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4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又从毛衣上拈起一根,然后用指头将两根长发揉碎扔掉,躺回被窝,悠悠道:“你该记得我昨天在医院说过会拿出证据证明你撒谎?”
  方晟也觉得奇怪,当时还没发现樊红雨的头发呢,鱼小婷何以如此确定?
  “破绽就是气味,”鱼小婷道,“我说过我的嗅觉特别灵敏,很远就能分辩出每个人身上的体味;我还说过你的体味很特殊,跟我初恋男友那样近似晨曦露水打过的青草的味道,是吧?”
  “但人体欢爱之后一两天里体味便会夹掺女人的体味,所以我单凭鼻子就知道你最近跟哪个女人好过,厉害吧?”
  简直厉害得变态!方晟强笑道:“太厉害了,不过……”
  “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俩关系不正常,那次站在路边说话挨那么近,根本超出普通男女关系的距离;还有众所周知宋仁槿好男色,樊红雨调到黄海后居然生了个儿子,”鱼小婷娓娓道,“关于宋仁槿那张恶心的光碟,当初我就说过一旦露馅她固然身败名裂,你也要下油锅,因为明摆着儿子不可能是宋仁槿亲生!你可真厉害呀,方晟,京都呼风唤雨的几大家族,倒有三个家族是你下的种……”
  方晟听得毛骨悚然,连忙捂住她的嘴道:“你想谋杀亲夫不成?这种话传出去一百条命都难保。”
  “做都做了却不肯我说?”她笑道,“放心,我俩的事传出去也是天大的丑闻,所以……”
  “喂,我可没承认啊,一切都是你的推测。”
  “偷情这种事根本没法隐藏,你暴露的蛛丝马迹太多,比如说昨晚你的战斗力明显降低一个等级,今早又一反常态约到晚上,至少能得出两点结论。”

  “哪两点?”方晟觉得身边的女孩个个都是定时丨炸丨弹。
  “第一,你在省城不仅偷吃了,而且贪吃,不止一次对吧?”
  方晟脸一红没吱声。
  “第二,白翎的体质明显下降,恐怕不能满足你了……”
  “别乱说!”方晟霍然道,心里直打鼓。
  “上次你到清树,身上有白翎的体味,说明之前两人欢爱过,这很正常;那天傍晚你连续两个回合毫无疲态,战斗力与在江业期间基本持平,由此证明尽管白翎陪在身边,你体内能量并没有得到充分释放,对不对?”

  原以为爱妮娅是聪明绝顶的情报员,如今看来,她得乖乖排到鱼小婷之后。
  “昨天我还说过我们是炮友,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随便你找多少个女朋友都不会吃醋甚至干涉,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说吧?”
  鱼小婷钻进被窝继续睡觉,留下方晟坐在床上发呆。
  驱车去顺坝的路上,方晟再三斟酌,慎重而严肃地说:“不管樊红雨的儿子什么来历,以后不准再提,行不行?”
  鱼小婷抿抿嘴,笑道:“你知道我肚里藏了多少秘密?说出来吓死你,不过你绝对没有受惊吓的机会,保守秘密是干我这一行最基本的素质。”
  “还有你……”方晟停顿一下,突然觉得难以启齿。

  她却立即悟了出来,道:“每次事后我都有吃药,尽管放心……白家有你一个种足够,两个嫌多,何况我并不太喜欢孩子,也懒得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更主要问题是跟宋仁槿不同,白昇独身主义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生下孩子算谁的?你敢认账?你的女人当中,大概只有赵尧尧敢理直气壮跑到香港生孩子。”
  说到这里她似乎无限感慨。
  提起这件事方晟也异常苦闷。他明白生性淡泊的赵尧尧也不太喜欢孩子,之所以鼓起勇气生二胎纯粹是给方家一个交待,然后基本脱离方晟的圈子,独自在香港过她所追求的宁静而孤独的生活。
  回到顺坝县城,方晟特意先到正府楼转了一圈。听说下落不明的方书记安然无恙且神采弈弈的样子,大家不顾矜持,纷纷扔下手里的事跑出来看个究竟。方晟一路微笑致意,径直来到厉剑锋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了一大圈人,都是各部门头头、乡镇一二把手,误以为方晟即便侥幸逃生也要折掉大半条命,忙不迭地向厉剑锋回报工作以示效忠。厉剑锋想法跟大家差不多,更是拿捏着态度接受众人奉承。
  乍见到方晟出现,包括厉剑锋在内好像见了鬼,个个目瞪口呆,半晌回不过神来。这时吴大兵从另一侧过来,大声道:
  “我们为方书记安然归来鼓掌!”
  整幢办公楼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厉剑锋也下意识鼓掌,随即懊恼地发现以自己的身份压根不必凑热闹。
  再来到县委楼,同样好奇而震惊的目光以及掌声、欢呼声,方晟一一应付后走进办公室,祁主任和肖冬赶紧跟进去,询问要不要召开常委会。方晟惊讶地反问为什么开会,有急事需要讨论?祁主任支吾道让常委们都知道方书记没事……

  方晟笑道你放心,保管不出十分钟整个顺坝都会知道我没事。
  至于那天从雾都镇回程途中遭遇了什么,激烈的枪战,凌空而降的直升飞机,特种队员等等,方晟只字不提,仅含糊说侥幸逃生。
  军区那边不可能公布报道,苏兆荣自然守口如瓶,络腮胡子的亡命之旅不知何时结束。因此那帮人根本不清楚那天傍晚遭遇战的细节,也不知高价雇佣的杀手组织几乎全军覆没。
  他就要制造神秘,让那帮人如猫爪挠心,不知道真相到底如何。
  一连几天方晟反常地安静,没有召开常委会,没有出席各种会议和庆典,连一年一度的县委党校培训班开学典礼都没参加。令厉剑锋等人又诧异又不安,不知这位大难不死的年轻书记又琢磨什么花样。
  其实方晟只做了一件事。
  回来当天下午,张真独自向他回报纪委检查组进驻审计局的情况,事实上检查人员还没正式工作,刚进行检查前的常规民主测评和个别约谈等工作,就接到一大堆群众举报,梳理下来主要有三点:
  一是傅局长动用审计经费大肆购买高档烟酒、冬虫夏草、名贵人参等奢侈品,主要用于个人以及领导班子享受,逢年过节更是巧立名目购买各种礼品,一车一车地往家里运,估计每年多花费三四百万;
  二是朱冬生勾结工程商以次充好、偷工减料,部分工程甚至有朱冬生及其亲属入股,参与分红并牟取暴利,工程结束后朱冬生再指使审计人员出具虚假审计报告以蒙混过关;
  三是傅局长与朱冬生虽然不和,但两人在内部经费使用方面却狼狈为奸,伙同办公室私分小金库资金作为局领导班子福利,并多次虚开发票实质给县领导送礼等等。
  “检查组约谈了三名中层干部、五名办事员,所谈问题大抵相同,我已要求封存审计局办公室经费账簿,组织相关人员到银行核对发生明细,”张真道,“这两天傅朱两人很不安分,频频打电话给局领导班子和部分工作人员,试图打听检查情况,串供一些正在核查的问题。”
  日期:2018-04-25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