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晟给人的感觉虎头虎脑朝气勃勃,但其实身子并不结实,在同龄人也占不到优势,但他明显继承了老板娘不可理喻的蛮横而非老板那种隐忍退缩的怯弱,骨子里满是类似身为只角居民后代的优越感,这么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屁孩是个刺头,见谁蛰谁,所以一个星期两天在打架两天在写检讨两天在写情书,剩下一天用来回家被他老子训话,成绩永远垫底,老板娘宠溺着像个小皇帝,老板说话没份量,美女班主任气哭了好几次,谁都没辙,最后似乎也只有陈二狗这个外人的话稍微能当回事。

  陈二狗没急着插手,靠着一棵树静观其变,李晟被一群高年级的男生围在当,推推攘攘,势单力薄的李晟足足这群人矮一个头,却有一张倔强的脸庞,在成年人的世界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倔强是致命的,在这里,不至于致命,但铁定会换来一顿结结实实的饱揍,看着李晟无嚣张的痛骂叫嚣,被那群人推攘的时候还不忘阴险刁钻地踢出几脚,陈二狗干脆蹲在树下看热闹,幸灾乐祸地自言自语道:“你老爹像个东北种。”

  当初陈二狗跟那帮江西佬互相放血的时候李晟大致也这样蹲着看戏,果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陈二狗看着李晟在树林里边逃边下黑脚出黑拳,脑海便想到前些年和富贵一起并肩作战的场景,那才叫酣畅淋漓,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抹大咧咧笑意,看到火大的小崽子竟然开始跟一个大个子学生正面扛了,陈二狗撇了撇嘴轻声骂道:“李晟你个小憨货,竹竿一样的破身板玩个屁正面战,真要玩也别现在啊,早学我一来一砖头撂倒一个,看谁接下来敢跟你玩横。”

  李晟终于看到陈二狗的猥琐身影,叫骂道:“狗犊子,还不来帮忙!”
  陈二狗很不仗义道:“扯蛋,一边凉快去,大爷没空。”
  李晟边跑边骂道:“****你大爷,等我收拾完这群龟儿子看我回家怎么让我老娘拾掇你,还有你这辈子都别想泡我姐,我回去跟她说你丫有性病!”
  陈二狗吐了口水,无所谓道:“爱说说去,我只管收尸。”
  那帮跑得气不接下气的高年级的学生看到李晟竟然还有力气跟人对骂,一个个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混球给活埋了。
  陈二狗猛然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目瞪口呆的女人,二十六七的模样,柔柔弱弱像颗水里浸润出来的水灵白菜,一身职业女性的装扮,西装,白衬衫,高跟鞋,很有修养的姿态,秀美鼻梁架着一副看起来很精致的眼镜,知性婉约,身高在南方算高挑,但身材例很好,一张对于陈二狗来说无可挑剔的漂亮脸蛋,陈二狗的世界也只有弓猎队伍的那个妩媚妖精能跟她相提并论。
  富贵得娶这样的媳妇。
  这是陈二狗的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念头,随后他开始扳指头算钱,这样的美人别说两万,给二十万她肯去张家寨那鸟不拉屎的屁大地方做农民?陈二狗走出张家寨的第一大愿望本是挣钱给富贵讨老婆,其次才是出来见一见世面,先别说娶,要养活这样的女人得花大把钞票吧,陈二狗有点发愣,感慨做个饭馆打杂的确实不是长久之计,这边陈二狗忙着算计,那位瞠目结舌的美女愈发感到诡异,她那个世界里哪里见过这么跟孩子相处的成年人,听到那句“我只管收尸”差点没让她吓死。

  “关老师来了,撤!”
  一帮学生无意间见到了这个美女的身影,立即鸟兽散,原本忙着用一根树枝横扫千军的李晟也终于发现最不愿意见到的她,丢掉树枝准备闪人,却被她喊住:“李晟,你给我站住!”

  李晟哪里真会站住,跑得更欢,跟水浒里的神行太保一样敏捷,眨眼睛从陈二狗和她的视野消失,留下一对尴尬的男女。
  “班主任?”陈二狗试探性问道。
  年轻美女点点头,也许是在陈二狗面前没树立起老师威信的缘故,有点没底气,而且陈二狗的神经质言行也让她感到不可按照常理琢磨,未知总会让人类好,继而敬畏,所以不高大不威猛的陈二狗反而让这个漂亮老师不敢小觑,当然她还有一些紧张,僻静幽暗的小树林,孤男寡女,面对一个口碑作风都不是很正常的东北男人,她浑身不自在,总觉得眼前这个家伙一笑一皱眉都极有深意。
  陈二狗不知道这位不敢高攀的城里人大美女陷入了一个不可自拔的怪圈,猛然起身。

  被吓了一跳的她下意识后退一步,结果兴许是磕到了障碍物的缘故,一个踉跄后仰跌倒下去。
  陈二狗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处。
  她恼羞成怒,紧咬着嘴唇,狠狠瞪着这个脾气古怪而且没有一点绅士风度的男人,所幸身后草皮松软,并没有受伤。
  陈二狗略微歉意地平静笑道:“我要是冲过来抱住你,你可能会觉得我是早有预谋,二话不说直接甩我一个耳光,然后跑出去,我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那样一来你觉得受到了侮辱,我也冤枉,两个人都尴尬,以后你看待李晟难免会戴有色眼镜。”
  她欲言又止,想要反驳,却发现仔细一想的确有这个可能性。
  陈二狗笑了笑,这个笑容不是因为他成功说服眼前这个还坐在地的美女班主任,而是惊发现自己不再看到漂亮女人发怵,这点估计地归功于跟他通话的女人,因为那个她是陈二狗甚至不敢正视的存在,所以一直到现在陈二狗对她的印象都是一张模糊却高傲的脸庞,可以说,那个她不用容貌征服了当时的陈二狗,只是那时的陈二狗,只是一只只见过巴掌大天空的癞蛤蟆,现在的陈二狗,也许明天或者后天会走****运地跳出井底,毕竟海是一座诞生过黄金荣和周正毅的城市,天堂和地狱也一线之隔。

  “你是叫陈二狗吧?”急于摆脱尴尬的她开口道,在每个男人面前保持最优雅最淑女的姿态是她这类女性的最大宗旨,她尽量平稳呼吸,以最平静淡泊的语气询问。

  陈二狗点点头,跟她保持一定距离地主动走出树林,这个细节为他赢得了一点难得的印象分,走出树林的美女显然镇定了许多,与一个普通男性相处时的自信风采一点一点绽放出来,她自我介绍道:“我叫关诗经,是李晟的语老师兼班主任,很高兴见到你。”
  陈二狗还沉浸在对美女不再心存忐忑的喜悦,很自然而然地欣赏起这位美女老师,五官精致,的确南方女人的轮廓要精细一些,她跟古典仕女图的角色,温婉,即使动人到了一个程度,也不会刺伤追求者的眼睛,陈二狗的眼神有点肆无忌惮,再度让关诗经对他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印象跌入谷底。
  陈二狗突然伸出手,一本正经道:“关老师,很荣幸见到你。”、
  莫名其妙的关诗经下意识伸出手,跟他轻轻礼节性地握了握,看着他仿佛两国领导人会晤的严肃神情,她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等到两人稍微客套完毕看着陈二狗离去的背影,关诗经笑不出来了,这个看去一下子很柳下惠一下子又很猥亵的矛盾男人在没走多远的地方提起那只跟她握了一下的手,放在鼻子旁狠狠闻了一下,说了两个令关诗经红透整张俏脸的字,“真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