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皱了皱眉头道:“你确定三根箭够了?”
  傻大个点点头,一张笑脸格外憨厚,但眼神却有种常人不可理解的野性,如果善于捕捉细节的那个女人看到,一定会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傻子能有的眼神。
  陈二狗一咬牙道,“那我和‘黑豺’做诱饵,你看准机会。”
  傻大个摇摇头,转头,看了眼后方,那是那群公子哥千金小姐的方向。陈二狗懂他的意思,富贵要把那群人做诱饵,叹口气,道:“富贵,人家的命我们的值钱。你既然有把握,让我来,再说你要万一失手,我也不至于没活命的机会,这不还有黑豺在我身边吗?死不了。”
  傻大个笑容依旧,也仍然倔强地摇摇头。
  看到那伙估摸着是第一次见到野猪的年轻纨绔已经差不多赶到,陈二狗根本没想要去说服这头犟牛的想法,直接冲了出去,指放在嘴边吹了一记尖锐口哨,原本与大野猪纠缠的黑狗立即后撤跑向陈二狗,一人一狗狂奔起来,无默契。
  几乎是同一时间,傻大个也行动起来,曲臂,拉弓,瞄准,一系列动作竟然没有丝毫凝滞,浑然天成,似乎根本早预料到了陈二狗的举动。
  此刻这对兄弟之外的所有人刚好能瞧见傻大个的背影,只见一个魁梧身影,粗壮手臂拉开一张巨型角弓,赫然如满月,肆意张扬着一种也许可以称之为与生俱来的狂野气息,光线朦胧间,雄伟如一尊战争神祗。
  目瞪口呆。
  这样一张巨型牛角弓,要拉成这个恐怖幅度,需要多少恐怖的臂力?远处在射箭俱乐部熏陶了一段时间的公子哥都极其崇拜那些传说能拉开80、90磅复合弓的强人,至于拉开一百几十磅的存在,对这群业余玩家来说根本是传说的人物,基本到了这个级别和境界可以去单挑北极熊或者北美棕熊了,见到这一幕,别说是他们,连那个见识过六百多斤野猪的沉默男人都霎时间瞳孔收缩。
  嘭!

  第一箭破空而出,其尖锐洞穿力让那群胡乱射几只小玩意便无限膨胀的年轻人甚至来不及嫉妒汗颜,只感受到一种最纯粹的窒息,他们很难想象被这一箭射的猎物会是怎样的下场。
  嗷!一声凄厉惨叫立即传来。
  第二根异常粗长的弓箭已经夹在两指之间,巨弓再次被瞬间拉出一个第二次见到依旧震慑人心的弧度,弓和人随着猎物的飞奔也平行移动起来,不到两秒钟,立即爆射出去,这一次猎物的嚎叫愈发凄惨,仿佛可以响彻整座森林,飞鸟阵阵,毛骨悚然。
  不等这嘶吼余音消失,第三根长箭便再度电光火石间急射出去,这一次众人甚至能听到箭矢捅穿猎物身体的声音,而它的再次嘶吼也有了种绝望气息,放下那张堪称国传统弓巅峰的牛角弓,傻大个转身,笑容灿烂,憨厚傻气,没有半点城府的模样。
  一群人在无言的震撼赶到现场,一头肥壮到令人发指的野猪侧倒在地,三根长箭无一例外插在身,一根在腿部,第二根在颈部,第三根则直接从耳部洞穿了它的整颗脑袋,这一箭无疑才是真正的致命伤。
  在黑龙江土生土长的高干子弟杨凯泽胆战心惊瞧了眼傻大个,嘀咕道:“大猩猩?”
  读于浙大的杭州斯富家公子蹲下来观察那头战利品,拔了半天愣是拔不出那第三根箭,满是感慨,惊叹道:“整一个怪物啊!”
  花容失色的漂亮女孩躲在众人身后,偷偷瞟了眼倒在血泊尚且抽搐的巨大野猪,酝酿了许久,终于颤声道:“变态!”
  过程是惊心动魄的,结果是很无趣的,那是陈二狗按照这群二世祖的要求把那对獠牙卸下来给他们做纪念,然后一帮人用手机在那里轮个的摆姿势和那头呜咽了半天还不肯死去的野猪照相,主角傻大个反而成为最悠闲的一个人,同样还是那副笑哈哈的弥勒姿态,只是这一刻瞧在某些人眼有种人类看动物窜下跳后发笑的高深含义。
  “这猪留给你们,额外给你一千块,怎么样?”杨凯泽和他女人合影后豪爽道,虽然说没有亲身参与这场捕猎,但光看到这头战利品足够让他们兴奋好一阵子,他们根本不贪这堆猪肉,本来是图个乐子。

