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3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袓宗你站住吧,老人家我被你转的头晕……”一把拉住了小任叁之后,归不归又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天底下挨过大术士巴掌的人多了,也不差老人家我一个。要是记仇的话,我老人家就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况且这件事如此的蹊跷,你就算不说,老人家我也要去查个明白。”
  归不归的话说出来之后,连一边的张松也跟着松了口气。之前就是担心这个老家伙心里有算计,他才绕了个弯前来。现在看起来应该直接来求任叁这个小家伙的……终于说的小任叁不再哭闹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做了一个鬼脸。嘿嘿一笑说道:“看来天底下不要脸的不止广仁、火山他们爷俩,都是聪明人啊……就你们这两个傻子。”
  白发男人并不认同归不归的说法,当下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别算上我,重新数……”
  虽然答应了小任叁去查找席应真的下落,不过归不归自己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查起。当下他们这几个人、妖从瓦岗山上下来,准备在附近找个城镇住下,然后重新商议寻找大术士的向方。
  就在他们从山下往下走的同时,看到一个人影顺着山下的小路走了上来。这人一身白衣,发白如雪远远看着依稀有几分吴勉的样子……第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那位大方师广仁,不过仔细看过去才看清这人竟然徐福的两世弟子。
  前世叫做邱芳,今世为大唐开国皇帝李渊之子的李玄霸,现在他的名字叫做广信。此时的广信一身白衣方士的打扮,腰后还背着一个木匣,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远远的看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之后,广信施展术法瞬间移动到了他们的身边。看了一眼张松和饕餮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行了半礼,说道:“能在这里见到你们二位真是太好了,许久不见,你们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大老远从海上回来,不是为了来说客气话的吧? ”吴勉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白衣男子之后,继续说道:“徐福什么事情开始这么大方了?长生不老之体不算,还借术法给你。老家伙,你还记得当初的鲸鲛吗?”
  吴勉这话一出口,广信自己都有些吃惊。他是封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来的,虽然广信两世皆为徐福的弟子,不过修为还是太浅。为了方便他行事,临出行之前徐福大方师借了自己的术法给广信。广信为徐福的亲传弟子,不是当年鲸鲛可以相比的。

  “吴勉先生好眼力,为了便意广信行事,大方师的确借了一点术法在我这身上。既然在这里巧遇你们几位,那么正好……”在徐福身边待了这么多年之后,广信再也不是当年的四殿下李玄霸。
  言谈举止当中隐隐透出来一丝广仁的味道来,这个时候吴勉突然感觉到徐福的弟子似乎都是广仁之类的性格。只有一个归不归算是另类了……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广信已经从怀里拿出来一张绢帛来。打开绢帛之前他先似笑非笑的看了张松和饕餮一眼,这一人一妖马上识趣的借口小解,远远的走开之后,广信这才将绢帛亲手递到了归不归的手上。
  看到归不归接下了法旨,广信再次说道:“这是大方师得法旨,法旨上面所言还请归、吴两位尽力去办。还有一份已经送到了广仁师兄的手里。望几位依照法旨行事,不要辜负了大方师……”
  “老家伙,刚才你说天底下不要脸的都有谁来着?现在可以重新再算一遍了。”没等广信说完,吴勉已经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广仁、张松说起来都是徐福的弟子,难怪……难怪。”

  如果是广仁听到这几句话,这个时候已经冲上来了。就算不和吴勉拼命,最起码也要大声的训斥这个白发男人。不过广信毕竟不是广仁,这位徐福最年轻的亲传弟子微微一笑,说道:“广信只管送达法旨,如果两位对法旨有何不解之处,尽管说出来,知道的我一定解答。”
  此时归不归已经打开了绢帛,百无求在他身后看过来,就见绢帛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看了一眼之后,它愤愤的对着身边的小任叁说道:“任老三,下山之后你就教老子认字。他二姨夫的,不识字谁都敢欺负老子……”
  就在百无求骂骂咧咧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看完了绢帛上面的法旨。这次他竟然没有将法旨交给吴勉,而是自己收了起来。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对着广信说道:“最近徐福大方师开始兴格杀令了?以前都是一个人名一个人名的发出来,这次倒好一下子发了一串的人名。连之前的屠黯都在上面,这次是不是又雷声大雨点小?”
  “归先生这么说,似乎对大方师有些不恭敬。”广信说话的时候,将身后背着的木匣取了下来。当着吴勉和两只妖物的面将木匣打开,露出来里面一颗栩栩如生的人头来。

  让吴勉、归不归看了一眼木匣当中的人头之后,广信继续说道:“法旨上面所写的楚怀山,归先生可以将此人名除掉了。此人不走运,广信回来之后在码头上遇到了这个楚怀山。他想要远遁大食,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露。”
  看到了盒子里面的人头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挤了挤眼,说道:“这次徐福大方师是要动真格的了,这都几次了,他终于舍得杀人了……”
  看到了归不归算事接下了法旨,广信客气了几句之后,借口还要向其他人传达徐福得法旨,随后施展五行遁法在吴勉、归不归的面前消失。
  看到这位广字辈的年轻人消失之后,归不归脸上的笑容变得古怪了起来。当下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知道那位大术士到哪里去了,这次麻烦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远远躲出去的张松和饕餮一人一龙种已经回到了老家伙的身边。虽然他们俩忌讳广信身后的徐福,不过还是好奇那位大方师会有什么法旨从海上送来。毕竟这边大术士刚刚失踪,那边大方师便有法旨送来。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牵连,谁也说不准……他们俩出现的时候,正巧赶上小任叁在向归不归询问:“怎么就麻烦了?老不死的你把话说清楚一点,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到底怎么了?那个什么格杀令上面是不是有他的名字?我们人参就知道,他一直不服徐福。现在徐福准备秋后算账了。”

  任叁原本也算是个小机灵鬼,不过事情牵扯了席应真,它便开始慌张起来。有一点风吹草动便开始往席应真的身上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