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晟下意识嚼着所剩不多的火腿肉,没心没肺地笑道:“可我们学校那批高年级混混干架带劲多了。”
  李唯的良心显然要远远多过这个弟弟,手心出汗的她眼巴巴望向一身血迹的陈二狗,她印象这个层面的打架斗殴都是些影视作品的镜头,无非是乱拳踢腹或者纠缠扭打,哪里像今天这样时不时出血的,而且还跟泉涌一样,看着陈二狗浴血奋战的姿态,李唯发现自己的世界跟他的世界真的遥远了点,她确实瞧出了陈二狗的悍勇,但她只不过是个有点虚荣心喜欢点风花雪月的普通女孩,所以她绝不是那种能够跑下楼冲进圈子护住陈二狗的那种女人。

  李晟这狗崽子幸灾乐祸道:“姐,要不让二狗做姐夫算了。这样我是学校里的一号人物了,瞧谁不顺眼让二狗咬谁去。”
  李唯赏给他一个板栗。
  张胜利仅剩的义气让他头脑发热地溜出这家东北饭店,跟附近一家修车的东北人打了声招呼,那四个魁梧大汉二话不说立即操起家伙跟着张胜利跑去小饭店,还有一个则去另外喊人。
  等他们到饭店,看到陈二狗刚挣扎着站起来,一身是血,他身边躺下了三个,这大山里走出来的狠犊子虽然看起来凄惨,但让人觉着再干倒一个不是问题,张胜利虽然私底下瞧这位张家寨最不遭人待见的年轻人也很不舒服,但看到这一幕他还是想说陈二狗的确是个喝额古纳河水长大的大老爷们。
  很快饭店涌进一帮东北人,本来没理的那批江西人碰这情景只能作罢,可似乎这批人来头不简单,非但不善罢甘休,反而也打电话喊人,不到十分钟饭店外齐刷刷奔来六七辆面包车,二十多号人杀气腾腾地冲进饭店,两帮人对峙起来,一触即发。
  双方帮手越来越多,先是饭店挤不下,然后是饭店门口的大街拥堵,东北帮和******几个在这块区域混得不错的大混混也都赶到,双方摔椅子砸盘子破口大骂,肇事者陈二狗则直接被忽略,陈二狗显然没想到会一发不可收拾,接过张胜利的毛巾擦了擦尚且温热的血迹,犹豫了一下,悄悄楼找到李唯,递给她一张布满折痕的纸条,尽量和蔼地挤出一个和善笑容,柔声道:“帮我打这个电话,把事情实话实说是了。”

  李唯犹豫着,似乎不知道该不该接这张不起眼的纸条。
  这也许仅仅是她的一个趋利避害的简单本能,但这个小动作,却让陈二狗那张一直不曾黯然的笑脸浮现一抹哀伤。

  李唯刚想要说话,李晟已经接过纸条爽快道:“二狗,我帮你打,你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陈二狗点点头,转身下楼。
  望着他的背影,李唯欲言又止,那一刻,她突然心一紧,觉得有些东西已经从她手溜走了,而且再来没办法找回来。
  陈二狗那个从小被疯癫爷爷塞满药材的肚子里好歹也装了十几年墨水,知道做男人要潇洒,要豪放,所以他坐拖拉机离开张家寨的时候也曾想过挥一挥手将那张写有号码的纸条扔掉,坐火车来海的时候也寻思着是不是折成纸飞机丢向窗外,可到最后他还是小心翼翼把它当宝贝一样藏在怀里,归根到底,他陈二狗只不过是个没化没靠山的穷酸农民,在张家寨那点足够他滋润放肆的狡诈兴许到了海会被打击得支离破碎,随后的事实证明他不丢掉那个号码是对的。

  这样的聚众闹事很快惹来丨警丨察的重点关照,几个大混混一溜烟跑路了,一些腿脚麻利的小喽罗撤退的时候还不忘朝对手踹几脚,只有陈二狗和六七个被打趴下的倒霉蛋留在当场,陈二狗不是逃不掉,是不能逃,他不能丢掉这份工作,人生地不熟的他想要短时间再找一份不亚于让他去考海复旦。
  和那些混混一起被拽进警车,陈二狗听着刺耳警笛声,瞥了眼气势汹汹横眉瞪眼的丨警丨察以及垂头丧气的颓丧地痞,第一次戴手铐的陈二狗自己也很怪为什么会没有半点焦躁,他一点都不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他不否认直接往死里干翻那个纹身是一头黑虎的江西佬是个极其冲动的错误,但对于陈二狗这类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来说真做错了事情也不会认错,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个直接躺担架送医院的纹身大汉恰巧触犯了陈二狗的最大忌讳,骂谁都可以,是不能骂他哥和妈,陈二狗面无表情地坐在警车,心最惦记着的却是那张差不多快有六千块钱的存折。

  脑海浮现出蹲在门口的老板那一脸彷徨忐忑神情,还有老板娘收拾残局时的嚎啕大哭,以及小妮子李唯那双恍惚的水灵眸子,陈二狗下意识抚mo着系在手腕的那根纤细红绳,不理会对面丨警丨察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用方言自顾自嘀嘀咕咕。

  李晟在街边电话亭打完电话后回到二楼楼梯口,端起饭碗继续消灭饭菜,仿佛这场给家庭带来不小损失的灾难只是一场闹剧,坐在楼梯,狠狠扒了两口饭,看到姐姐正看着自己,他学着老板娘的招牌性动作挑了挑眉头,道:“是个女人,你漂亮。”
  “你没见过的人怎么知道漂亮?”李唯皱眉道。
  “我是知道。”李晟没好气道,在这个小兔崽子自己看来论谈情说爱他要陈二狗强一百倍,虽然一直看不惯这东北佬打他姐主意,但一较,李晟觉得那么多苍蝇还真这黑龙江来的狗犊子最意。
  李唯坐在弟弟身边,托着腮帮,怔怔出神。

  “姐,你不够义气。”忙着扒饭的李晟含糊道。
  李唯没有反驳,她只是个年年拿三好学生奖状的普通女孩,义气这个词汇对她来说太陌生,她没觉得自己做错,但觉得有点不妥,仅此而已。她想象着那个号码主人的样貌,漂亮?陈二狗能认识到漂亮的女人吗?
  做好蹲局子心理准备的陈二狗刚下车,觉着气氛不对劲,照道理说寻衅斗殴这种事情没闹出人命也没搞到残废的地步,有必要派出所大小领导都出来迎接吗?所长和指导员模样的人物神情紧张地一排站在派出所门口,兴师动众的怎么感觉像是侦破了重大丨毒丨品交易案,不仅是陈二狗费解,几名民警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身穿笔挺制服最有官相的年人环视一遍,最后看向陈二狗,试探性问道:“请问你是不是陈二狗?”

  陈二狗自认是彻头彻尾的良民,以前看到校长乡长这类大官都忐忑的紧,来到海见到第一位大官,而且还是位一身正气的丨警丨察大叔,能不紧张吗,一见这位大人物发话,陈二狗立即毕恭毕敬应声道:“我是,我是。”
  本来如临大敌的派出所头子一见陈二狗这副小人物姿态,愈发纳闷,只是脸却没表露出来,主动前几步,握住陈二狗的手,笑道:“陈二狗同志,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可以回去了,只要有空交给我们一份事故报告行。”
  迷迷糊糊的陈二狗不确定地问道:“我可以回去了?”
  肩章亮闪闪晃人眼睛的所长笑道:“当然,你要是有急事,我们可以派车送你去。”
  陈二狗很没风度地落荒而逃,怎么看都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或者是做贼心虚的刁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