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9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环保署环境督查小组的组长赵志刚也希望时光可以倒流,那样他就会找理由拒绝掉来天石县的这项任务,哪怕署长话里话外的流露出要提拔他的意思。
  从古到今,官老爷最喜欢欺负的就是平民老百姓,最怕的也是平民老百姓,因为他们宽容、懦弱,只要有一口饭吃,就不在乎你今天在他们头上拉的是什么味道的屎。
  聪明的老爷会在拉屎的同时做好安抚工作,比如把也在他们头上拉屎的非官老爷找几个出来堵上菊花,拉屎的人少了,他们自然感恩戴德。
  然而,要是一不小心拉屎的人太多,把老百姓仅有的一口饭都给变成了屎,那他们就会瞬间从温顺的牛马变成吃人的猛兽,掀翻头顶上的腚,甚至连老天的菊花都能堵上。
  赵志刚明白这个道理,自认为自己也没拉过几次屎,所以他想不通,眼前这些群情激愤、把他们督察小组车队给围的水泄不通的农民为什么会这么的愤怒。
  听听他们都在喊些什么,贪官污吏、草菅人命、还我征地款……
  老天爷呀!环保署这几年才算开始有点油水,可那也是开工厂的老板们给的,我什么时候拿过你们的一针一线?草菅人命这样的帽子是随便能往官老爷的脑袋上扣的吗?还征地款,你们的地马上就要退还给你们了,凭什么还要征地款?就算要,也别来找老子要啊!
  身为环保署的官员,赵志刚经历过各地衙门的刁难,也见过一些有实力的老板们的威胁,唯独没有遭遇过老百姓的围堵,面对这种状况完全没有经验,脸都吓白了,躲在车里不敢出去。

  看看坐在前面副驾驶新来的科员,小姑娘早已花容失色,望向他的目光中满是无助,这让他鼓起了一些勇气,对身边的秘书大喝道:“再打电话给马建新,问问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到现在还不过来?”
  同样一脸惊惧的秘书慌忙低头拨号,就在这时,外面的农民们发出一阵骚动,紧接着便被两队穿制服的人给分了开来,前车司机见状慌忙踩油门驶出了包围圈。
  看着那些激动的百姓被丨警丨察人墙死死的拦住,赵志刚才长长松了口气,掏出手帕擦擦额头的汗水,又对秘书说道:“告诉马建新,这件事我们会如实向巡抚衙门禀告,让他做好准备解释吧!”
  “解释?那个什么督察小组组长是第一天当官么?”
  天石大酒店十二层的一间套房内,萧晋收起手机,站在窗前望着下面慢慢散去的村民,叼着烟撇嘴说,“不等他回到省城,这件事就会在江州省内的相关网站和社交媒体上传的沸沸扬扬,激起民愤的是他督察小组,不是马建新。
  而且,这件事处理的既快速又稳妥,没有过激行为,也没有人因此而受伤,马建新非但不需要解释,还应该为此而受到嘉奖才对。”
  华芳菲就跪坐在他身后不远的一张茶桌前烹茶,一举手一投足都极富韵味,桌上还燃着一支檀香,青烟袅袅,搭配上她月白底蓝色绣花的旗袍,场景美丽的就像是一幅画一般。
  此情此景,正该安静的欣赏美人煮茶,萧晋却在谈论毫无美感的勾心斗角,实在是牛嚼牡丹、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不过,华芳菲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甚至都没有影响到她泡茶的心情,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几杯茶盏便如梅花瓣儿一般摆在了圆盘之中。
  她也没有邀请萧晋,自顾自的端起一杯轻嗅了嗅,然后一饮而尽,这才用毛巾擦拭了一遍双手,开口说:“激起民愤是一件性质很恶劣的双刃剑,稍有不慎就会伤及自身,马建新居然会出这样的主意,说明他是一个标准的赌徒,喜欢险中求胜,跟先生你称兄道弟倒是绝配。”
  萧晋转身来到对面坐下,端起一杯茶咣当一下灌进嘴里,然后咂吧咂吧嘴,煞有介事的点头说:“嗯,好茶!”
  华芳菲抿唇一笑,说:“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恭维女人的水平可不像现在这么浅薄。”
  萧晋身子往旁边一倒,半卧着懒散道:“我是个现实主义者,最讨厌做无用的事情,恭维你,你也不会变成我的女人,干嘛还要浪费脑细胞和口水?”

  华芳菲眨眨眼,看着他问:“难道咱们当时初次见面,你就想让我做你的女人?”
  萧晋耸耸肩,说:“当时还没有想,那只是我见到漂亮女人时的一个习惯,先留下一个深刻一点的印象,如果之后想了,再做什么也不会显得多么突兀。”
  “我明白了,先生这是广撒网,就等着鱼儿主动钻进来,还真不是一般的狡猾呢!”
  萧晋哈哈一笑,又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正色道:“不说闲话了,你比我了解官场,对于这次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我现在心有点乱,说出来让我换换脑子。”
  华芳菲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心乱了,是因为这件事完全由马建新主导么?”
  萧晋也不瞒她,点点头躺下,枕着双手说:“我总觉着马建新这一次表现的太好了,以他滑头的性子来看,不应该这么乖才对,虽然可以确定他暂时没有背叛我的打算,可这不代表他不会在做事时隐藏一点对我不利的小心思。”

  在非洲大草原上,最危险动物不是大象、狮子和猎豹,而是一只只形容猥琐的斑鬣狗。他们的个体力量不大,却喜欢成群结队,看上去畏畏缩缩的仿佛谁都可以上去欺负一下,却胆大到敢从狮子的口中抢食。
  他们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有利可图就一拥而上,见势不妙撒腿就跑,毫无尊严和荣耀可言,让像大象、豹子这种主流意义上的强者都头痛不已。
  马建新就是一只人群中的斑鬣狗。不尊道德,不知恩义,头顶一个大大的“利”字,寻找并依附一切能够带给他好处的强者,一旦那位强者无法再为他带来利益,他就会瞬间翻脸,毫不犹豫。
  从人格的角度上来说,他比马泰华还要低贱,但相应的,他也比马泰华要安全许多,只要能始终在他面前保持强者的能力,他就一定会乖乖的。
  所以,对于这次事件中马建新的行为,萧晋心里有些不踏实,可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的问题,这让他很是苦恼。

  华芳菲沉思良久,摇头说:“我想不出马建新在这次事件中暗藏了怎样对你不利的小心思,但是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很看好他的这个办法。因为,如果我是金景山的话,就绝不会一上来就服软,而是强硬到底。”
  萧晋霍然坐起身,震惊的看着她,眼珠子溜圆。
  知道他已经明白了什么,但华芳菲还是自顾自的用金景山的口吻继续说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