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眼睛水盈盈能勾魂的妩媚女孩从头到尾只是轻描淡写瞥了眼土里土气的陈二狗,便再没有看第二眼的想法,一身补丁刺眼的破败棉袄,在她的世界补丁这东西只能出现在影视作品,她很小鸟依人地半依偎在男朋友身边,小心翼翼检查着涂满色彩斑斓指甲油的美甲,8岁到80岁之间的村民如出一辙的惊艳眼神让她很是受用。
  陈二狗悄悄松了口气,道:“什么时候进山?”
  那青年摆着一张扑克脸道:“现在,我们回车里拿装备立即进山,有问题?”
  陈二狗微微眯着眼睛,笑道:“没。”

  瞧瞧这笑容,貌似谄媚,却硬是让人觉着不舒坦。把玩好相机的女人给一个缺少两颗大门牙的小孩照了张咧嘴大笑的近照后,刚好捕捉到有趣一幕——叫陈二狗的家伙狠狠盯了几眼车队里几乎暗把所有雄性成员勾引个遍的妖精的挺翘屁股,眼除了男人都该有的那种含义,竟还有点略微不一样的玩味,她自嘲道:“还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啊。”
  陈二狗也很好这群有钱犊子会拿什么稀罕装备进山,他觉得猎丨枪丨可能性最大,寻思着见识一下****的升级版猎丨枪丨的风采,他对这个世界外部最大的了解来源是那所破败高里的图书馆,大致知道如今狩猎在国内开始流行起来,他听说那个露水河长白山猎场每年招待不少花钱买新鲜的蹩脚猎客。
  他满怀期待双手插进袖子跟在屁股众人后面来到村头,大吃一惊,不得了,这几辆大家伙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陈二狗也能清晰感受它们的霸气,顺带着他还发现其有两辆的车牌不太寻常,一张“沈K3”开头,一张“沈Y7”,红色字头,其余黑色,很干净干脆的等线字体,弯曲处呈圆弧,让陈二狗很荒谬地想到了《红与黑》。
  虽然他这只地地道道的井底之蛙绝对不明白那个“沈K3”意味着出自黑龙江省军区,但也大致猜出这辆车的主人不简单,他下意识多瞧了那个不肯把相机放下的女人,她好像跟那根木头都坐那辆“沈Y7”,收回视线,再看到从各自车搬下装备的公子哥们,陈二狗愣了一下,喃喃道:“弓?”
  狩猎有枪猎猎弓猎之分,当然还有更加野性沸腾的刀猎,在陈二狗看来枪猎猎像用捕鱼,弓猎是鱼竿钓鱼,两者都需要讲技巧,但无疑后者更具挑战性。陈二狗可一点都不觉得和这群生手进山玩弓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进山狩猎不是旅游看风景,天晓得什么时候会跑出一两头饿慌了的大畜生,陈二狗有点目瞪口呆地望着这群跃跃欲试的城里人,敢情这帮喜欢烧钱玩心跳的犊子是真当自己是神箭手了?

  弓,复杂到繁密的地步,充满金属气息,与陈二狗自家的土制弓截然不同,更加冰冷,光看那些箭矢让人觉着血腥,一架架仿佛都在对陈二狗呲牙咧嘴,总之是一些很新颖的弓,起码陈二狗以前从没有见识过,虽然在大山里厮混蹦跳了将近二十年,他还是不怎么喜欢弓,但富贵喜欢,打心眼喜欢,跟自己喜欢外面的世界一样,所以陈二狗觉得这次要真赚了钱弄把那样的玩意,送给富贵,他不知道其实他赚的钱是肯定买不起那样的弓箭的。

