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3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到鱼小婷病房,她照例伏在病床上接受针灸治疗,苏兆荣陪在旁边——方晟觉得他是所见过的最有趣的市委书记,在他眼里女儿就是天大的事,工作什么的尽可以放在一边。苏兆荣见了方晟也不摆领导架子,微笑着问白翎术后恢复如何,有没有联系叶韵,回清树的车辆安排好没有等等,然后找个借口出去。
  其实苏兆荣想多了。即使方晟与鱼小婷私下相处,也从未有过甜言蜜语或是私房话,要么谈事情,要么上床。
  “感觉怎样?要不要在医院呆几天,彻底把身体养好再回去?”方晟关切地问。
  鱼小婷摇头:“我不喜欢医院,没病也能呆出病来,待会儿收完针就办手续,越快越好。”
  “针灸结束要静养半小时以上,”方晟对中医多少了解些,“不着急,叶韵那边约定中午两点动身。”
  鱼小婷看着他,突然问:“我和叶韵陪你回去,白翎会不会怀疑左搂右抱?”
  到底是一家人,想到一块儿去了。
  方晟叹了口气,低声道:“别看她性格大大咧咧,有时挺敏感……这方面事儿你多抱涵点。”
  鱼小婷淡淡一笑:“抱涵什么?我应该感到内疚才对。白家亏欠我很多,但她平时待我不错,按说不该报复到她头上……”
  方晟气结:“怎么能叫报复?难道你一直带着复仇的心理跟我……”
  “不是,我表述得有问题,”她换了个姿势继续说,“你是我接触范围内最安全最合适的猎物,所以……”
  “猎物?”方晟惊叫道。
  “嘘!当心我爸在外面,”她轻声道,“我必须要有一场外遇,也必须要体验做女人的滋味,所以选择了你。准确地说这件事是我主动找上门的,跟你的花心无关……如果我根本不喜欢你,再怎么诱惑都没用,对吧?”
  方晟深深叹息:“这句话真说到我心坎上了,如果于家老爷子听你这样说,对我的印象肯定大有改观。”

  鱼小婷笑了笑,又道:“因此我俩之间应该保持特殊的、一定距离的关系,而非白翎、容上校以及我爸所想象的情人关系……”
  “什么意思?”方晟发现自己总是跟不上身边这些女孩子的思维,从赵尧尧到白翎,从鱼小婷到樊红雨。
  她悠悠道:“京都圈子对这种关系有个准确定义,叫炮友。”
  “啊!”方晟惊得站起来,“荒唐,荒谬,我简直……”
  “嘘——”她再次警告,“也许你不喜欢这样**裸的描述,那就换个说法,叫一般性朋友,行不?总之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随便你找多少个女朋友都不会吃醋甚至干涉;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也许——顺坝的事了结后我会设法调出研究所,那时也许一切重新开始,找个更顺眼的男人秘密同丨居丨,也许还会生个孩子,到时你也不准不高兴,明白吗?”
  方晟呆头呆脑看着她,半晌没反应过来。
  鱼小婷遂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隔了四五分钟,方晟终于理清思绪,感慨道:“听到后半段,其实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白家这段婚姻对你来说是个梦魇,最好彻底摆脱才是上策。比我优秀、顺眼,以及你所说的符合你喜欢的味道,那样的男人很多很多,只要用心寻找就能发现,我也真心祝愿你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不过提到女朋友,你实在冤枉我了,天地良心——我曾说过为何和白翎在一起,我根本没有所谓女朋友……”

  “真的?”鱼小婷笑得很古怪。
  方晟赶紧回忆身边的女孩子们:自己与叶韵、范晓灵都是清白的,险些发生却终究没有发生,属于未遂;与樊红雨的关系绝对隐密,至今无人知晓;与爱妮娅只有过一次,那是在黑潭山的新婚之夜,特殊氛围下的特殊事件,纯属个案,而且以爱妮娅如今的态度看,几乎成为绝响,再也不可能重演;与周小容也是堂堂正正,从未想过破镜重圆,那样对两个人都是伤害。
  “没有,”他坚定地说,“如果非说有就是你,你只肯承认是一般性朋友。”
  “好吧,我会拿出证据让你承认撒谎。”
  鱼小婷满有把握地说,方晟正想问个究竟,医生和护士进来取针,他赶紧退出病房。
  中午苏兆荣、方晟和鱼小婷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幽静舒适的酒店一起吃饭,苏兆荣象唠叨的老头,反复关照方晟不要过于冒进,不要激化矛盾,能忍则忍,省里不久会有大动作,在此之前要把安全放到首位。又关照鱼小婷不要个人英雄主义,有事多跟特警联系,避免与对方直接对抗等等。两人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埋头吃菜,不敢出言反驳。
  苏兆荣仍留在省城有事,去清树的车是牧雨秋安排的,途经三滩网络技术公司带上叶韵后直奔清树。
  抵达市区,按车上商量好的计划,叶韵找了个出租车先去顺坝,一来还得掩饰与方晟的关系,尽管对方早有怀疑;二来侦听这两天对方的动静,有无针对方晟的安排。
  不用多说,方晟跟着鱼小婷来到市委宿舍楼。
  当晚两人痛痛快快欢好了一场,大概因为在自己家自己床上,鱼小婷格外放松,也格外兴奋,难得很配合地做了些动作,还发出低低性感的呻吟声,弄得方晟险些把持不住。
  在她最迷醉最忘情的时候,方晟趁机命令道:“叫我老公!”
  “老……公……”她喘息道,指甲深深扎进他后背。
  方晟这才满意地继续加大力度……
  事毕,方晟突然想起件事:“对了,这回到顺坝后你就住我家吧,彼此能照应,也免得晚上跑来跑去,相反容易让人生疑。”
  她笑笑没吱声,径直将冰凉丝滑的**紧紧贴在他身上。
  “刚才你叫我老公了。”他提醒道。
  她一愣:“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千真万确叫了。”
  “我……不信……”
  “下次我把你的声音录下来。”
  “千万别,”她赶紧道,“绝对不能有图像或音频文件,流传出去要出大事的。”
  “那你承认就行。”
  她懒得跟他多费口舌,索性把头埋在他怀里不久便进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按方晟以前的习惯要有一次晨练,但两天前与樊红雨连战三场元气折损太大,似乎有后劲不足之感,遂借口要保持旺盛斗志对付厉剑锋,晚上再战。鱼小婷不象樊红雨那样一旦开了头便主动撩逗,俏丽的脸庞隐在散乱的长发里,似乎还想睡会儿。
  方晟便取了衣服准备穿,陡地鱼小婷目光一闪,劈手夺过毛衣!
  “怎么了?”方晟奇怪地问。
  只见鱼小婷纤长的手指从毛衣上轻轻拈起一根头发,在方晟眼前晃了晃,含笑不语。
  方晟莫名其妙:“这……这很正常啊,你、白翎都留的长发……”
  “我们都没染,可这根,”她又晃了两下,“略带淡栗色,请解释一下它的主人是谁?”
  方晟瞠目结舌,良久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前天和朱正阳一起到省发改委办事,乘电梯时碰到位熟悉的县领导,女的,可能人多挨得比较近吧,就,就沾了根头发……”
  “这位熟悉的女县领导是谁?跟我熟不熟悉?”鱼小婷笑意更浓。
  “有……有一点熟,她是樊红雨,万水县县长……”
  鱼小婷忍不住卟哧一笑:“岂只一点熟,简直熟透了!”
  方晟尴尬地说:“我知道白樊两家不对付,所以不想提她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