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4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记得我的前任樊书记吗?我已经联络上他的一班博士同学,其中有人愿意踏着他的脚印前进,继续到顺坝挂职!”
  不知为何厉剑锋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默默点了根烟,大口大口吞吸,整张脸都笼罩在烟雾里。

  方晟恍若未见,续道:“当初樊书记引进的十四种山区副食品中雾都镇就占了九种,并已形成一定的生产规模,可惜樊书记遇难后专家组全部撤出顺坝,缺乏后续技术支持和业务指导,目前大概只有一种仍在批量种植,市场效果平平。樊书记的同学并非为了名利——博士生挂职到山区对本身科研项目是有影响的,纯粹为了完成樊书记的遗愿,把山区副食品加工经济搞上去。”
  “没有实践经验的博士生只能在基层挂副职。”厉剑锋拉长脸说。
  “确实是副职,副县长。”
  “什么?”厉剑锋挺直腰杆,“顺坝不缺副县长,他过来就超编了!”
  “下午刚接到市委组织部通知,决定免去孔伟衡同志副县长职务,另有任用,任免文件明天下发。”

  孔伟衡因为农副产品收购问题很不幸撞到方晟枪口,被勒令停职检查。当时厉剑锋等常委坚决站在孔伟衡这边,却因方晟已事先与苏兆荣作好沟通,仅把停职时间从一个月减为半个月。后来孔伟衡的书面检查交了五次,每次到了方晟那边就认为写得不深刻、分析不透彻,退回重写,一直到拖到现在却迎来免职的通知。
  “另有……什么任用?”厉剑锋努力控制情绪,脸颊绷得快要爆炸,勉强地问。
  方晟耸耸肩:“不太清楚,市委会有统筹安排吧。樊书记的同学名叫蔡宇佳,农学博士,之前作为专家组成员来过顺坝,他分管农业、农村、农副产品正好专业对口……”
  “可他跟调整雾都镇领导班子有什么关系?”厉剑锋被方晟虚虚实实的招数磨得快失去耐心。
  “副县长兼雾都镇书记,雾都镇那边重点抓山区副食品产业链,当然主要精力还在县里,继续完成樊书记未下完的那盘棋。”
  不知为何提到樊诚健,厉剑锋似乎浑身不自在,沉默良久道:“这也是市里的意思?那还用商量什么?”

  方晟笑道:“市里怎舍得把堂堂的农学博士、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成员放到山区里当镇书记?事实上兼雾都镇书记是他主动提出的,我考虑了一下,觉得是个不错的创新,虽说不指望短期内提升镇领导班子整体素质,但博士就是博士,很大程度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没准我们都能沾点书生气。”
  厉剑锋声音低沉地说:“如果这样我建议镇长不要动,保持雾都镇工作的衔接和稳定。”
  “雾都镇长已经五十四,就算不动隔两年也该退二线了,我们不是说好拿雾都来试点,适当调整班子推行干部年轻化么?”方晟绵里有针笑道,“城里局机关一大把副科正股排队等着进山呢。”
  “方书记准备怎么安排?论资排辈,还是抓阉?”见方晟在调整镇领导班子问题上毫不让步,厉剑锋又想不出反驳理由,心里说不出的火气,讽刺道。
  方晟象没听懂他的含义,笑了笑道:“组织一场笔试!”
  “以考试决定镇丨党丨委班子人选,我个人认为未免……失之轻率。”

  由于厉剑锋不置可否,方晟把雾都镇领导班子调整方案拿到常委会讨论,引起强烈反弹,组织部长卢东不得不率先表明态度,斟字酌句地提出自己的观点,本想说“未免儿戏”,话到嘴边临时改成“失之轻率。”
  卢东的确不敢轻率。
  市委组织部闪电般免掉孔伟衡副县长职务的通知,尤如投下一颗重磅丨炸丨弹。官场惯例干部能上不能下,即使下也得有充分理由,比如贪污受贿、严重失职、个人作风问题等等;上级组织部门免掉一名县处级干部也会慎之又慎,反复征求意见,并结合县常委会结论,象这样毫无征兆、没有明确理由就免职,虽说“另有任用”,任用决定却迟迟没下达,估计也没什么好位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市领导对方晟的支持毫无保留,达到言听计从的程度!
  反过来想一想,对市委组织部来说撤换县常委算什么?还不是象孔伟衡那样说换就换,一纸公文而已!
  方晟纵使改变不了顺坝,改变常委会组成的能力还是有的。
  因此常委们尤其卢东、蔡佑铭、穆宏等人对方晟更加敬畏,不敢轻易正面对抗。
  不过瑶山属于厉剑锋分管,几个镇书记镇长都是他一手提拔,从这个角度出发,卢东等人又不能不表示力挺。
  蔡佑铭也言辞谨慎地说:“组织部门考察任用领导干部是全方位的,要结合德、能、勤、绩、廉等方面,还有群众测评等等,这些内容靠一张试卷如何反映?有的同志擅长管理但考试不行,有的同志擅长考试但能力一般,所以……是不是采取考察和考试相结合的方式,更能全面反映问题。”
  吴大兵表示支持:“高考一张试卷定终身,向来被大家所诟病,所以单纯考试来决定进领导班子,个人认为还是结合组织考察。”
  方晟看出来了,吴大兵在常委会立场或左或右并非见风使舵或别的原因,而是他考虑问题对事不对人,完全从问题本身的是非出发。
  “组织考察和考试各占一半吧。”章雄安也认为方晟的做法太激进。
  张真本想支持方晟,看看常委会风向不对,知趣地闭嘴不言。吴维师眼睛半睁半闭,乍一看好像睡着了。
  “厉县长还有什么看法?”方晟主动询问。
  厉剑锋半软半硬道:“该说的上午已经说了,我的看法跟常委会大多数同志一致。”

  言下之意我是多数,你是少数。
  方晟干咳一声,道:“看样子大家都是高考制度的受害者,提到考试个个深恶痛绝……”
  有人笑起来,卢东却说:“方书记,穆书记可是京都农业大学高材生呢。”
  “难怪穆书记不反对考试,”方晟笑道,“大家一听考试就反感,却忘了问我考什么。选拔镇领导班子需要考什么内容呢?当然不是数理化,也不考英语、时政,不写作文。我要考的问题很简单,大致两个方向,一是如何根据当地特色农业发展经济,二是面对常见的纠纷如何处置,当然出题目时会更加具体。我的题目没有标准答案,完全是开放式的,只要你言之有物,有措施有对策有思路就行。大家觉得这是考试吗?其实还是考察嘛!”

  吴大兵道:“这是组织谈话的另一种形式。”
  “组织考察也是必须的。”卢东还不服气,这样一来似乎弱化了组织部职能,原来可以全权操作,考察结果都由他说了算,现在一切公开化、透明化了,以后还用组织部干什么?
  方晟神情自若:“如大家所说,考察和考试要同步进行,两方面结果相结合,具体方案雄安书记和卢部长共同讨论,形成初稿后提交常委会通过。”
  章雄安点点头:“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