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9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不是鼓动村民们抗议吗?那我干脆就站在村民那一方,那块地该退回去的还是要退回去,耽误了农时,那就计算出村民们这半年多的损失,然后由天石县衙门负责赔偿,反正是你们征了不该征的地,稍微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应该的。
  村民们既没有损失土地又拿到了钱,要是还敢出来闹的话,那理可就到了我这一边,到时候不管我采取什么措施都是应当应分的。”
  萧晋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金景山不是上面空降的什么镀金干部,而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爬进巡抚衙门的,智慧和手段不可能会比只在一个知县身边呆过几年的华芳菲差,连她都能想出的对策,没理由他会想不出来。

  更甚至,马建新很可能也知道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那么,他做这样明显对他也没什么好处的事情,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他已经被金景山招了安?
  这个想法一出来,萧晋就悚然一惊,不过紧接着又摇了摇头。
  不对,我能给他的利益已经实实在在的开始进行了,以他那奸猾的脑子,应该还不至于被金景山的几句空头支票给策反,毕竟金景山只是巡抚衙门里的长史,对他的作用并不比陆翰学和邓兴安大多少。

  也就是说,他这么做的目的很可能并不是在针对我。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萧晋无意识的端起一杯已经有些变凉的茶水,华芳菲见状,就拿起茶壶清洗,再次泡起了茶来。
  当一杯滚烫的新茶替换了他手中的凉茶时,他忽然脑海中一闪,对华芳菲道:“你继续站在金景山的角度来跟我说一下这件事发生之后的各方反应、以及你的应对。”
  华芳菲想了想,说:“这件事一出来,环保署按我吩咐做事的人肯定会成为领导的重点询问对象,我的行为也就没了什么秘密可言,巡抚和副巡抚大人们都会来找我谈话,脾气火爆的可能还会训斥我一顿,并勒令我快速妥善的解决掉这件事。

  我会趁势说出我的想法,官府的名誉和威严不容受损,所以我的想法必然会得到一定的支持,紧接着就是巡抚衙门的主要领导开会表决了,一旦通过,我就会……”
  “停一下!”萧晋出声打断道,“平衡与制约是华夏通用数千年的帝王之术,没有哪个地方的领导班子是绝对团结和睦的,巡抚级别的衙门更不可能出现一言堂,这也就代表着,你的提议至少不会被你所在圈子之外的团体接受。
  如果这个时候有心人借题发挥的话,成功打击到你和你圈子的可能性有多大?”
  华芳菲蹙眉沉吟片刻,说:“如果那位有心人能拉拢超过半数的投票,那我和我的圈子肯定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但是,我认为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能在巡抚衙门里轻松掌握超过半数投票的人,已经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劲来借题发挥了。
  因此,我觉得会提出反对的人一定是衙门里的少数派团体,他们想通过这件事压住我这个大团体领导的左膀右臂,从而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萧晋闭上了眼,问:“巡抚衙门里势力最大的人是谁?”
  “自然是正印的巡抚大人,”华芳菲回答说,“我听段学民说过,巡抚衙门里一共分成了三派,巡抚大人成功拉拢了两位副知州和布政使,再加上金景山等人,总共拥有了十七张票权中的九票。
  而知州大人则与剩下的一位副巡抚结成了同盟,各自收拢的票数有五张,剩下的三张则为中间派,平日里不怎么参加省里的具体政务,但拥有至关重要的投票权,所以他们会倒向哪一方要看情况。”
  萧晋快速分析了一下这三派的构成和各自实力,又问道:“段学民的靠山属于哪一派?”

  “他的靠山就是知州大人。”华芳菲说完又想起了什么,接着道:“对了,听说马建新去年最倒霉的时候,曾经想巴结一位副巡抚但没有成功,而那位副巡抚正是知州大人的同盟。”
  萧晋猛然睁开了眼,里面精光闪烁。
  “我们先假设马建新后来又成功跟那位副巡抚搭上了线。段学民已经完蛋了,知州大人不是他爹,肯定不会一心为他报仇,所以接受马建新投诚的可能性很大。
  那么,如果他们有件重要的事想要通过会议表决,为了避免巡抚那一方刁难,就利用金景山和我的矛盾借题发挥,然后再对金景山发动猛烈的攻击,迫使他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倒戈,一举消除掉巡抚一方的绝对优势——你觉得这种情况的可行性有多少?”
  华芳菲没有想到这一步,所以闻言惊讶道:“你是说,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圈套,从金景山决定派出环境督查小组的时候开始,马建新和他背后的领导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利用这件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萧晋摊开手:“马建新是个标准的利己主义和机会主义者,别说损己利人了,他连无用功都绝不会做,因此,这件事必然能带给他好处,而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
  “借你的事来得他的利,这一手空手套白狼玩儿的太精彩了。”华芳菲忍不住赞叹道,“如果这是马建新想到的主意,那他当这个天石县的县令还真有点屈才了呢!”

  “主意是谁出的不重要,”萧晋呲着牙恨声道,“重要的是他们拿小爷儿当垫脚石这件事绝不能忍。”
  华芳菲挑起眉:“你想破坏他们的计划?可是,他们的诉求和我们的利益并不冲突呀!而且,在我看来,为了搞定金景山,他们必然会准备好足够有威慑力的武器。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再也不用因为金景山这个人而苦恼了,你的悬崖电梯可以开始建设,瑶泉水厂也可以顺利开工,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就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闻言,萧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说:“我现在终于知道当初你为什么会愿意答应房代云用身体去拉拢县衙里的人了,除了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之外,其实你骨子里也是一个唯结果论者,对不对?”
  华芳菲娇躯一僵,紧接着脸色就变得煞白,低头沉默良久,幽幽开口道:“是的,当年所有的选择,最终说服我去做的,其实都是我自己。尽管非常的痛苦,但我知道那是对房代云最方便最有利的选择。”
  “既然现在跟了我,那你就要适当的改变一下自己的三观了。”萧晋没有继续刺激她,而是又端起一杯茶喝掉,说,“在我这里,结果虽然很重要,但它重不过感受,包括我自己的、你们的和无辜人士的。

  你记住,一种方式不管能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好处,只要它伤害到了无辜人的利益或感情,那就不能用它,除非你有足以弥补一切伤害的补救措施。”
  日期:2018-03-0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