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花,我们哪一站下车?”陈二狗一脸正气,丝毫没有应该在万众唾弃认错的觉悟,反而环视一周,气十足地瞪大眼睛吼道:“没看过大老爷们跟媳妇亲密?”
  说话间,陈二狗转过身,似乎迫于这个流氓突然爆发出来的凶悍气势,下意识后退了一下,加陈二狗刻意后仰与她保持距离,使得这个女孩身边破天荒空出一圈,虽然很多人都在可惜一朵鲜花插在陈二狗这坨牛粪,几个原本想对她变相揩油的雄性牲口也都悄悄把手缩回去。
  饶是如此,女孩在汽车到站的时候还是飞快下车,陈二狗确定这肯定不是她要下的站,他还不忘对着她的背影喊道:“阿花,到了爸妈那里跟他们说我买点烟酒再过去。”陈二狗那个老乡目瞪口呆,他在张家寨没少吃过陈二狗的算计陷害,看到这个犊子一进城敢干出这种他呆了好几年都不敢想的事情,既有嫉妒也有崇拜,心道不愧是张家寨出来的犊子,是别的村子多一条腿。
  陈二狗摸了摸屁股,闭眼睛,嘴角勾起个充满邪恶的弧度,暗自陶醉道:“舒服。”
  途换车,挤车,然后再换车,等到终于坐最后一辆车,老乡告诉他再过大半个钟头到目的地,擦了把汗的陈二狗没有说话,前面那个并没有让他产生过多的兴奋,等到他终于能在后排一个位置坐下,想要好好看一看这座共和国骄子夜景的时候,陈二狗下意识把那张写有一个号码的纸条拿出来,折成一架纸飞机,放在手心,他望向窗外,抬头望向人生第一次看到实景的摩天大楼,喃喃道:“我需要这样仰视一辈子吗?”

  海像一块早年那种五毛钱的雪糕,不等陈二狗咂巴咂巴几口融化干净,根本没尝出味道,陈二狗刚正襟危坐进入状态准备好好瞧瞧这座大城市的繁华夜景,却听见老乡的嚷嚷让他下车,他猛一回神,发现这一段路确实跟哈尔滨郊区没啥两样,清一色矮房,电线杆错乱,路旁多半是大排档一样的小饭店,或者门口站着几个化妆得像妖精的女人的粉红色氛围发廊,这个时候这只土鳖才醒悟这座居高临下的城市也有些地方离他并不算太遥远,踮起脚跟使劲张望,有些东西还是看得到的。

  作为张家寨最有出息最有见识的成功典范,陈二狗这位老乡其实做着一家东北饭馆的打杂,一个打杂的介绍的工作自然还是打杂,而且还是最脏最累的那种,但对于陈二狗来说有个落脚的地,不愁一日三餐,已经差不多要对这个横竖都看不顺眼的老乡感恩戴德一次。
  住,和老乡窝在一个老旧群租房的二楼,最小的房间,十二个平米,摆下一张床再没多少空闲的余地;吃,小饭馆剩菜剩饭,偶尔心情不错的吝啬老板会拉陈二狗和老乡吃一顿带点荤的伙食;至于干活,菜市场买菜,给炒菜师傅打下手,给客人递饭端茶送水,加打扫饭店,陈二狗简直是全方位劳作,何况那个满身肥肉的老板娘还时不时挑逗一下陈二狗,顺便让这个小服务员干些接送她宝贝儿子的事情,甚至她初三的女儿学业的事情也直接一股脑丢给才高毕业的陈二狗,暗示她女儿的初毕业成绩将直接与他每个月本少得可怜的钞票挂钩,遇到吃霸王餐的事情,还得把瘦胳膊细腿的陈二狗拉出来镇一下场子,一个月下来连陈二狗的老乡都觉着心酸,不过老乡一想到以前累死累活得像条死狗的自己到如今竟然能抽空去光顾一下几条街外的发廊,立即把这种感觉丢进臭水沟。