  好不容易拆下那对獠牙的陈二狗双手鲜血淋漓,点点头,两千块到手,值了。
  杨凯泽接过獠牙,用掉整整一包餐巾纸才小心翼翼收起它们。陈二狗走到一棵树底下干脆一屁股坐在地,靠着树干仰视着天空大口喘气,这种事情果然不是人干的,被一头将近五百斤的畜生追着跑,想想充满黑色幽默,如果不是富贵第一箭及时射腿部减缓其速度,那么不管这畜生最终下场如何,陈二狗今天都得从身留点东西在这里,至于是腿还是胳膊不好说了。
  傻大个坐在他身边把牛角弓放到一旁,陪着陈二狗一起靠着树干,沉默不语,也没从他笑容瞧出半点完成这项壮举后该有的得意骄横,他只是轻轻揉着右臂,看来这连续三次拉满弓造成了些许的后遗症。
  陈二狗甚至没有对他嘘寒问暖的意思,只是闭眼睛,保持那个仰视天空的姿势,轻微哼起了小调,一曲《唱脸谱》,京剧味十足,字正腔圆,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一旁的傻大个似乎很享受,闭眼睛摇晃着脑袋,嘴角抿起,憨傻依旧,与刚才那个“挽雕弓如满月”的英武形象简直是判若两人。

  最喜欢拍照的女人这一次却没有掏出相机,她来到树旁,轻声道:“以前知道赚钱不容易,但没能体会到会这么难。”
  “两千啊!”
  陈二狗睁开眼睛,眼巴巴望着天空,像是一只注定一辈子只能呆在这片树木地下的青蛙,笑容没有自嘲,也没有悲哀,干净的像是这片松树林,轻声感叹道:“对我来说不少了。”
  她蹲下来,突然朝着天空划了一个手势,架构成一个长方形,笑道:“陈二狗,你看,你现在只能看到这么大的天空,所以你能做到知足,但如果有一天你走出这片土地,看到更多,你还会满足两千块钱吗?”
  陈二狗转头看了眼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女人,看来有钱漂亮又聪明的女人都有伤春悲秋的潜质,很干脆利落地给出答案:“当然不会。”
  “我喜欢该老实的时候老实的聪明人。”女人很不淑女地发声大笑,虽然不够矜持,还有点神经质的嫌疑,却异常清脆动听,类似这里大雪初融时细水长流的声音,所以陈二狗觉得很舒服,这厮的虽然审美观谈不苛刻,无非是身材将一点脸蛋将一点声音将一点脑子将一点气质将一点,但这么多将加在一起,虽然瞧不清身边这个女人的容貌,但陈二狗觉得她八成挺正点,可他的联想也点到为止,不奢望进一步发生点什么,按照陈二狗的思维,既然是个什么都没有穷光蛋,如果再没有点自知之明,岂不真成了李瘸子那样的犊子?

  那根一动不动站在附近的木头看着她欢笑的模样,神情复杂,有讶异有安慰,还有对陈二狗的些许认可,虽然只有一丁点儿。他更多的兴趣都放到了傻大个身,他不是那群懂点弓箭皮毛的愣头青,拉满那张牛角弓的意义有多大,恐怕只有他这个内行清楚,他瞥了眼低头擦拭长弓的傻大个,心感慨,是块少见的好料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