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4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沉吟良久,问:“如果仅仅这些群众反映的问题,对于审计系统领导干部来说倒很常见,我奇怪的是,上次常委会我提出撤职查办竟遭到强烈反对,不惜通过投票表决来对抗,你觉得是有意让我这个书记难堪,还是真心实意保他俩?”
  张真略一迟疑,道:“我也是去年刚调过来,有些事了解得不太具体……”
  “张书记,作为省委组织部下派干部,你要明白一点,那就是组织部对你的考核是动态的,很多情况他们不说不代表不知道,”方晟开诚布公道,“上面为什么把你放到纪委书记的位置?就是希望牢牢掌控监督党员干部的利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可惜从去年到现在,你并没有——或者说尚未达到上面预期的那样,敢于旗帜鲜明跟恶势力作斗争,这是很遗憾的……”
  “我有过,刚来的时候年轻气盛,逢会必吵,还成立了几个专案组,”张真激动地说,“但是……那帮人太卑劣了,居然威胁我远在省城上幼儿园的儿子!那天我爱人接他回家,发现小书包里居然有把血迹斑斑的菜刀,两人都吓懵了,儿子稀里糊涂说不清楚是否有人碰过小书包,报案也没用,谁知道那帮人躲在哪个阴暗的角落?这件事成为我们三口之家的噩梦,之后我再也不敢……但我敢以党性发誓,我绝对没收过一分钱好处!”

  “收买,威胁,再不行就暗杀,他们的手段如此简单却如此有效,把好端端的顺坝搞得乌烟瘴气!”方晟感慨道,“可是你怕,我怕,大家都怕,那帮人就愈发嚣张,愈发横行霸道,于是一条本可以为民造福的进山公路成了小商品市场,本可以解决山区老百姓生活问题的农副产品成为极少数人牟利的工具,灰色利益链,看不见的黑手,肆无忌惮笼罩着顺坝县,你说什么时候才是头?”
  “只要能解决我儿子的安全问题,我保证一查到底!”
  “你没申请警方保护?”
  张真苦笑:“象我这样的副处级到省城算什么?便衣丨警丨察守了两天就因为参与其它大案撤回了。”

  方晟沉思了几分钟,道:“我可以保证!从今天起你着手调查,省城那边我有办法!”
  “真的?”张真惊喜地问。
  方晟笑了笑:“连续两次躲过暗杀,杀手们全军覆没,你以为是侥幸?”
  “我这就回去部署!”
  纪委下决心调查,手段其实很简单。当天下午张真从清树请来审计事务所人马,在大队丨警丨察的保护下分成三组对今年以来审计局的工程审计项目进行再审计。为防止潜逃,方晟拍板同意对傅朱两人监视居住,软禁在家中不得擅自外出。

  这时芮芸将经过大数据系统分析的结果发过来,百密一疏,金红公司到底有两笔账出了差错,仅通过简单的付现金然后存入关系人银行卡里,两笔分别是:
  存入旧城改造办公室雷主任的爱人银行卡一笔,40万元;
  存入交通局毛局长女儿银行卡一笔,50万元。
  时间大抵是城北中心村拆迁前后,比贾局长收取银行卡稍早些,可见所谓进山公路从立项就是谎言,拆迁目的就为了建成小商品市场!
  方晟没有通过常委会,而是把这些证据直接移交给清树纪委。隔了两天清树纪委在两辆警车的保护下直接从办公室带走了贾局长、雷主任和毛局长!

  顺坝大哗。
  厉剑锋专门到方晟抱怨,说市里到底讲不讲沟通协调,三位正科级领导干部说拿就拿,事先都不打下招呼,哪里把基层组织放在眼里?这样下去会严重挫伤基层同志的积极性!
  方晟微笑道厉县长的心情可以理解,我刚刚打电话了解过,清树方面回答是这三位同志不止收了点贿金那么简单,而是关系到市管干部的调查,为防止走漏风声,市纪委才采取突然袭击方式。
  市管干部?厉剑锋愣了一下,试探道哪位市管干部,方书记能不能透露一下?
  方晟爽快地说换别人我肯定不说,厉县长的组织观念和原则强,肯定会保守秘密——告诉你吧,市里下一步准备调查前县委书记居德平!
  啊,人家已经退休好几年了!厉剑锋震惊道。
  方晟摇摇头说你的观念不对,现在实现的是领导干部重大责任终身制,退休照样跑不了。
  奇怪的是厉剑锋丝毫不见紧张,反而郑重点点头说必须这样,才能对领导干部形成有效约束,我双手赞成!

  此言一出,厉剑锋知道自己又上当了!
  原来方晟压根没指望他同意七个乡镇全部交流,或者说方晟只是吓唬他而已,真正目的就是调整雾都镇领导班子。
  原因……不用多说,以方晟的嘴皮功夫能滔滔不绝说几十条理由,但厉剑锋明白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
  方晟认定上次遇袭事件中,雾都镇书记和镇长起到了为虎作伥的作用,正是他俩与厉剑锋一唱一和,将方晟拖延了半个小时,为那帮杀手争取到充分的准备时间。
  厉剑锋虽然阴鸷内敛,倒也很光棍,既然已落了后手索性退让半步,问道:“方书记打算如何调整雾都镇班子?”
  方晟并没有直接谈方案,而是说:“当前顺坝存在一个怪现象,暂且称为‘任用围城’吧,即城里的干部想进山,山里的干部想进城,有这回事吧?”
  “不错,这是山区县城特有的现象,”厉剑锋难得露出笑意,“山里的干部认为条件艰苦,宁可降半级也要千方百计进城;城里的干部呢就冲着进山提半级,觉得只要能提拔,天大的苦也吃得来。等真给他们一交换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山里的条件那真是很苦,种种拎不上台面的小事搞得你没脾气;进城的人呢觉得城里生活也不过如此,空气没山里好,水也没山里干净,这个半级降得冤枉。两拨人都想回到原来的生活,所以方书记称为‘任用围城’,概括得确实精辟!”

  方晟叹道:“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因为围城现象的存在就打击年青干部踊跃进山的积极性,昨天我在组织部看到几十封主动申请进山工作的信件,要求进步总是好事对不对?另外雾都镇书记、镇长任期都超过三年,按说可以动一动了……”
  “这几年雾都的经济搞得不错,各项指标处于各镇上游水平。”厉剑锋不着痕迹补充道。
  “能力强的领导要充实到更重要的岗位啊,”方晟从容应付道,“我希望通过适当调整,降低镇领导班子平均年龄,虽然还做不到年轻化,至少要向年轻化方向发展,让市里知道顺坝正在努力,厉县长觉得呢?”
  厉剑锋深知以苏兆荣为首的市领导对自己是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也无意讨好奉承,但身为县长,必须服从官场主流和趋势的一些做法,否则会让政敌抓到把柄。他不想提拔,也不想调到清树任职,就是希望在顺坝安安稳稳混到退休。
  “雾都镇领导班子平均年龄四十七岁,确实偏大了一点。”他口是心非道。

  “要降到四十岁以下!”
  “什么?”厉剑锋怀疑自己听觉有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