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7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弟子们都排斥这里,里面静得可怕,进来后会有一种迷失感,仿佛深陷时间凝固的异空间,叫人不安和害怕。

  只是在竹林边缘徘徊,倒还可以接受,可是要深入到阴森得连阳光都难以寻觅的内部,没多少人喜欢了。
  那里,连知了都噤声不语。
  唯有他反常,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定时去竹林心散步。
  有人说过里面有许多毒蛇出没,一不小心会在落叶堆里踩到。
  有些毒蛇毒性极强,被咬一口后,有弟子来不及施行法术治疗,暴毙了。

  这不是传说,每年都要从里面抬出几具尸体。
  连掌门人都奉劝大家没事不要去竹林闲逛。
  可是,说是这样说,掌门人却并没有把竹林强行封锁起来。
  无量心想,这分明是恶意在引诱他这种人。
  他正是那种越是禁止某事,反而越想去深入了解的人。那些被毒蛇咬死的人,估计和无量是同一种性格。
  走在厚厚的竹叶,草鞋踏碎叶子时发出诡异的声响。
  这一点搭配,对无量来说还是个谜,僧袍分明是以丝绸做成,颜色低调,实际奢华无,价值不菲,却偏偏搭配一双朴素的草鞋,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阵寒冷的风迎面吹来,把他的黑色衣袍吹得翩翩起舞。
  密言宗以黑为根基,认为阴阳之,黑白强大;
  密言宗的教义是:黑诞生了白,一旦“白”这一方强盛起来后,黑便会吞噬掉一部分的白,维持世间平衡。
  无量觉得这种教义太过偏颇,不是正确的阴阳之解,他心目的阴阳平衡,是黑有白,白有黑,互相依赖,互相抗衡,没有谁谁强大,也分不清是谁诞生了谁。

  而密言宗对白存在一种难以抹去的偏见,大概是介怀他们的创派人岩陀祖师的背叛。
  岩陀祖师创立教派的时候,是以白色为教宗,自从岩陀被赶下山以后,白色成了密言宗最忌讳的颜色;
  在密言宗里,连书本都是黑底白字的,甚至弟子们使用的餐盘、被单,都用黑色,墙壁一律铺木板,或者干脆涂黑漆,总之那么大的建筑物里头,没有一面白墙;
  院子里也不栽种白花,遇白鹤驻留,便会被认为是不祥之物。

  除了晨雾和云朵不可改变以外,他们把身边的事物尽量转变成黑色,连吃的豆腐,都加入芝麻做成黑的。
  可见密言宗对白色厌恶到了何种扭曲的境界。
  要看见白颜色,有时候是一种奢侈。
  是这样一抹久违的雪白,忽然间闯入了无量的视野。
  他屏住呼吸,凝神望着面前翠绿的竹节盘旋往下的白色小蛇。
  它的白,令人行动,胜过雪,胜过玉,白的无暇,白的叫人心肝颤颤的。
  约摸两指大,身形细长,行动优雅如音符,缠绕着翠竹往下攀爬,时不时吐出猩红的蛇信子,发出极具威胁的嘶嘶声。
  看样子,它也注意到了无量的存在,在暗示他不可打搅它的行动。
  无量见它一路爬行到地面,朝自己脚边而来。
  心脏一阵加速,该跑,还是该停住,他一时间难以做出判断。
  林或许不止它一条蛇,乱跑的话,反而有可能会踩其他蛇类,不如地不动,静观其变。
  但愿这条蛇能够蠢一些,把他当成一棵黑色的竹子绕路而行好了。
  但是无量的想法太天真。
  白蛇沿着他的草鞋往他脚踝爬。
  他感觉到蛇收紧他小腿肚时的疼痛,一阵皱眉,悔恨自己先前为何要一动不动任由它接近。

