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3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席应真的指点之下,这百多年以来,张松一点一点磨掉了自己魂魄上面的印记。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就在半个月之前,那位大术士突然心神不宁起来。张松看出来席应真的变化,想要开口询问。大术士却突然变得暴躁了起来,将张胖子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后,当天晚上不辞而别。
  张松的心智不亚于归不归,他看出来席应真必定发生了什么变故。让能大术士发生如此变化的一定不是小事,虽然说席应真是陆上术法第一人,不过一旦有人对他下套,这位大术士也未必不会吃亏。
  张胖子担心自己昔日师尊有什么危险,当下让两只龙种去寻找大术士的下落。没曾想席应真没有找回来,反而将它们俩也搭出去了。
  一连半个月两只龙种音讯全无,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出来寻找。
  当初席应真曾经提过几句瓦岗山,张松便打算过来碰碰运气,没有想到在山上竟然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这几个人、妖。
  听完了张松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来是巧遇我们的,张松你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相信吗?”
  这时候,一边已经开始失了方寸的小任叁盯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说们我家老头儿就是被这个胖子弄死了,你们可要给他报仇啊……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死的冤啊……他可是个好人,不就是爱嫖个娼,吃点好的暍点好的,没事喜欢扇人嘴巴子……那也没有死的罪过啊……张松!我们人参和你拼了……”

  说话的时候,小任巻便跳起来冲张松扑了过去。就在小家伙窜到半空中的时候,被身边的吴勉一把抱住。白发男人有些无奈的对着已经炸毛的人参娃娃说道:“你就不能盼着那个老头儿点好吗?老家伙,你来说吧。”
  归不归也没有想到小任叁会想的那么拧,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说道:“老人家我的意思是张松是在学广仁、火山他们俩,说是巧遇,其实他早就知道我们的行踪。
  前面那一段是真的,席应真那个爸爸应该是犯了脾气走了。他担心大术士出事,便想把我们几个一起拉下水。现在明白了吗?”
  “我就说瞒不住他们几个吧?你非要卖弄那点小聪明……”归不归语音刚刚落地的同时,一个矮胖的男人突然从乎出现在了张松的身后。来者正是张松嘴里去找席应真一起失踪的龙种饕餮。

  看到饕餮现身,张松苦笑了一声,说道:“你不出来的话,我的话便还能圆下去。现在好了,只能说实话了……归不归,说起来我刚才话有一大半是真的。席应真大术士确实已经失踪了,当初我也担心他会出事,便让睚眦跟着去看看。结果把它也陪进去了,原本我打算去东海去找徐福帮忙的。不过路过山下的时候,饕餮发现了你们的气息。这才想着上来请你们帮忙的,担心我说话你们不信,这才绕了个圈,可惜这个圈没有绕好……”

  “这就差不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吴勉和他怀里的小任叁。又看了一眼已经向着他们这边走过来的孙无病,心里盘算着事情的利弊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大术士也不是外人,我们家人参还要和他论个干亲。
  他的事情我们帮一下也不是不行,不过张松你说话可不要说一句藏半句的。一旦有什么事情也是都要算在你头上的……”
  “应真先生无故失踪,眶眦去找未回我张松敢对天发誓这都是真的。”张胖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以大术士的本事,原本我也不不在意。不过后来眶眦去找未归,我便又些感觉到不对劲了。不是我说,这么多年以来,眶眦从来没有这样过。”
  这时候,饕餮也跟着一起说道:“这个我提张松证明,现在眶眦已经没有音讯十天了。

  这样的事情,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那我老人家就信龙种的话,单单是你张松说的,老人家我起码要拦腰先砍去一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已经将小任叁放到地上的吴勉。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还是不信大术士会无缘无故的说走就走,就算你后来让睚眦去找,起码也有一个找的所在吧?”
  “大术士突然离开,这个现在我还想不通。”张松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说,那天早上的时候应真先生还是好好的。和饕餮商量晚上弄一只小猪烧烤了吃,没有想到中午他老人家就突然翻了脸。一开始大术士还只是又些恍惚,我刚刚问了两句,他老人家便掀了桌子。要不是饕餮拦住,他的巴掌就打过来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术士这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松顿了一下。表情又些怪异的看了一眼吴勉和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初大术士来我们这里的时候,曾经掰断了眶眦的一颗牙齿。他老人家一直将牙齿带在身上,睚眦这才知道他在哪里。当初说是在并州的一座县城当中,我才让眶眦跟着去看看的。等到睚眦遁去之后便一直没有再回来……”
  “并州? ”归不归又些异样的看了看张松,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张松,你还记得大术士是那里的人吗?”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不过你我都猜错了,大术士不是并州人。”张松说到这里的时候,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他老人家是镐京人,也没有什么弟子在并州。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在大术士的嘴里听到过并州两个字……”
  “那他好端端的跑到并州做什么?并州的娼馆那里来了什么美貌的小娘们儿?” 一头雾水的百无求忍不住开口继续说道:“你们就不知道到那个什么并州去看看吗?弄不好你们一进城就能见到那个老头子提着裤子从娼馆里面走出来。”
  “和眶眦失去联络之后,我和饕餮便去了并州。”张松一句话将百无求的话堵了回来,随后他继续说道:“不是我说,除了那座县城之外,这几天我和饕餮已经将整个并州都找了一遍。我和眶眦,饕餮和眶眦都有一套联系的法门。不过这次都失效了,我们完全感觉不到一点眶眦的气息o,U°说到最后的时候,归不归也难得的皱起来了眉头。眼前这个胖子的心智不亚于自己,他都看不明白的事情自己也不会有么什建树。如果真是席应真制住了眶眦之后想要避开他们,自己这几个人就算将天下都转遍了,也不会发现那位大术士的踪迹。

  看到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张松已经猜出来归不归这里也不容乐观。原本以为这只老狐狸会知道一些自己也没有听说过有关席应真的秘闻,现在看起来似乎自己想多了。
  这时,小任叁不停在归不归的面前转来转去。
  带着哭腔的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你想想办法找到席应真老头儿吧……那么老头儿对你也算不错了,也就是骂过你两句……打过你几巴掌,可你不是还好端端活着吗……你可別记仇……”
  日期:2018-05-0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