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4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剑锋敲了敲钢笔,把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过来,道:“现在的问题是,镇领导班子调整后,如何安置被调整的领导干部?有些同志年龄确实偏大,有些同志有可能跟不上当今经济发展节奏,但我们就因此抛弃他们吗?人家在山里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突然跟一批年龄跟儿女差不多大的年轻干部竞争,然后下来了,然后一无所有,我们的组织不会这点人情味都没有吧?”
  他表面说雾都镇领导班子,常委们都清楚实质在发泄对基层派出所大换血的不满,这几天跑到正府楼哭诉、求情的所领导不在少数,但分管领导是吴大兵,主持改革的是方晟,谁也不便过问。
  方晟严肃地说:“雾都镇领导班子调整是改革试点,尝试班子人选通过考试产生的方式,这不是竞岗竞聘,被调整的同志会有妥善安置,前期双规了那么多局领导,腾出不少位置嘛,到时都可以商量……”
  “哦——”包括厉剑锋在内都舒了口气。
  不料方晟还有话说:“为了避免群众议论较多的带病提拔、带病调动问题,今后凡是领导干部提拔或调动,必须设置三个月冻结期!”

  “冻结期?”卢东皱眉道,“干部任用规定里没有这一条吧?”
  方晟道:“我知道没有,但顺坝情况特殊,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规定。”
  卢东啧啧嘴:“组织部门做事要讲依据,否则人家不服气的。”
  “不服气的事情很多,你卢部长应付得过来吗?”方晟冷然道,“最近双规的这些局领导,哪个在你们组织部门年度测评中不是优秀?审计局傅朱两位,纪委同志下去才两天工夫就搜集了一大堆证据,组织部门真的一无所知?”
  “我……我回去追查相关责任人……”卢东支吾道,不敢再说话。
  方晟又道:“设置冻结期,是为了新领导班子到任后揭盖子,清理前任的遗留问题,当然如果没有原则性错误,组织上对原领导干部还是宽容和保护的,可一旦发现违法乱纪行为,必将严惩不贷,决不姑息!”
  说到这里他猛拍一下桌子,威风凛凛!
  方晟同时揭开雾都镇和基层派出所两场干部选拔改革,引起的官场剧震不明而喻,其效应不亚于孔伟衡被免掉副县长。
  经济领域,由陈家帮等控制的农副产品收购、工程建设等固有地盘分崩离析,小商品市场在或明或暗的流言下人心惶惶,人流量日趋减少,人气日益萧条。因为金红公司已没人管事,有些商户索性来个清仓大甩卖,早早另觅它处。后来终于传来方晟的最新指示,说这块地皮要么恢复中心村,要么着手立项修建进山公路。剩下心存侥幸的商户至此完全绝望,一时间整个小商品市场满是“跳楼价”、“清仓处理”等横幅。

  审计局傅朱两人已经交代了不少问题,随之又有两名副局长、七名中层干部被纪委双规。所涉及的问题已不限于工程审计,还有财政预算资金特别是预算外资金的使用、国有重点项目投资以及市县两级托管的专项基金等。很多人预计要掀起一场廉政风暴!
  原本按兵不动的消费领域终于有了动静,大商场、宾馆酒店、KTV、网吧老板们纷纷报警,指证陈家帮雇佣打手强行索要保护费,逢年过节还强行摊派所谓福利等等,方晟批了四个字:一查到底!
  城区派出所领导们正为即将面临的竞聘上岗惴惴不安,这关头哪敢忤逆县委书记的意思,当下根据举报雷霆出击,一下子抓了三十多个陈家帮小喽罗,又顺藤摸瓜抓获他们的“上线”,九名小头目。不过陈家帮有完美的阻断机制,正如前期移送到清树受审的小喽罗们一样,顶多查到小头目,之后便追不下去了。因为小头目们的“上线”要么不在顺坝,要么通过很神秘的方式联络,总之摸不清幕后者的身份。

  工作千头万绪,忙得焦头烂额的方晟突然接到赵尧尧的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三天后剖腹产。
  这可是天大的事儿!
  方晟立即扔下手边工作,第一时间找苏兆荣请假,然后逐级打报告走流程,订机票。省里有于道明打招呼自然一路绿灯,第二天傍晚方晟便飞抵香港。
  香港的街道一如上次来的那样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但无论是城市面貌还是无形中展示的城市气息,远不如朝气蓬勃的碧海。随着大陆地区加快全球化融合进程,以更开放包容的心态稳步前进,昔日光芒万丈的东方明珠明显失去地理优势和心理优势,继而抱着小市民的心理埋怨、攻讦和指责,唯恐忘了努力。

  当然作为国际性大都市,它在金融市场的地位依然不可撼动,这也是赵尧尧选择在香港定居的原因。
  两天前赵尧尧已经住进香港最好的妇产医院——玛丽华妇科医院,里面有世界级妇科专家和最训练有素的护士,虽说费用高昂得吓人——组合套餐平均每天三十万港币,还只是基础功能,却能提供令人放心和舒心的服务。几乎所有港台明星、内地也有不少高官达贵选择在这里生养。
  行大欺客,想见赵尧尧着实费了不少周折。首先出示身份证和结婚证证明与赵尧尧是夫妻关系——院方规定剖腹产前一天只允许丈夫探视,其他亲戚一律不肯;验明身份后与赵尧尧视频再次确认,方晟笑眯眯对护士说由孕妇确认就行了,何必检查证件,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护士红着脸说防止……孕妇眼神不好……
  之后男护士陪同方晟进入更衣室,脱掉所有衣服后喷消毒水,然后换上医院提供的服装,并没收手机——理由是防止辐射。做完这个步骤男护士再把他转交给两名女护士,一起来到病房。
  “想见你比见省长还难。”进了病房方晟抱怨道。

  赵尧尧正平躺在床上接受护士按摩,浅浅一笑道:“院方要让我们觉得钱花得值,我选的套餐是每天六十万。”
  相当于还没生养已经用掉一百八十万,方晟暗暗咋舌,却说:“我的老婆当然要享受最好的服务,不用在意钱。”
  赵尧尧挥手让护士退出去,方晟迫不及待上前深深吻她,她似乎已不太适应这种亲密,将他轻轻推开,闭着眼睛说:
  “听说你在顺坝不太顺?”
  那就是知道三美护英的韵事了,不知哪个嚼舌头的真无聊!方晟心里恨恨骂道,赶紧笑道:“还好,躲过两次暗杀后对方收敛了很多,以后纯粹是官场上的较量了。”
  “两次暗杀……”赵尧尧轻轻叹气,沉默良久道,“尽管如此你不会改变初衷,对吗?”
  “尧尧,从三滩镇一路走来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你,真的,”方晟诚恳地说,“我犯了很多错误,让你伤心难过,而且……”
  她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说下去,微笑道:“今天说那些干嘛?你该逗我开心才对,我高兴肚里的女儿也高兴……”
  “已经确认是女儿?”方晟惊喜地问。

  赵尧尧含笑点点头。
  方晟喜不自胜,从小宝开始明里暗里已有三个儿子,内心深处一直期盼有个女儿,儿女双全嘛,方晟很在意这一点。
  日期:2018-04-2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