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3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先我并非所有事都能想到前面,未来有太多不确定性,世上没有能掐会算的神仙;其次赚大钱的前提是有足够的运作资金,从这一点来说我们是互惠互利的合作者;”方晟抬眼看着碧蓝的天空,“全球经济一体化,这个名词很多人以为是句空话,但确确实实在我们身边发生。一部手机,设计者在硅谷,专利权在纽约,零部件则来自欧洲、韩国、日本,最终负责组装的工厂在中国、东南亚,可见全球经济已经到了相互渗透密不可分的程度,同样经济发展阶段也是如此,欧美发展经历的市场混乱、改革阵痛我们也要遇到,这是客观必须无法避免。具体到房地产项目,当前国内一线城市确实面临价格高企、人为炒作因素,但潇南与它们的情况不同,目前来说主要还是刚需推动,这是本质性的区别,也是我敢于加杠杆的原因,等到这一轮价格上扬,附近省市炒房团纷纷介入,把价格推得更高完全失去理性,就是我们撤退的时候。”

  “要把握这个火候很难。”
  “如同做股票,你永远不可能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只要把握大致方向,赚应该赚的钱就行了。”
  牧雨秋笑道:“最近我出资搞了几家房产中介,然后加入省城中介联盟,这样能第一时间掌握价格波动,同时也能发挥引导、宣传的作用,比如只要有购房意向的买家上门,第一时间先领到咱们的楼盘。”
  方晟大笑:“这方面你是行家,我可一点都不懂。”
  朱正阳所说的信息,方晟故意拖到晚上才打电话告诉樊红雨,她听了顿时松了口气,连说“那就好那就好”。方晟趁机邀请她晚上过来,樊红雨态度坚决地说“不去”,然后果断挂掉电话。
  真是理性而克制的女人!方晟悻悻想。
  其实樊红雨的身体一直处于饥渴状态,每次表面上不得不屈从于他的强迫事后却一再索取,但她却能——或许婚后早已养成的习惯,较好地掩饰和压抑自己的**,宁可一次吃饱喝足,尽量避免过多与他缠绵。男女之间的情意往往随着密切交往日益深厚,然后达到如胶似漆的程度。
  樊红雨就是防止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女人的爱情总是飞蛾扑火,用身体、用整个心灵去爱,而她与方晟之间却是永远见不得光的。
  凭心而论她的做法是对的,然而方晟总觉得非常失落。
  第三天上午方晟早早来到医院,正好容上校在住院部门口下车,遂一起来到白翎病房。术后的白翎因为失血过多,脸色略显苍白,但精神很好,津津有味回顾山洞里的战术部署、防线安排以及火力设置,觉得这样惊心动魄的战斗才有意思。
  方晟本以为容上校会把白翎训斥一通,警告下次不准乱来。谁知容上校很认真地听完,随即对火力设置位置提出质疑,认为鱼小婷负责正面防守没问题,但叶韵从背后偷袭应该配枪,黑暗中交手飞刀的杀伤力太弱,根本发挥不了作用。白翎辩解说叶韵来历可疑,她俩不放心把枪给她。容上校摇摇头说这个想法有问题,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生死关头你俩还耍这种小心眼就违背战术布置原则。
  接着母女俩又争论鱼小婷把防线推到前面时是否应该设二道防线,你一言我一语毫不相让,方晟在旁边听得哭笑不得。
  半小时后容上校似乎意识到什么,说要找主治医生聊聊主动离开病房。方晟上前深深吻了她一下,道:
  “我已记不清这是你第几次救我的命。”
  白翎微微一笑:“以前我单枪匹马,这回还有鱼小婷和叶韵。”

  方晟无奈道:“今天鱼小婷出院,下午再叫上叶韵我们先回清树,你在这儿安心养伤,不用着急过去。经过此役那帮人想必知道我们的厉害,以后不太可能发生这种枪战的场面。”
  “我能放心吗?”白翎幽幽道,“鱼小婷……叶韵……正好左搂右抱啊,对不对?”
  这是她第一次当面质疑他与鱼小婷有私情,方晟反而松了口气,因为这样远比藏着掖着、旁敲侧击来得痛快。
  “你怀疑我倒也罢了,反正你的黑名单上有长长一串名字,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不过怀疑鱼小婷,你的表嫂未免太不地道,”方晟义正辞严道,“她确实长得不错,这次也舍身帮我,但你要注意前提——她是苏兆荣的女儿,她所做的一切归根究底为了父亲,再说之前她参与基地建设遇到麻烦时我也出面协调过,怎会扯到左搂右抱了?”
  “那么叶韵……”
  “哼,也是你黑名单上的姓名,而且名次靠前,你想想可能吗?她来历可疑,背景模糊不清,不过是商业的伙伴而已,对她我从来没有过任何不良想法!”说到这里他未免有些心虚,就在前晚还打算拉着她共度良宵。
  不过说谎是官场必备武器,说谎脸红的人索性别对仕途有想法。
  听到这里白翎脸色有所缓和,轻声道:“其实住院那天晚上我妈亲自跟踪并监视了叶韵……”

  “啊!”方晟大惊失色,暗想倘若前晚继续监视,又没有樊红雨那个电话,岂非被容上校当场捉奸?那可丢人丢到家了!
  白翎哪想到他的心思,续道:“盯了几个小时,果然有人悄悄潜入她的公司,交谈了大概四分钟,内容不详,总之足以证明她一直跟着你动机不纯。”
  “那个人什么身份?”
  “大学讲师,三十多岁,曾在英国读过研,回国后考入潇南财经大学,目前正在密切监视中。”
  方晟皱眉道:“她跟着我到底图什么?当初在黄海我只是小小的常委,即使现在任县委书记也是一抓一大把,一不接触国家机密,二不参与绝密工程和项目,三接触不到京都领导人……”
  “也许想通过你跟于家还有我们白家搭上关系?”
  “那些老爷子城府多深啊,跟我谈话通常就事论事,根本涉及不到核心机密或内幕什么的,你说说看,对叶韵而言值得以生命的代价来换?”
  白翎苦恼地说:“昨天我和我妈也分析了很长时间,都想不通。从黄海到江业以及顺坝,她始终在付出,在真心帮你,却从来没有索取什么,是很怪异耶……”
  “那个大学讲师务必要盯紧,他应该是联络员,负责情报的上传下达。”
  “还用你吩咐?”白翎白了他一眼,“这事儿轮不到我妈管,已有相关部门跟进了。”

  方晟心头一凛。
  “相关部门”实在是国内最厉害的部门,它无所不在,看不见摸不着,可以管任何事却不用负任何责任,而且总在最恰到好处的时候出现。
  两人又讨论她术后如何恢复训练、一起回京都看望小宝等,过了会儿护士敲门提醒医疗组要过来查房,方晟知趣地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