  小小的白蛇绕到他的腰间,从衣襟缝隙探头而出,沿着他纯黑的僧袍后背一路经过他的后脑勺。
  忽然间,他听到白蛇猛地嘶叫一下,接着张开锋利的双齿咬向他的脖子。
  无量瞬间闭眼睛,心想躲不过了,更异的是,他竟产生一种解脱感,若是给蛇咬死了,说不定能结束掉他孤独的人生。
  炼金术非但没有给他制造幸福,反而叫他成为被世人孤立的对象,从此失去过正常人生活的权利。
  他早想死了。
  何况,死在这样一条花纹漂亮的小蛇牙齿下,也不浪费。

  耳边发出嘎吱声。
  无量惊愕的扭头一看。
  白蛇嘴里咬着一截巨大的黑蜘蛛,它正把蜘蛛咽下。
  无量反应过来,这条白蛇的目标不是他,而是不知何时掉在他肩头伺机而动的毒蜘蛛。
  若不是它,无量可能已经给蜘蛛扎脖子,然后口吐白沫而亡。

  白蛇把蜘蛛完整的咽进去之后,仿佛累了,蜷缩在他肩头休憩着。
  无量哭笑不得,它莫非真的把他当成一棵竹子了?
  难道刚才吃掉蜘蛛并非救他,而不过是因为饿了,才爬他这棵“竹子”,仅为了一饱口福的?
  他犹豫着,是否要继续行走,要是惊动了白蛇,说不定这回会真的给它咬一口。
  本来是求死心切,脚步便不自觉的抬了起来。
  他缓步前行,和平时无异,踱步林,想在死前最后欣赏一眼这里深幽的美景。
  没有预料的是,小小的白蛇并未给他惊吓到,而是换了个姿势,缠绕住他的臂,稳稳的趴在他肩头闭目休息。
  它不怕他害他?竟这么放心的把双眼闭?
  他可是活的,这条蛇感觉不出来吗?
  他有心跳有呼吸,绝不是一根竹子,随时可以抬起手掐死它,或者拽断它的身体。
  可是小蛇却毫无戒备,那样慵懒单纯的倚靠着他睡觉。
  无量想不明白,莫非这条蛇也像他一样只求一死?
  不知不觉,他竟然已走出了竹林。
  他试探性的抬起手指,碰了碰蛇的头部。

  冰凉光滑的触感让他指腹回味无穷。
  蛇苏醒过来。
  无量把它当成一个人那样对话,“回去你的竹林吧,我也得回去吃晚饭了。”
  白蛇沿着他的衣袖往下爬行。

  无量顺势蹲下去,把手伸向地面。
  谁料到,白蛇非但没有爬到地面,而是扭头一转,呲溜进了他的衣袖。
  无量慌忙扒开衣袖探寻,身后传来掌门人的说话声。
  无量立即把袖子藏到身后,“不须掌门,你好。”

  青不须站在几步外若有所思的望着他,“你每日去竹林,有何乐趣?”
  “我喜欢安静。”
  “弟子都觉得那里头静的可怕,而且有蛇,这些年咬死过不少弟子,我说过,没事最好不要进去。”
  “可是,不须掌门并未封锁住这里,不是说,可以进去,也可以不进去的意思吗?”
  青不须年约六十岁下,没有留胡子,满头白发,气质干净利落,他说:“封锁这片竹林也是多余,一心想寻死的人,是拦不住的。”
  无量听到他这话,眉心紧锁。觉得掌门人说的人正是自己。
  青不须说:“你这人悲观,我在你双眼里找不到生存的欲望,你看去还不到四十岁,可是你的眼神却我还要苍老,好像在说你活的很累,无量,你很聪明,脾气也好,沉着稳重,给人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你一定能在密言宗过无忧无虑的生活,我希望你不要做傻事。”

  无量点头,“谢谢不须掌门的关心。”
  “晚饭时间要到了,你我一起去食堂吧。”
  无量迟疑了一会儿,悄悄摸了一下身后的袖子,一种神秘的凸起感隐藏在衣袍下,那条狡猾的小蛇依旧潜伏在他宽大的袖筒,实在没法把它请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