  东方明珠塔,黄浦江,这是陈二狗没来海前最想去的地方,不过一个月拼死拼活省吃俭用下来,拿到手第一笔工资,七张大钞,把其五张放到那个2500块钱去一起存入了银行,再把剩下两张交给老乡当作房租,两手空空的陈二狗觉得应该可以下一个月再去看那塔和江。
  第二个月辛勤劳作后拿到手八张大钞,其一张是老板娘看陈二狗把她那个儿子伺候得不错,大发慈悲地偷偷多塞了张,结果这一百块钱在陈二狗剪了头发买了些日常用品后所剩不多,加给一位挺照顾他的邻居大爷买了些廉价水果,陈二狗再度两手空空,他不得不告诉自己下个月再去看那塔和江。
  其实,陈二狗不知道这座城市太多外来务工和淘金者从头到尾都没有机会去看那座塔和那条江。
  事实,接下来半年,陈二狗一直在那个狭小的圈子里忙碌,而且这只苍蝇似乎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毕竟从这里的城乡结合部到黄浦江,陈二狗算过光来回公交车费需要17块钱,太奢侈。
  冬末,天气逐渐回暖,度过一个人生第一个没有看到大雪的冬天,终于马马虎虎适应了点城市节奏的陈二狗偷空和邻居姓孙的老大爷下起了象棋,兴许是从小数学凑合的缘故,孙大爷说陈二狗挺有悟性,不过陈二狗反正是没赢过这位老人,今天,陈二狗终于侥幸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却依然被老人不急不缓黄雀在后地将了一军,看着陈二狗憋屈的神情,满头银发的老人那张刻板示人的沧桑脸庞露出一抹笑意,这种笑容像夕阳,永远不会刺眼,轻声道:“二狗,你得抓紧点,说好了你哪天赢我能找到媳妇,再不用点心可悬了。”

  陈二狗摆放起棋子,笑道:“不急,有的是机会。”
  老人坐在藤椅,轻轻摇晃,眯起眼睛,道:“你是可以慢慢来,怕我这个老不死的不争气,哪天一口气不来,你的媳妇可跑喽。”
  陈二狗无言以对,他其实很想知道老人都是怎么对待死亡这件人生第一等大事的,但他觉得不管怎样能像孙大爷这样豁达的应该不会多见,听这条街的老居民说这位孙大爷以前也曾风光过,至于有多风光那些人没说,估计也说不清楚,但老人愿意说话的时候总会说些离这条街离这个圈子遥不可及的事情。

  现在是吃饭的时间,没有业余棋友在旁观战,只有一个端着饭碗的小屁孩,虎头虎脑,只顾着扒饭,然后是安静看着陈二狗摆棋、酣战、然后理所当然的落败,陈二狗懒得理会这只兔崽子,这娃是饭店老板的心肝,叫李晟,天晓得小学化的老板怎么从新华词典里找出这么个生僻的字眼,小孩刚小学3年纪,年纪小,说话做事却是极有“大将风范”,不知天高地厚地整天知道给陈二狗惹麻烦,不是在学校调戏漂亮女同学,是在马路跟收保护费的高年级痞子斗殴,让陈二狗每天做些擦屁股的事情,半年下来,这一大一小谁都瞧谁不顺眼,不过这崽子倒是跟着陈二狗学会了端碗满街乱跑的坏习惯。

  小屁孩扒完饭,斜瞥了眼陈二狗,满脸不屑地小声嘀咕道:“这狗犊子能娶到个屁媳妇。”
  不等陈二狗发飙,小屁孩已经站起身跑开,还不忘回头对陈二狗扭了扭屁股。
  街头一个年轻女孩等着李晟,脸蛋清秀,达不到让人惊艳的程度,亭亭玉立,稍微有点眼力的男人都瞧得出这妮子的身材熟了后会相当不错,虽然不是校花级别的姿色,但也足够把那群路边花枝招展的发廊女下去狠狠一大截,她叫李唯,是李晟的亲姐姐,很难想象这么个水灵的闺女是干瘦老板和肥壮老板娘的产品,这几条街的人都打趣说这妮八成是捡来的富家千金,每次听到这个笑话老板娘都会扭摆那惊世骇俗的臀部拍着胸脯说“老娘年轻的时候这俏模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