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看一个人尖嘴猴腮,说他是小人相,或者见一个人耳大贴肉说他福禄非凡,这些人肯定是外行,根本没进那个门,你说一个人站在门外能看到里面什么东西,兄弟,是不是这个理?”他见陈二狗点头,心满意足地继续道:“兄弟,说实话,那些门外汉要看到你张脸,肯定要扯些什么你耳掀外露注定一世贫贱,或者你眉眼狭长心思紧窄不会长寿,然后骗你花钱消灾,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陈二狗忍住笑意,继续保持严肃神情,做个虔诚的聆听者。
  那人突然压低嗓音,神秘兮兮道:“我之所以说你不简单,是因为你的眼眉宫格极其不俗,分开来看并不出众,但押在一起,很了不得。按照师傅教给我的,你这分明是紫薇相,当然这紫薇斗数有很多,你具体属于哪一种我不便说,这东西不能点透,说透了我要折寿的。对了,你知道紫薇什么意思吗?”
  陈二狗摇摇头,他是真不懂。
  他信誓旦旦道:“曹操知道吧,跟你一样,是这个眼眉。我师傅那份图谱有详细记载,我记得很清楚,他还跟我说,近代还有个人也差不多。”
  “谁?”陈二狗问道。

  陈二狗使劲忍住笑意,憋得好辛苦,不得不转头咳嗽了几下来转移这股几乎要一股脑冲出来的情绪。其实这个家伙要是扯别的方面还好,偏偏关于富贵以前无意说到过陈二狗的眼眉,是瑕疵,绝非什么乱七八糟的紫薇,更和曹操*扯不半点关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都被自己的牛皮吹到汗颜,那人的脸色轻微涨红,如果不是肌肤黝黑的缘故,早红透整张脸,像个关公。陈二狗很道地去布囊搜索,一副非要拿钱感激这位伯乐的意思,还不忘说:“这次出门妈说我一定会遇到贵人,我看肯定是你,我身带的钱不多,一千多,你别嫌少。”

  那人眼睛顿时一亮,脸部肌肉微微抽搐起来,那叫一个激动。
  最终陈二狗捣鼓了半天,却只掏出一张五毛钱的纸币,毕恭毕敬的模样递给那个目瞪口呆的家伙,道:“零钱这么多,真对不住了。”
  狼和狈这样在一个很冷的笑话相遇了。
  陈二狗不笨,要不是高考被英语拖累好歹也能混所不太入流的大学本科,但自认为跟富贵起来差了不止一个境界,高时代带着负罪感悄悄读了几本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重剑无锋,大智若愚,这八个字,无疑是陈二狗心目的极致,他觉得这八个字离自己要多遥远有多遥远,富贵倒是离得不远,本以为外面的人都见过大世面,却很快碰到眼前这么个活宝。
  陈二狗看着他整张脸抽搐得厉害,最终还是伸手去接过那五毛钱,这个人归根到底还是与那群折腾有奖拉环骗局的家伙一样,靠着小聪明混饭吃,话说回来,真要有大智慧也不至于做这种事。
  “整日打鹰,却被鹰啄瞎了眼。”那家伙拿着五毛钱嘀咕道,他身材矮小,头发稀疏偏偏还要梳一个分的汉奸头,穿的陈二狗稍微不乡土一些,可看着属于那种急于想要摆脱农民身份却摆脱不了的不伦不类,让人看着尴尬。

  “蚊子肉也是肉啊。”耳朵不是一般灵敏的陈二狗看似漫不经心感慨道,那脸色神情,根本不是一个书本不遗余力描绘的淳朴农民该有的奸诈,看来女人那个穷山恶水出刁民套在陈二狗身不冤枉人。
  “兄弟,哪里人?”吃了个闷亏的瘦弱男人很自然而然地把这件糗事忽略不计,跟陈二狗套近乎起来。
  陈二狗随便说了个山脚旮旯的小村子。
  且不说这个人品性如何,在接下来的交谈都让陈二狗感慨他广阔知识面,如越野车悍马是美国大兵的玩意,现在有钱的城里人开始在俱乐部玩反曲或者复合弓,再是一头500来斤的野猪按照猎场行情绝对可以卖个4000块钱,这些都让陈二狗唏嘘,这犊子不止会侃些玄乎的风水盗墓,甚至对打猎也不是外行,知道不在顺风打黑瞎子,确实让陈二狗刮目相看,这人说是来自黑龙江畔的一个村子,叫王虎剩,听到虎这个字眼,再看一看他的体魄,陈二狗想发笑,两人一路基本是王虎剩天女散花一样胡侃,陈二狗始终听着,时不时附和一下,让他继续充满成感地喷射口水,从哈尔滨到海,王虎剩把肚子里的货差不多一股脑都掏给了陈二狗。

