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6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应该是他。”
  李续断忽然插嘴,“不对,不是这样的。”
  南宫兜铃对他眨眨眼睛,“师叔,你也知道这个传闻?”
  “在尽虚宝殿的书房里收藏了一本笔记,是岩陀仙君亲笔记录的引魂派起源目录,目录写的是,千年前,引魂派才是天下第一的玄门教派,总部一直设立在藻荇山,有一弟子谋害身为掌门的岩陀仙君,夺取了他在教的权力,以卑鄙的手段污蔑岩陀仙君的名誉,将其驱逐到山下,并且暗赶尽杀绝。该弟子继承了掌门人的位置,把引魂派改头换面,称之为密言宗。岩陀仙君不得不在民间设立简陋的教坛,重新收徒,但是元气已然大伤,在外头的名声怎么也不密言宗。”

  南宫兜铃诧异的说:“师叔,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觉得已经过去那么久的事,没有必要提。”
  “怎么会没有必要!”南宫兜铃说:“我要是早些知道这个真相,绝不会让密言宗的司马长眠在我面前那么拽。他的祖师爷不是好东西!”
  无量说:“这也不过是岩陀仙君单方面的说法,无凭无据的,密言宗坚称岩陀仙君是叛徒,说不定岩陀是为了抹黑密言宗,或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幻想,才编出来什么篡位谋权的假故事,故意让后人误会他写的才是真正的事实。”
  李续断说:“我也这么假设过,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岩陀祖师爷,没有他,引魂派也没有今天,引魂派的宗旨和教规都是他设立的,每一条教义都在宣扬正义和善良,‘我们的职责不是消灭亡灵,而是引导亡灵前往应去之处’,我觉得一个人能够写出这种大义昭然的道理出来,那人估计不会是个坏到骨子里的叛徒。”
  无量说:“可你不得不承认,密言宗如今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他们的法术虽然和你们师承一派,但经过不断的改进,在很大程度,已经超越你们了。不管是密言宗从引魂派脱胎而出,还是引魂派是密言宗的分支,法术这点来说,他们你们强大,是事实。”
  南宫兜铃听得很不甘心,可却一句话都反驳不能。
  她和司马长眠交手数次,屡战屡败,吃过不少大亏,而且司马长眠估计还没有使出百分百的功力。
  她不想在提这件糟心的事,“算了算了,现在不是研究教派起源的问题,无量,你赶紧告诉我,我母亲为何是一条蛇。”

  无量似乎没太听懂,“为何是一条蛇?她本来是一条蛇。”
  “不是受人诅咒的吗?”
  “她,生来是蛇,她是彻头彻尾的蛇类。”
  无量脸浮起一丝苦笑,“世间的竹叶青蛇,本都是绿色的,可她偏偏通体雪白,游走在青色的竹叶之间,显眼的很。”
  那是一百二十年前。
  藻荇山密言宗总部,宅邸巨大无,四周环境优美。

  宅与宅之间由带着屋檐的木头长廊相互连接,长廊两侧的小庭院里栽种着花异草,无论春夏秋冬都有一番别致的雅韵。
  每日清晨,太阳出来之前,长廊之间漂浮着一层朦胧白雾,穿黑色道袍的弟子井然有序的列队而行,衣袂翩翩,不发一语的穿梭在白雾之,前往外庭做晨早的修炼,犹如一群沉默的仙人走在世外桃源里的仙桥。
  弟子不算多,加无量,总共一百零一名。
  辈分并非由年龄决定。
  无量刚拜师入门不到三个月,因此位列等级最低的陀罗尼,这个级别的弟子,在密言宗里头,被统称被陀罗尼童子。
  另外有四个等级,从低到高的次序是:莲华道长,即入门一年以,却不满十年的弟子;
  普贤法师,即入门十年以的弟子;

  楞严法师,则要达到入门修炼满了二十年,
  最后是渡劫法师,这个级别,只有五十年以修为的人才能获取,有时候,若是掌门人太过年轻,也担任不。
  当然也听说过破例,据说能提前参悟出密言宗最深奥的渡劫方术之人,得到掌门人的认可后,能够越级成为最高级别的渡劫法师。
  到了渡劫法师这个级别,基本已被默认为是下一届掌门人的候选者,掌门人也会开始让渡劫法师替代自己处理教宗内部大小事宜,让他提早适应掌权的滋味。
  据说当渡劫法师之后,掌门会特意为其举行盛大的“加冠礼”,在所有弟子面前当众授予“渡劫大法师”的名号。

  这个加冠礼的场面丝毫不会逊色掌门人的“册封大礼”。
  总之有板有眼,道不尽的繁缛节。
  密言宗的体系构成复杂,管理严格,进来之后,犹如判刑,叫无量郁闷不已。
  一旦有了阶级之分,其的明争暗斗简直风起云涌。
  他可不是为了坐掌门人之位才进来的。
  他是为了探究玄门替换物质的法术和炼金术的替换物质有何不同,才隐瞒身世混进来的。
  掌门人青不须一开始没有识破无量的身份。
  因为无量研究的玄法炼金术和传统的玄门法术大不相同,这种法术虽然结合了玄门秘技,但说到底,其实还是炼金术。
  炼金术不需要像玄门那样连接人体脉轮,也不需要动用天生的灵气,所以,从外表来看,无量是一个没有任何法术根基的普通人类。
  无量宣称自己一心痴迷法术,若是无法进入密言宗成为其门下弟子,他死不瞑目。
  如此坚毅的态度打动了青不须,青不须便将他引入门下,让他从最基础的法术开始学习。
  这些基础法术对无量来说太过简单,在课堂听一遍学会了。
  可他从不故意在同门弟子面前卖弄,一直深藏不露,弟子们都以为他不过是个平庸之辈,密言宗里头没有一个人对他另眼相看。
  当同门都在苦心钻研时,早已学有所成的无量实在无聊的很。
  他想进阶学习更高级的法术,却苦无门路。

  转换物质的法术还需要再进阶两个等级,升为入门十年以的普贤法师才可接触到。
  十年?对他来说,不是特别长,也不算短。
  他可以等,也等得起,只是等的过程实在令人心烦。
  有丹药的帮助,他能够长生不老,而且不会得病,器官也不会衰竭,可以永远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哪怕密言宗失传了,他还能继续活下去。
  所以在这里消磨时光,浪费生命,对他来说,并不是一场煎熬。
  唯一的煎熬是孤独。
  需要对所有人隐瞒自己的真实来历,表示他不能和任何一个人交心。
  他在密言宗里头没有朋友,应该说,他自从接触炼金术以来,在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交过真正的朋友。

  永生的最大考验是孤独。
  他有时候会涌起一股冲动,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经历一股脑的倾诉出去。
  但最终都不得已放弃。
  说出去必然会遭受人类的嫉妒和陷害,人是复杂的,不可信的。
  要是有人知道他活得谁都长命,恨他的人,可能会多过祝福他的人。
  这么憋着,忍着,烦恼时,便独自一人在半山坡的竹林里散步。
  这片竹林深邃寂静,很少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