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0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感情不是萧老师带回来的城里女人脑子有问题,是所有的城里人脑子都有问题啊!
  村民们在心里不情不愿的腹诽着,却一巴掌呼在清晨赖床的儿子脑袋上,骂骂咧咧的撵出去跟沙老师跑步——既然城里考状元需要练这个,那咱就练,农村人没别的,就是能吃苦。
  沙夏一开始找萧晋说要给孩子开体育课的时候,萧晋也惊讶极了,问她为什么,却得到了一个更加震惊的答案。
  沙夏最近内息的修炼又到了一个瓶颈,无论是在房间里还是在后山温泉中都没办法再有丝毫寸进,那时萧晋不在山里,她没人可以询问,只能暂时中断修炼,苦思冥想解决之法。
  一个偶然的机会,小月和小纯央求她带着她们去后山草甸上放风筝,她也很喜欢这两个丫头,于是便同意了。没想到在玩耍的过程中,体内沉寂多时的内息忽然有了异动,让她想起了萧晋曾经为她讲解华夏哲学与武学的关系时曾说过的一句“道法自然”。
  同时,也让她终于明白了所谓的瓶颈正是来自于她自己的急功近利。
  华夏武学不是简单的格斗术,身体的锤炼确实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所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这一口气却是急躁不得的,除了刻苦修炼之外,它还需要一定的感悟,只有体会到了内气与自然“外气”之间那种微妙的联系,才算是真正的一只脚跨过门槛。
  也因此,她放弃了一天到晚都呆在房间里修炼,转而开始亲近自然、亲近他人。只不过她的个性让她不习惯与成年人正常交往,这才选择了教授单纯可爱的孩子们体能。

  萧晋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迟早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说过一次,见她不信,也就听之任之,反正到时候她遇到了困难总会来请教自己。然而,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洋马的悟性竟然变态到了如此地步,放个风筝都能想通华夏武学的真谛,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想想自己当年练武时挨过的棍棒,他就特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堂堂根正苗红的华夏人,练武居然还比不上一个东欧大洋马,丢人丢到了姥姥家啊!
  金大川最近的脾气很不好,自从上次在天石县被人给打断了腿,他就一直都处在随时都可能会爆发的状态。
  其实,让他恼火的不是因为被打上了石膏的腿,而是不明白怎么就有人敢伤自己,尤其是在自己已经说出了堂叔是巡抚衙门长史金景山的情况下。

  他已经打听过了,要在那片悬崖上建电梯的不过是一个生意人,跟天石县衙门的关系比较好而已,所以他想不通,那人怎么就敢得罪堂叔呢?
  关键是堂叔还严令自己不准报复,原因也不说,这憋了一肚子的火,上哪儿发泄去?只能在家里对着婆娘孩子吼几嗓子,弄得家里人这些天没事儿都不敢往跟前凑,畏畏缩缩的样子看着就气人,待会儿喝完酒找个由头非再揍一顿不可!
  “村长!村长!”一个人急匆匆的撞开大门跑进来,惊的金大川刚端起来的一杯酒洒到裤裆上大半。
  “你爹死了?还是你妈生了啊?”金大川放下杯子就破口大骂,“慌什么慌?说,什么事儿?”
  那人是他的一个本家兄弟,属于那种招猫逗狗烂泥扶不上墙型的,干啥啥不行,坏心眼儿倒是不少,所以他就带在身边当个狗腿子,勾搭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儿的时候用来把风还是很不错的。
  “村……村长,出事了!”那人冲到桌前,顾不上抹脑门上的汗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我刚才去村东边转悠,看见悬崖那边来了好……好多的人和车,还拉了很多东西,看样子马上就要动工啦!”
  “什么?”金大川一拍桌子就要起身,却忘记了一条腿还打着石膏,所以咣叽一声就坐在了地上,慌的那狗腿子赶紧伸手扶他。
  “今天不是该小三和二狗在那儿看着吗?他们都死了?为什么不打电话?”在狗腿子的搀扶下坐进轮椅,金大川又拍着扶手大吼道。
  狗腿子用力摇头表示不知道。
  金大川抬起完好那条腿踹了他一脚,咬着牙大骂道:“那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去叫人呀!把村里能叫的都叫上,拿上家伙,老子还就不信打不服那帮王八蛋!”
  狗腿子很快就叫来了二三十个村里的青壮,个个手里都拿着东西,而且还几乎没有农具,基本上都是棍子、钢管、扳手之类的,还有个二货拿的是双节棍,一看就知道这群人平日里都不是什么好鸟。
  金大川倒是非常的满意,也不发表什么战前动员,大手一挥,就被人抬上车浩浩荡荡的向村东悬崖杀去。
  悬崖电梯的可行性测量与设计已经完全结束,缆车的相关设备也已经采购完毕,二者可以同时动工,所以来到青山镇的施工队伍不算小,光建筑工就有二百多号,各式工程车更是多达近三十辆。
  萧晋给的要求是在保证安全和质量的前提下尽量加快速度,钱不是问题,所以方菁菁就没有太多考虑预算的事情,一切都按照最高的标准进行,就连由魏天豹带队的安保队伍都安排了二十几人。
  所以,在距离施工队刚刚开始建设的驻地还有一公里多的时候,金大川的队伍就被一帮彪形大汉给围住了。
  魏天豹他们穿的都是一水儿的迷彩服,脚下踩着锃亮的大头皮靴,后腰上别着通话接收器,耳朵里还戴着耳塞,腰带上挂的不是橡胶棒就是伸缩电棍,虽然比起正儿八经的保镖护卫寒酸了些,但在一帮农村二流子面前,已经算是武装到牙齿了。
  更何况,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威慑力,陆熙柔给魏天豹选手下就没考虑功夫方面的问题,而是越壮越好。放眼望去,几十号肌肉大汉一字排开,光气势就能让人心头打怵。

  “前面是施工重地,闲杂人员不得入内!”魏天豹抱着膀子站在最前面,凶巴巴的对金大川所坐的那辆车喊道。
  要放在以前,金大川早命令司机轧过去了,但现如今,他的断腿告诉他,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身份,说动手就动手,绝对不会含糊。
  递给狗腿子一个眼神,那狗腿子立马就苦了脸,见他目光越来越凌厉,只好像是真死了爹似的开门下车。
  他只是不喜欢干正事儿,又不傻,前面那几十号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咱们这边连人数都不占优,要是真打起来还能有好?
  可是,金大川是村长,金家人在石竹县可以横着走,更不要说省里还有个金长史了,他没胆子敢不听金大川的命令。

  慢腾腾的挪到车前,他大声道:“你……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俺们村的地盘,谁让你们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