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7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蛇好像听懂了他的话,彷徨不定。
  “不管你和厨子有什么仇怨,我都不会允许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无量有些生气,他原本那么的信任这只小蛇,觉得它乖巧可人,没想到终究是一条冷血杀手。
  蛇,毕竟是蛇。杀人不眨眼是它们的天性。
  不远处传来吵闹,有弟子在隔着院子大声说话:“你那边有找到可疑人物吗?”
  “没有!但是定风铃响个不停,说明有人在我们密言宗里使用别门别派的法术,那人一定不是我们密言宗的人,很可能是从围墙爬进来的,叫人去保护掌门!”
  “是,我们这去掌门人那边!你们分头搜寻密言宗下,每个角落都不可放过!把陀罗尼童子也全部叫起来帮忙!虽然是孩子,也得让他们打着灯笼帮忙找人!”
  听得一群脚步声靠近这个后院,无量急的一身出汗。
  没想到密言宗还留有这么一手,原来那屋檐下精致的风铃并非单纯的装饰品。

  而是法器定风铃,一旦察觉到周围有人实行别门别派的法术,定风铃会警觉响动,用以提醒弟子。
  无量自从进入密言宗以后,一直很谨慎,从未使用过炼金术,因此也没有惊动过定风铃。
  想起刚才在自己房间破例用炼金术追寻白蛇踪影时,风铃已开始隐约响动了,要是他在那时候收手,也不会落得现在这地步。
  再没有多余的时间可想,无量顺手抓起白蛇,指间一痛,他霎时皱眉,被咬了。
  顾不察看手指,把白蛇放进胸口藏好,跳出窗外,解除厨子身的催眠大法。
  厨子一脸茫然的在屋里打转。
  无量不再管他,跑出院子,迎面撞前来搜寻的一帮弟子。
  无量怔了一下,很快恢复镇定,说:“这院子小,不需要太多人,我去东边的院墙下找。”

  弟子哦了一声,说:“留四个人在这里行,其他都去院墙脚下仔细搜!”
  他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大家都觉得他也是被吵醒后奔出来帮忙的。
  无量跑到走廊,趁机拐进黑暗,在没人留意的情况下飞跑回房间。
  他慌忙关房门,紧接着,又飞快把窗户全部关,反锁,额头靠在窗框喘气。

  完了,要是被识破身份,不知能不能顺利从密言宗脱身,这里高手如云,掌门人青不须的法术深不可测,想安然无恙的离开,非得进行一番恶斗。
  无量在烛光下看向自己的手指头,流着血。
  他为自己把脉,毒了。
  这条狡猾的小白蛇果然是有毒的。
  他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青色小瓷瓶,倒出一枚褐色的地行丹,仰头咽下。 !
  这地行丹可以治愈一切内外伤口,也可以治疗绝症,让衰竭的器官和细胞重获新生,解毒更是不在话下。
  吃下丹药后,他颓然坐在椅子,命保住了,他死不了,摧毁了他人生的炼金术,再次拯救了他。
  把白蛇抓出来,放在桌。
  白蛇慌乱的爬到笔筒后面藏了起来,好像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

  无量盯着它,“我不生你气,你咬我是求生本能,你以为我当时想杀死你吧?”
  白蛇只怯怯的探出半截脑袋,连蛇信子都不敢放肆吐出。
  无量说:“师兄弟正到处搜寻,迟早会搜到我房间里来,一旦发现你的存在,我们两人都有麻烦。”
  无量眼神坚定,“但我不会让你死。”
  他赶紧起身,把抽屉里的物件全部收拾进包袱里,书本、药瓶、木盒一股脑包。
  刚系布包,门外传来脚步声,然后有人猛然敲门,“无量童子?”
  他这把年纪,竟然给这些小他不止两轮的小屁孩叫做童子,可是规矩如此,他的地位是童子而已。

  “什么事?”无量故作镇定。
  “密言宗可能闯入外贼,必须搜寻每个房间,请你开一开门。”
  无量把包袱塞进衣橱,又从桌抓起白蛇,毫不客气的丢进衣橱里,关橱门,深吸一口气。
  这才把房门打开。
  四五名莲华道长级别的年轻人提着灯笼站在门口,身是单薄的黑色睡衣。
  他们看见无量身还披着白天才需要穿的僧袍,都有些疑惑。
  无量读懂了他们的表情,解释起来:“我看书看得睡着,忘记换睡衣了。”
  “打搅了,搜寻工作是必须要做的,我们不过是按照教规行事,连掌门人的房间也不例外。”
  “你们……且随便。”
  无量说着,站在一边,手背在身后,时刻预备着对他们集体实施催眠大法。
  一旦他们打开衣橱门的刹那,他动手。

  他深知再度施行法术一定会引起定风铃大乱,等于败露了他的身份,表示他在密言宗从此待不下去了。
  这五名道长仔细的搜寻床底和桌下,幸好他们找的是人,并未翻找抽屉这些小格子。
  道长一无所获,走到门边对他说:“你也别愣着,一起帮忙找找看有没有可疑人员。”
  无量点头,心想总算逃过一劫。
  正要跨出门口,衣橱里发出哐当声响。

  所有人都警惕的回头看去。
  无量一身的冷汗。
  道长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一人打头阵,默默走向衣橱,紧张的打开橱门。
  无量正要动用法术,但在最后关头忍住,他觉得还有转机。
  道长没有发现蛇的行踪。

  里面只放着衣物,以及一个包袱散开在他们眼前。
  道长疑惑的拿起包袱里的木盒子,转身问:“无量童子,这是什么?”
  “私人物品。”
  “我知道是私人物品,里面装的是什么?”
  “没必要告诉你。”这是无量第一次用这么坚决和无礼的态度对待同门。
  其他人说:“不需要在这种小事情浪费时间,我们还是去外面找人要紧。”
  “慢着,”这位道长不肯放弃,“这本书又是什么?”他把盒子交给一名同伴,把书抱了出来。
  道长看着书皮的英,“面写的,是符咒吗?”
  “是洋。”
  “你看得懂洋书?”
  “小有涉猎,是我兴趣,密言宗没有要求不许看洋书吧。”
  道长翻开书本,“里面写的也全是洋?”
  “当然,因为是洋书。”
  “写的到底是什么内容?”
  “和医药有关的。”无量这话不假,医药是炼金术的其一项学科,这书里头有四分之一都是医药类的知识。
  道长粗略的翻了好几页,“我不了解洋,看不懂,没想到无量童子这么有化。”
  无量说:“不敢当,关于这书,我也有看不懂的地方。”他说的是实话。

  道长正要把书合,无量以为这次的小插曲应该能够画句号了。
  忽然间,道长脸色一僵,把书竖起来,将书页对着所有人,“这面的图案,可是玄门的素问五行符?”
  无量沉住气说:“没错。”
  “为什么洋书里头,会出现玄门的法符?这个素问五行符是天下玄门通用的,其效果我记得和医学无关,是用来预测气候以及推算风水的,属于占卜用的法符。你能否解释一下?”
  旁边的道长用力掰着无量的小盒子,“这盒子打不开,似乎用封印封住了,用的不是我们本门派的封印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