  傻大个回家换了身衣服,背着一张巨弓和布囊大步来到村头,递给陈二狗一把猎刀和一双质地特的皮靴,陈二狗换鞋子后把原先的解放鞋放进布囊,朝那群忙着分工的有钱人喊道:“可以动身了。”
  出乎陈二狗意料傻大个对那些冷兵器技术极致的弓箭貌似不怎么感兴趣,只是浅浅瞥了一眼,转头继续对纳闷的陈二狗傻笑。
  倒是那些个城里人见到这位将近两米高的魁梧汉子,背负一张极具视觉冲击的巨大牛角弓,一身遮掩不住的爆炸性肌肉,怎么看都健身房做教练的家伙们更加狂野正宗,这个时候众人才觉得这个傻子其实忽略掉那傻笑,还有些许阳刚美的存在,尤其是那张大到离谱的巨弓,着实让众人觉得自己手的复合弓或者反曲弓有点像玩具的微妙挫败感。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山。
  傻大个带路,陈二狗殿后,他屁股后面还跟着一条不太起眼的土狗,很亲昵地游荡在陈二狗周围。
  兴许是傻大个步伐太大太急促的缘故,走了一个钟头左右女孩便喊累,陈二狗没反对,马要真正进入山林,休息一下没大碍,看到那个娇贵的美女大小姐要把她那屁股坐到一个树桩去,陈二狗立即阻止,喊道:“别坐!”

  吓了一跳的漂亮女孩狠狠瞪着眼前这个土包子,其他人也都瞧向陈二狗,肇事者皱了皱眉,道:“这是山里的规矩。”
  那群人虽然不太理解所谓的“规矩”,但也没有为难陈二狗,漂亮女孩有男朋友哄着也娇笑着消了气。陈二狗蹲在地,摸着那只土狗的脑袋,眼神温暖,土狗一身漆黑,有点像狼,毛皮锃亮,美不足的是它身伤痕繁杂狰狞,这狗虽然骨架子不大,但偶尔会流露出一股子彪悍,只不过面对陈二狗,这只疤痕累累的黑狗只顾着摇尾巴。傻大个站在附近,笑呵呵望着这一人一狗。
  咔嚓。
  闪光点亮起,陈二狗和他的这只狗亲昵画面被定格。依旧捧着相机的女人站在陈二狗身前,语气平淡,问道:“你进山前一个人念念有词也是规矩?”
  陈二狗点点头,瞥了眼那个树墩子,解释道:“老一辈的人都说那是山把头的枕头,不能坐。”

  女人轻声问道:“你信?”
  “信。”
  陈二狗毫不含糊道,仿佛身后长了眼睛,道:“不准笑。”
  这让原本咧开嘴的傻大个立即闭嘴巴。陈二狗发出一声咻,那只黑狗立即无矫健地飞奔出去,瞬间消失于森林密处,他缓缓起身,看着女人道:“我知道你跟富贵一样,都不信这个,也对,都是无神论者,唯物论者,信这个太封建落伍了。”
  女人把相机放好,轻笑道:“其实用科学的方法能解释你这个‘规矩’,树墩子根部在地下,这使得一些瘴气会从树桩的木纹渗透蒸发出来,人要是坐久了,身体难免会因为潮气浸透而生病。”
  陈二狗愣了片刻,道:“你研究过这个?”
  她摇头道:“我不研究这个,只是刚看到,刚想到。”
  心有点感慨的陈二狗挠挠头,道:“你一定读本科大学吧?”
  她莞尔一笑,仿佛听到一个挺逗的冷笑话,也没有解释,只是点点头算作认可,她第二次较认真地打量起这个有些小智慧的“刁民”,难道在他的世界聪明的定义是本科大学生?她叹了口气,抬头打量着白桦林顶端风景,自言自语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
  陈二狗即使听到了也理所当然的听不懂,因为那是最纯正的老式英语腔调,他这样一个英语口语几乎为零的家伙如果不是被英语拖累恐怕也不至于考不进3本,虽然3本和专科对他来说意义都一样,他高时代那个口语糟糕透顶的英语老师恐怕自己都考不出四级,带出来学生成绩可想而知。
  突然她问道:“问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你为什么叫二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