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2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意如知道师父的心思,她临终的那些话其实是反的。师父多么渴望能光大门户呀,但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对她们师徒关闭了成功的大门。尽管顶着文当山正宗的头衔和宗教协会执委的资格,但是她们没有资源,没有人脉,只有没用的傲气和不当饭吃的节操,最后只能是一无所有。

  那一年,有徐姓音乐教师夫妇把女儿送上山来求救。安意如出手相救,徐姓教师夫妇说这孩子是超生的,而且病的这么重,如果带回去,不但会让父母丢了工作,也会拖垮整个家庭。于是安意如便收下了这个七岁的小徒弟。二十一岁的少女不但是师父和姐姐,更扮演了母亲的角色。
  她有两个弟子,比起年纪稍大,为吃一顿饱饭而进山,学道医技艺从来不怎么用心,却十分热衷山外世界的林琼娥来,徐畅姌的天真和质朴更让她喜欢。师徒相伴患难与共多年,情同姐妹又似母女,为了徐畅姌,她什么都愿意付出。
  徐畅姌把晚宴上的遭遇带回去,安意如从弟子的眼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光芒。她虽然不谙世故,但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要比徐畅姌更懂得男人。所以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出面保护这傻丫头,那个叫李牧野大混蛋必定不会放过这丫头。所以她才要跑到特调办去闹。像一只保护孩子的老母鸡,如果不能全身而退,便宁肯付出自己。
  李牧野看到她的一瞬就猜到了她的心思,同时也有了收安意如的打算。徐畅姌对于小野哥而言实在谈嫩了。他早已习惯被特调办的四个年轻人尊为长辈,在心理年龄上,似乎已没办法接受太年轻的女子做情人。而安意如则不同,她实力惊人,纵然不及白无瑕的境界,也逊色不了多少。

  收下她的因素有三。
  第一,李牧野知道经过那天的夜宴后,太极道门跟特调办注定牵扯不清,既然决心建立合作关系,就不要有什么扭捏虚套的打算,因为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所以这种合作关系务必是牢靠的。为了这一点,师徒两个必须有一个进入到李主任的生活当中来。比起青涩的小道姑来,眼前这位丰腴纯美的同龄人显然更符合小野哥的胃口。
  第二,白马会和安知远去了南海,他们是去做生意的,当然要从商界发展。而在南海地区的江湖,李牧野还需要一个强力的支点来扩大影响力。安意如与安知远同宗,更容易建立合作的关系。
  第三,为了娜娜。李牧野希望能坐实跟太极道门师徒的绯闻,让娜娜绝了内疚的念想,心安理得的做好林太太。一辈子幸福的生活下去,这是哥哥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事情。

  安意如已经足够放松,此刻气氛也足够唯美浪漫,但李牧野并不打算就此展开行动。他久历情海,见惯了风月,太了解女人了。深知像安意如这样的女子,身子可以被力量征服,但骨子里的傲气却不能用权势来降伏。要让她死心塌地的把一切交给自己,就必须先降伏她的傲气。
  权势和财富的确可以得到很多女人的身体,但是好女人绝不会为权势和财富爱上任何人,她们只会为男人的英雄气概,英俊相貌,强悍身体,幽默谈吐和勇于担当之类的因素所打动。而像安意如这样的奇女子,在这些优秀品质之外,或许还需要加上一点点情怀。
  “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去南海吗?”李牧野递给她一杯红酒,然后贴身坐到她身边,面对面继续说道:“先别急着猜测,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知道在你心中我是个怎样的人?”
  “我和小畅畅来京城也有几个月了,倒是在那个圈子里听到一点点关于你的传闻,都是很片面的,把你说的也是异常卑鄙邪恶,甚至是恐怖。”安意如道:“从他们嘴里听到的,你就是一急功近利搜刮财富,出手歹毒无所不用其极的奸佞恶人,但我知道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坏东西想害你却没成功,足以说明你至少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了。”

  “那你倒是说说我应该什么样?”
  “枭雄,一个让人害怕的男人。”安意如老实的回答道:“如果这世上有几个王八蛋恨你,那说明你是个好人,可如果我认识的所有王八蛋都对你又恨又怕,那你一定是个很可怕的男人,既然是枭雄,就没有什么善恶的分别了。”
  “这个说法蛮有趣的,你们出家人不是最喜欢讲善恶的吗?”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劝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安意如端着酒杯凝视着李牧野,道:“古往今来,哪个枭雄的野心不是包裹在一个家国天下的高尚情怀中?善还是恶,谁又能界定?曹操是盖世奸雄,他要终结东汉末年的天下乱局,不杀人怎么能办到?可谁又能说清楚他杀人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天下?”
  李牧野道:“你会不会太高看我了?”又道:“我这个人其实从来没有多大野心,而且行事霸道毒辣,不擅隐忍,绝非曹操那种多谋善断能屈能伸的枭雄之辈,如果你知道我入京一年多来的作为,就该知道我更像是项羽那种人物。”
  安意如道:“李牧野,原来不但奸诈,而且还很喜欢吹牛。”
  李牧野对着她轻轻吹了口气,道:“吹牛我不在行,不过我会吹气如兰。”
  “真讨厌。”安意如笑着躲避,道:“如果你不是一个为了实现个人野心的枭雄,又何必弄那么多钱,折腾这么多事情,惹下那么多的对手?”

  “我必须承认,我是一个凶恶的人。”李牧野道:“我凶恶不是因为天生邪恶,而是因为我不幸的选择了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邪恶对手,如果我不够凶,不够恶,只是宗教界那帮人就足够把我剁碎嚼烂了,你们都知道我派人办了很多案子弄了很多钱,却没人知道我自己一个月的吃穿出行用度不过三五千块钱,如果说是为了权,其实只要我点头,他们随时都愿意把我摆到一个更高级别的位置上去。”

  安意如不解道:“不为了财,也不为了权,那你究竟为什么要做这江湖和庙堂两个世界的公敌?”
  “因为有些事必须有人来做。”李牧野道:“我不是一个有很高尚情怀的人,但我知道这个民族已经到了一个关键阶段,总需要一些人站出来,跟那些浮华于外,腐化于内的王八蛋对着干。”
  “说实话,我只怕很难相信你的话。”安意如抿着嘴,审视着眼前的男人。近距离的接触,男性气息喷在脸上,顺着发髻钻进脖子里,让她的身和心一块痒起来。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用手拉了拉衣襟。
  李牧野忽然后撤,留意到安意如眼中一点点失落,停下动作,道:“我不需要你现在就相信我,因为这个逻辑并不难理解,如果我的兴趣是财富,那我早就可以马放南山了,而如果我的兴趣是权力,又怎么可能做那么多费力不讨好,破坏安定团结环境的事情?而你所以不愿意相信我,只是因为我对你用了一些让你反感的手段。”
  日期:2018-08-1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