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9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没良心的已经走了。上次就是这样,都不知道他有多忙,就算没有等我的时间,去找找我、哪怕只是让我看一眼也行呀!这镇子又不大……”
  说着说着,赵彩云就委屈的掉下了眼泪。
  方菁菁叹息一声,上前揽住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野山鸡的事情他会交给你全权负责,不管也不问。

  现在咱们产品的名头已经打响了,接下来正是最最关键的打地基时期,一旦你独立完成了这一部分,今后必然会是一马平川,将来就算是去做别的也有丰富的经验支持。
  我想,他之所以没有去找你,就是不想打扰你、希望你能完全靠自己跨过这道坎吧!”
  “他好狠的心!”赵彩云抹了抹眼,“菁菁,我现在有点后悔非要出来做事了,以前虽然也要好多天才能见他一次,起码总是能见到的呀!那个时候我还埋怨他把我家当成了旅社,现在倒好,直接降格成停车场了。”
  方菁菁呵呵一笑,说:“行了,你要是真那么想他,等明天送走了最后几个客户,就去山里住几天,反正现在的订单量已经差不多快要达到咱们野山鸡的最大供应能力了,再来大的客户也得往后排,索性就给自己放几天假,忙了快一个月了,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
  再说了,你没见这桌子上的礼物么?他要是真把这里当停车场的话,怎么可能会专门给你买东西?我看看……哎呦!梅花,瑞士名表耶,还是大师系列的,我记得好像卖三万多块呢!”
  “啊?就这么个小东西就要三万多?”赵彩云差点咬到舌头,也顾不上哭了,拿过方菁菁手里的腕表,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来那里值五位数,“那个死人,一块破表就搭出去十几二十只野山鸡,我平时又不出门,在这小镇子里戴这么好的表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啊?你不知道,生意人的眼睛都很毒,一般情况下,他们都喜欢通过别人的穿戴价值来下菜碟。打个比方说吧,如果今天下午你已经戴上了这块表,那个长的像蛤蟆一样的汪老板就肯定不敢随随便便就去摸你的手。
  因为啊,不戴这块表的你在他眼里就是个没什么文化、也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乡下农民个体户,而有了这块表,就说明你不但有钱还有品,不是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搞定的那种傻女人。
  估计先生就是因为这一点,才会送你这块表的。”
  “原来做生意还有这么多道道儿啊?我还以为只要会看合同会算账就行了呢!菁菁,像这种事,以后你可得好好教我。”
  赵彩云满意了,翻来覆去的把玩着手里的那块腕表,怎么看怎么喜欢。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目光就落在另外的一个提袋上,口气酸溜溜的说:“你家先生也没忘了你,打开看看,他送了你什么?”

  萧晋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碰见一群孩子从院后的小路上跑出来,每个人都或怀里抱着、或身后背着一个画夹,叽叽喳喳的,很欢乐的样子。
  “萧老师回来了!萧老师好……”
  看见他,孩子们都停住脚步,规规矩矩的弯腰问好。
  “嗯,乖!你们这是去哪儿了?”萧晋笑问。

  “苏老师带我们去后山画画了。”一个孩子刚刚回答完,另一个孩子立刻就纠正道:“不对,老师说了,那叫写生。”
  教写生的苏老师?肯定是苏巧沁没跑了,那个笨笨的女人到现在依然还怀着一颗浪漫的少女心,也只有她会带着一群山里的孩子去学画画,估计这些孩子的父母们也只敢在心里偷偷埋怨吧!
  教孩子美术,调节一下枯燥的学习生活没什么错,但现如今很多城里的父母都不愿意占用孩子的学习时间来干这种事,就更不能指望山里这些只知道读书才能改变命运的村民了。
  这时,苏巧沁也从院后走了出来,左手牵着梁小月,右手拉着宋小纯,身边还跟着娃娃一般面无表情的梁二丫。

  苏巧沁的头上戴着一个花环,搭配上略显稚嫩的面容,还真像是一个踏青回来的娇俏少女。当然,得忽略掉她那夸张的葫芦形身材。
  摸摸几个孩子的脑袋让他们回家写作业,萧晋笑眯眯的站在家门口等她们过来。
  “爹爹!”
  “师父!”
  两个小丫头欢叫着扑进了怀里,萧晋左右抱住,然后各用力亲了一下,梁小月红着小脸躲,宋小纯则咯咯笑着也回亲了他一下。
  “你回来啦!”苏巧沁走过来,声音柔柔的,表情满是喜悦。
  萧晋仔细看看她的脸,见她气色红润,精神也很健旺,就知道她这几天在山里确实生活的很愉快。
  “嗯,回来了。你今天好漂亮,这个心头饰特别适合你,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将两个孩子都抱起来,他笑嘻嘻朝女人努努嘴,又问:“所以,小妹妹,你要不要也来一下?”
  苏巧沁脸一红,心虚的看了孩子们一眼,摘下头顶的花环,然后赏给了他一对卫生球。“又瞎说什么呢?也不怕孩子们笑话。”
  萧晋哈哈一笑,正要再调笑几句,忽听梁二丫冷冷地说:“我要来一下。”

  他扭头就跑。
  山里的日子总是惬意而悠闲的,哪怕天天都要面对梁二丫那双明明没什么情绪却总仿佛包含着千言万语的眼睛,或者一大早就得爬起来去上课。
  事实上,他现在的授课工作比以前轻松多了,不但有詹青雪时不时的给代班一下,还有苏巧沁开的美术与音乐课,老太太丁夏山偶尔也会教教《三字经》和《弟子规》,就连沙夏也开始教孩子们一些简单的体能锻炼。
  现在每天清晨都能见到一个前凸后翘胸大腿长屁股圆女人带着一群孩子绕着全村跑圈。
  如今她依然一周让萧晋扎一次针改变脸型,所以村里人还不知道她是个大洋马,只是觉得萧老师哪儿都好,就是从城里带回来的女人们好像脑子都不正常。
  娃娃们读书将来是要当秀才公的,学那个什么美术也就罢了,毕竟从城里放假回来的翠翠说那是在培养孩子们的艺术什么包,听不懂,但既然城里学校都这么教,那咱们的娃娃学肯定没错。
  可是,那个姓沙的女人是什么意思?锻炼身体?村里的娃娃哪个不是有空就放羊放牛下地干活的,现在吃的也好了,一个个壮实的都跟小牛犊子似的,还用锻炼?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有那时间给老子背几首诗也好呀!甭管知不知道啥意思,就是好听。
  也有人偷偷的去找老族长埋怨过,说这么下去太耽误孩子,不能由着萧老师的性子胡闹,无一例外全都被梁老头儿啐了一头的口水。
  之后他们才明白,娃娃们将来是要到城里念书的,城里的学校考试还要考一个叫体育的东西,什么跑步、跳远之类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玩意儿,孩子们得好好学技巧,光有力气可不行。
  日期:2018-03-09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