还是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想要复活一条生命。
  入夜后,无量沉沉的睡着。

  他听见一声清脆的瓷器碰撞声,顿时在黑暗睁开双眼,暂不做任何行动。
  房间里多了另一个人的呼吸,正鬼鬼祟祟的在他床边悄悄走动。
  无量伸手摸了摸枕头边的书,还在原处,他放下心来。
  没想到密言宗的人这么快现了他的行踪,无量还以为至少能拖一晚,看来还是太低估了对方。

  屋里的呼吸声急促了许多,无量听到这呼吸声正往门边走去,心疑惑,潜入的人这么快走?不是还没有动手杀他吗?
  等到那人打开房门走出去后,无量迅坐起,点亮油灯,看了一眼房间。
  他的旧衣服被翻得很乱,无量走过去摸了一下,他装黄金的小钱袋不见了。
  不止如此,他先前刚入住时,把丹药倒出来后,也同样包进了一个小布包,然后顺手放在了柜子,现在那个布包也不见了。
  刚才进来的不是密言宗的人,原来是小偷。
  无量二话不说,推开房门冲了出去。
  他瞥见楼梯有个黑影,黑影明显也现了无量,心虚的回过头,轮廓被油灯照亮。
  原来是这个人。
  无量认了出来,手指一动,正要启动法术,走廊旁走出一个同样端着油灯的女人。

  无量赶紧收回法术,不想在无关的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娘,看到无量后被吓了一跳,“客官,你半夜不睡,怎在这里站着?是要去茅厕?”
  无量说:“有人进我房里偷了东西。”
  老板娘立即严肃起来,“我这报告官府,客官你稍等。”老板娘提着裙子要下楼。
  无量说:“不必闹那么大,我看见了那人的脸,是你的店小二。”无量不想和官府扯任何关系,他不想给人现他已经在这个世活了九十年的秘密。

  老板娘一时不信,“客官,你看错了吧?”
  无量说:“不如去他房里一探究竟,趁他现在还跑不了。”
  无量飞快的下楼,老板娘跟在他背后,说:“客官,你一定弄错,阿福那么老实,他怎会偷你东西?我看还是报官处理,免得冤枉好人。”
  “要是报官,你客栈的名声也保不住,谁还会入住遭贼的客栈?”
  老板娘一听,顿时没了声,反而指了一下路,“阿福的房间在那里。”
  无量踢开门,端着油灯进去,阿福从床坐起来,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
  老板娘说:“阿福,这位客官说你刚刚进他房里偷东西,是不是?”
  阿福揉揉眼睛,“我一直在睡觉,没凭没据不要诬赖好人。”
  无量说:“你在楼梯和我对视了一眼,我看得很清楚,从我房里走出去的那个人是你。”
  “你说是我,有什么证据?我偷你什么了?有本事你在这屋里给我搜出来!”
  无量愤怒的把油灯往桌一放,“黄金我不计较,但是我的丹药,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必须还给我。”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拿你这些东西!”阿福无赖似的坐在床沿,打着呵欠。
  老板娘给无量铺台阶下,“客官,不如这样,我帮你搜搜这个房间,如果找不到,那可能真的是你看错人。”
  “行。”
  老板娘只好配合他翻箱倒柜起来。
  阿福一脸无惧的表情,任由他们翻找。
  无量走到角落,对着矮柜,表面在找东西,实际双手不动声色的划手决。
  启动了寻找物品的法术。
  不到一会儿,得出了结论,无量猛然转头看向阿福,“你……”气得肩膀打颤。
  阿福一阵心虚的看着他。
  老板娘则非常的茫然,“客官,你找到了你的东西?”

  “找到了。”无量走过去,揪起阿福的衣领,“你给吞了下去?不止是黄金,连丹药也一起吞进了肚子?你知道这会引起多严重的后果吗!”
  阿福给他吼的脸色青。
  老板娘慌忙劝架,“客官,你怎么知道他吞了进去?”
  阿福也说:“……是说啊!你凭什么说我吞了进去!”
  “那些丹药究竟是什么,你知道吗!可不是补药!”无量冷着脸说:“你要是死了,可不要算在我头!”
  无量生气的把阿福丢到床。
  老板娘还未反应过来,阿福在旁边使劲的抠着喉咙。
  老板娘一下子明白了,气得哭了出来,举起拳头用力打着阿福的后背,“你这没出息的小混蛋,竟然真的偷客人的东西!我看错了你!”
  无量端起油灯要走,他不在乎黄金,他唯一在乎的是丹药,既然已经给他吃进了肚子,没有拿回来的必要了。
  阿福赶忙叫住他,“你那些丹药,是不是真的死人?你别唬我!你怎么能把毒药带在身?你到底是什么人!”

  无量冷冷看着他,“你自找的,天亮后你要是还能活着,算你命大。”
  阿福一听,双膝软的跪在地,嚎啕大哭起来,“我以为是补药,不然谁会把毒药带在身!你一定不是好人!救我!救救我!”
  无量刚要走出门口,忽然听见一声柔软的呼唤。
  “无量?”

  无量霎时间僵住身体,知道他这个法号的人,只有密言宗的弟子而已。
  可是,密言宗里头女人不多,他没有听过这么陌生的声音。
  带着恐惧回头一看,现老板娘和阿福也都异常害怕。
  三个人的目光都看向床榻,一只纤细的手从阴影里伸了出来。
  下一秒,一具冰肌玉体呈现在柔和的光线,是个女子,容貌非常年轻,仿佛十六七岁,漂亮的仿佛一朵刚刚盛开的鲜花。
  四肢似白玉般无暇,不着一缕,乌黑的长垂到光滑的脚踝。
  女子坐在床边,怯生生的望着无量,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你要是走,记得也带我走。”
  大家都看呆了。
  无量瞬间感觉到房间里充斥起大量的妖气,是一种普通人闻不见的气味,只有炼法之人才可分辨出来。
  这股浓烈的妖气敲打这无量的神经,充满了威胁性。
  店小二阿福对着床的女子目瞪口呆,正色眯眯的用目光侵犯她身子的轮廓。
  女子不太舒服的用手臂遮住雪白双峦,这个动作,叫人更加看得入迷,连向来以镇定自居的无量都感到一阵燥热。
  忽然间,阿福捂住脖子,口吐黑血,耳朵里也流淌出浓稠的血液,整个人倒在地痛苦的挣扎起来。

  老板娘在旁惊吓的连叫都不叫不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