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3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摸了摸人参娃娃的小脑袋瓜,说道:“徐福的格杀令里有席应真那个爸爸的话,谁来执行?除非那个老东西回到陆地上亲自动手,要不然的话谁也不要想动大术士一根手指头。”
  说完&后,老家伙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张松和饕餮。随后将怀里连吴勉都没有看过的绢帛递给了张胖子,张松查看绢帛的时候,饕餮站在他的身后一起观看。这位龙种虽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它身前的张松脸色已经有了变化。
  “房轩……是个那房轩吗? ”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绢帛上面的人名单之后,张松指着当中一个人名对归不归继续说道:“如果真是他的话,那么大术士为什么突然变的暴躁起来,也能说通了……”
  这个时候,一脸茫然的小任叁拽着归不归的衣角,对着他说道:“老不死的,你们俩别说只有你俩能听懂的话。什么房轩?他是那块庄稼地里长出来的高粱?怎么徐福要弄死他,我们家老头儿就跟着倒霉?”
  “房轩是大术士在晋末的时候收下的弟子,当初这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徐福那个老家伙还让弟子来送了贺礼。”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将张松手里的绢帛收了回来。老家伙看着上面的名单继续说道:“当时我们正在和问天楼主、元昌斗的不可开交,这个老人家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这才将手里的绢帛递给了吴勉。白发男人看也不看上面的名单,只他用独有的说话方式说道:“我又不是他的弟子,徐福的法旨给我做什么?”

  归不归算到了吴勉的反应,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将绢帛收好,随后再次对着小任叁说道:“原本大术士收徒无数,不过像这样大张旗鼓收徒的还是第一次。老人家我知道之后,请了泗水号的人去查这个房轩的底细。刘喜、孙小川的人也算是机灵,在房轩家中找到了一张族谱。上面写着他这房氏一族六辈之上是应该姓席的,后来因为得罪了那时的权贵,他们全族为了避祸这才改姓了房。”
  “房轩这一族是应真先生胞兄的后代,按着族谱来排他应该叫做席轩的。”这个时候,知道房轩内幕的张松也开口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初应真先生也是多喝了几杯之后,才说过这个房轩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应真先生一个人独占了全族的运道,他们席氏一族除了他之外,便在没有出过什么适合修炼术法的子弟。
  原本应真先生还直一照看他那一族人,不过那些人仗着大术士的袓荫,开始胡作非为起来。
  后来应真先生替他们擦屁股擦的烦了,便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就连这一支族人改了姓他都不知道,后来应真先生得知这一支不孝的族人连姓氏都改了之后勃然大怒。准备去找他们兴师问罪的,没有想到过了千把年,竟然在这支后世子孙当中找到一个难得修炼术法的好苗子,也就是这位房轩了。
  不过房轩虽然生就一个适合修炼术法的好皮囊,他的人品却有问题。刚刚学会了一点术法的皮毛,竟然就开始依仗着术法开始为非作歹起来。
  当时还闹出来几条人命,惹得应真先生勃然大怒,废了房轩的术法。
  应真先生之前虽然一直都是收了新弟子,便革除老弟子出门墙的。不过出门墙的弟子还是可以自称应真先生门下弟子的,只有这个房轩是个例外,大术士不准他自称应真先生的门下弟子,也不可以改回姓氏,大术士说丟不起那个人。”
  张松说完房轩的来历之后,百无求突然抢话说道:“等一下,老子我还是不明白,那个房轩的术法不是被废了吗?那么徐福和他一般见识做什么?”
  “那就要问问房轩自己了”归不归说完之后,又将目光转到了张松的身上。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猜,这次你查到了大术士所有活着的弟子,就是没有想到这个被废了术法的房轩,是吧?
  这样的小人物就算氏老人家我弄不好也会被漏掉的。”

  张松苦笑了一声,说道:“的确没有查到这个人,应真先生在世的弟子都居有定所。他们在不在并州一查便知,只有这个房轩当初被应真先生废了术法之后,也被族内其他的族人排挤。早已经不在房氏的老宅当中居住,已经失踪了多年……”
  “看来要再去并州一趟了。”归不归说完这句话之后,嘴里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这次徐福那个老家伙不知道想要做什么?竟然列出来这个一大串的人名,屠黯、房轩、黄巢……这些人都怎么惹到那位大方师了……”
  没过多久,吴勉、归不归已经出现在了并州城中。张松带着饕餮去了并州城外五十里的松县县城,不过老家伙不信席应真已经失踪了几天,还会一直待在小小的松县县城当中。再加上大术士吃好的暍好的已经惯了,就算要藏身也会藏在一个相对比较舒适的地方,没有什么地方比并州城中更加合适的了。当下便和张松分开寻找,他和吴勉以及三只妖物在一起,在并州城中探听有关那位房轩的消息。

  进到了并州城之后,他们一行人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因为孙无病大猴子一样的外貌太突出,归不归索性包下了整整一座客栈。住下之后才让那位齐天大圣悄悄的遁了进来。
  在客栈当中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归不归留下孙无病看家。他和吴勉一起带着两只妖物走到了大街上,准备找一个人多的酒肆,在这里打听有关房轩的消息。
  就在他们几个到处寻找顺眼酒肆的时候,突然从街角的一家炊饼店中,响起来一阵叫骂的声音:“听懂了没有?这里没有什么姓房的、姓席的,我家掌柜的姓阎,阎王爷的阎……”
  原本几个叫骂的没有什么好看,不过当中一句话连二愣子听明白了。百无求立即向着叫骂声的方向看过去,就见炊饼店的一个小伙计,指着面前和尚的鼻子,说道:“和尚你快快出去,不要耽误我家的声音。我们这里卖的是肉炊饼,你一个吃素的和尚赖在这里算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了和尚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站在炊饼店对着里面的人说道:“广孝和尚,想不到这并城还真是小,老人家我刚刚走了几步路,便在这里看到老熟人了。”
  在炊饼店里和伙计理论的和尚正是那位大佛寺的高僧广孝,他手里拿着一个三、四十岁壮汉的画像,正在向店里的客人打听这个叫做房轩的下落。因为影响到了店里的生意,惹得小伙计十分不满,正在向外哄着这个和尚出。
  见到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出现在了店门口,不停被伙计推搡的广孝多少又些尴尬。冲着归、吴二人苦笑了一声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把铜子塞到了小伙计的怀里,说道:“小施主不要这样,这个算是和尚赔偿你家生意的。和尚我只是打听个人,说句话而已……”
  日期:2018-05-07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