  到了海,下了火车第一只脚踏这块土地,陈二狗望着人头攒动的车站,并没有生出要站在这座城市最高点的野心和壮志,只是默默说,好好活着,努力赚钱,给富贵娶个媳妇,再把妈接到这座国最富饶的城市过日子。

  王虎剩死皮赖脸跟陈二狗老乡要了个地址,然后消失于人海,他这样的人,在将近3000万的庞大城市,无异于一粒活着无人注视死了也没人在意的微小灰尘,陈二狗颇感慨地望着那道因为营养不良而格外瘦弱的背影,叹了口气。
  出了车站,是挤公交车,步伐矫健跑位飘忽的老乡是过来人,很快半个身子成功塞进拥堵的汽车,见第一次挤公交车的陈二狗抱着布囊扭扭捏捏站在下面不肯来,不禁操一口东北方言骂道:“你个犊子,读书脑子进水了,海这么大个地方,走丢了你自己要饭回老家去。”
  陈二狗一咬牙,掰命杀入人流,最终成功车,交了钱后抱着布囊踮着脚尖站在人群,发现附近几个乘客都对他呲牙咧嘴或者横眉冷对,陈二狗好歹读过十二年书,是张家寨的头号化人,知道自己这副打扮紧贴着人家确实不会有好脸色看,想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望着窗外风景,却发现挤在过道央的他根本瞧不见这大海的繁华,只好收回视线尽量含蓄地打量周围的乘客,除了老乡大半部分都是陈二狗这样的外来务工者,不过偏偏他身边有几个穿戴都很像城里人,在车王虎剩说过海人眼所有外地人都是乡下人,起先撑死了在乡镇那所破烂高呆了三年的陈二狗没办法体会这话的意思,但听着这几个乘客阴阳怪气的眼神和念叨,陈二狗来气,他其实是个不大不小贱民,像面对坐北京吉普212那样一言一行充满平等的女人,陈二狗会矜持,会带有处男该有的腼腆,以及些许农民的自卑,但碰一些个摆谱的主,陈二狗刁民的天性会不由自主冒出来,所以这家伙针对过儿时骂他杂种的那帮小犊子,针对整个想要占陈家便宜的张家寨,针对高时代那些对他翻白眼穿小鞋的乡镇犊子,陈二狗从不管自己受不受伤。

  像此刻,陈二狗从布囊里掏出一大块熏肉,肆无忌惮地啃咬,有个屁的绅士风度,整一个神农架跑出来的野人,别说城里人,算是地道地东北人也会感慨这犊子还真敢把公众场合当自家炕,陈二狗还特意扭摆了一下他的身子,似乎想要腾挪出一个舒适空间,这样无可避免地与周围乘客进行身体的摩擦,恰好他身后有位挺水灵的女孩,穿戴算不时尚品味,但对这一车人来说,一张还算精致的脸蛋在海这种时尚都市来说并不出众,但胜在身材曼妙,所以从她车后连司机叔叔都不停瞄啊瞄。

  但是并不知情的陈二狗只顾着扭啊扭啊,欢快得像扭秧歌一样,他非要气死那群不待见他的城里人乘客,等到他大大咧咧啃完那块肉,屁股也扭酸了,终于肯停下来的时候,发现氛围有点诡异,不少视线都射向他身后,艰难转头,陈二狗瞧见一张通红粉嫩的脸庞,羞愤交织着错愕,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有人会在公交车如此明目张胆地如此下流,这已经不简单是咸猪手那么低级,她使劲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孔,苍白到略微病态,轮廓普通,五官拼凑到一起后也只能说干净,和他一身装束不太吻合,她欲言又止,泫然欲泣,当得楚楚可怜四个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