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喜欢李唯,他这只癞蛤蟆从不否认这点,李唯这孩子静秀气,温柔体贴,虽然成绩平平,没陈二狗高时代几个女同学那般让人仰视的学习天赋,但陈二狗觉得女孩子本来不需要太聪明,要是男人聪明出几条马路那么远,男人累女人自己也累,起码陈二狗不会去打聪明女人的主意,不过貌似算他有了这个心思去摇旗呐喊,估摸那些天之娇女也瞧不见这只蹦跳的小蛤蟆。
  这位从生活作息到一言一行近乎刻板的老人好像在这个东北年轻农民面前不怎么吝啬笑容,他微笑道:“那孩子不错,不过不适合你。”
  陈二狗正寻思着来次剑走偏锋的开局,道:“孙大爷,适不适合是其次的,关键是人家根本看不我,一切白搭。”

  孙大爷拇指和食指夹着一颗棋子“帅”,安静等待陈二狗的开局,道:“急什么,事在人为。”
  陈二狗没有说话,在张家寨长大的农民懂得的最大道理一般都是别做白日梦,陈二狗印象富贵总喜欢说些爷爷说过的话给自己听,以前他总装作听不见,如今细细思量,越来越觉得晦涩,陈二狗大致记得一句:土地下埋有尸骨,还葬有野心。
  野心?
  陈二狗现在深埋于胸的野心是脱下李唯这个城里女孩的衣服。

  孙大爷看似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喜欢默默做事绝不像其他人那般夸夸其谈的年轻人,那双看了七十多年沉浮的眼睛透着笑意,像是在看年轻时的自己。
  《碟谍3》之所以当时无法在国同步映是因为丑化海,所谓丑化,无非是将海这座国窗口城市一些与其身份不符的寒酸场景拍摄出来,当然这个是李唯告诉陈二狗的,而陈二狗如今生活的圈子在此行列,生活其,若不是偶尔几辆豪华轿车带着趾高气昂穿梭,一定让陈二狗觉得这是老家东北黑龙江的某个城镇。
  陈二狗趴在二楼窗口,偷偷瞥了眼埋头学习的李唯,他有点担心某天李唯也会坐进那些四个轮子的奢侈品,旁边坐着只肥头大耳的猪头大款。摇摇头,陈二狗抛开这个让人泄气的想法,靠着窗户明目张胆打量起眼前这位老板的黄花闺女,兴许是由于有一半北方人的种,李唯的身架不像一般南方女孩那般娇弱,高挑,但也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略微纤细,不失肉感,再过两三年,估计出落得足够动人了,陈二狗的语很苍白,数以百计的应试作没一次拿过高分,他自认为是因为所有的语感都跑到了女人身,所以这么瞄着李唯想着小美人几年后的风情,让他很想干些作诗或者朗诵什么的,哪怕知道做出来后会让自己都一身鸡皮疙瘩。

  突然发现这小妮子正在和自己对视,陈二狗讪讪一笑,有点尴尬,赶紧掩饰道:“有不懂的地方?”

  李唯笑着摇摇头,继续低头看书,下意识旋转着手的圆珠笔,画出一个接一个的弧线。
  其实以陈二狗的水准教李唯还能对付,如果不算英语,也许这位张家寨的头号公害在海也能考所人模狗样的重点学,而陈二狗预测李唯卯足了劲加运气不错顶多也重点线下徘徊,所以李唯平时请教一些数学和自然都能得到满意的答案,这个年纪的妮子还算单纯,对学习强势一点的男生会较有好感,于是让陈二狗捡了个漏子,加样子也没他老乡那么寒碜,李唯对于这位家里低价请来的苦工肯定没啥不良印象。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狗犊子想泡李唯姐。”李晟这小兔崽子在门口蹦蹦跳跳,这句话已经是他的口头禅,这屁孩读书一点不进,但精得很,跟他那个老娘一样能把某件事情抠到一毫一厘,一眼瞧出了陈二狗的险恶用心。
  陈二狗无可奈何,只能偷偷赏给这崽子一个杀人的眼神,再面对李唯却是一张真诚的脸庞,这种伎俩不高明,但胜在表演者的技巧炉火纯青,李唯没进入社会打磨几年的阅历根本没法子看透,她只是瞪了眼乱说话的弟弟作势要打,吓跑李晟后她俏脸微红,早恋对于一个纯洁的小女生来说无异于一头披着件花哨外衣的洪水猛兽,吓人却格外诱人,她低下头,发现那些数学公式在脑海很神地拼凑成一个姓名,陈二狗,她忍不住掩嘴一笑,抬头望向这位让父母都挑不出一丁点儿毛病的年轻男人,问道:“这个名字谁给你取的?”

  “别人,像张胜利这类人。”陈二狗很不想这个问题再多做解释,那个老乡几乎见到一个人能牵扯出“陈二狗”这三个字,大有恨不得全海都知道陈二狗这个名字的架势,陈二狗现在懒得跟他计较,他以后有的是阴损法子来治这位老乡。
  “你不生气?”李唯圆珠笔抵着下巴,瞪大水润眸子望向陈二狗,似乎有点替他不值,在心思单纯的妮子心目,陈二狗的份量显然要没化不说关键是没素质的张胜利来得重,如果是陈二狗盯着她瞧,她也许会腼腆娇羞着寻思摆出一个更可爱的姿势,但如果是张胜利这类货,小妮子可没好脸色。
  “生气,当然生气。”

  陈二狗笑道:“我又不是那种思想境界很高的人,被人骂了自然想要骂回去,被人打了更想着打回去。只不过有一次打架没干过对方,被放倒了后在床了躺了个把月,我当时躺在床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这种小人物不说十年,好歹也要能等个一年半载吧。”
  李唯笑笑,没有说话,她不过只是个暂时只受过学校五讲四美熏陶的好孩子,陈二狗这番话浅白是浅白,但对她来说还是难以理解了点。陈二狗也不试图去让她深刻接触他那个城市眼的荒诞人生,两个村子的全部男人扛着大棒猎刀甚至是****交缠在一起械斗,陈二狗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后想想也觉着确实荒谬滑稽,一个两千多块钱买来的媳妇用铁锁禁锢在阴暗潮湿的小房子,估计会直接吓傻吧,事实那所土房在陈二狗家不远,陈二狗是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被活活逼疯的,陈二狗没救她,因为那户人是唯一肯替他爷爷下葬时扛棺材的村民,而且陈二狗也没那个本事救她,巴掌大的村子,一点风吹草动会惊动所有人。

  “二狗,想听我对你的看法吗?”李唯歪着脑袋,她经常穿一身规矩的校服,不至于暴露什么,这也是老板娘敢把这头东北旮旯头溜出来的牲口放进这“闺房”的重要原因,再者估计是她认定了陈二狗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孬种。
  陈二狗咧开嘴笑了笑,很让人费解,他来海之前没用过牙膏牙刷,牙齿却洁白到可以直接拉去做广告的地步。

  “不想听?那我不说了。”李唯嘟着嘴巴,有点不开心,心想这个家伙真不开窍。
  陈二狗愣是保持傻笑兮兮的状态,越来越像傻大个富贵。
  果然,李唯自己败下阵来,恢复笑脸,轻声道:“二狗,我觉得吧其实你要是稍微打扮一下,不别人差。”
  套着一身从地摊夜市挑来的廉价服饰、穿着双回力鞋的陈二狗拿起一本数学练习题,道:“我又不是女人,打扮什么。倒是你,打扮一下,情书会塞满抽屉了。”
  “我情书都是直接丢掉的。”李唯羞涩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