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9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新桐正在把东西往塑料袋里装,所以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田立诚眉头微微皱起,犹豫片刻才小心翼翼地说:“小桐,你的这个朋友是做什么的?怎么不是犯事儿进局子,就是跟江湖人牵扯到一块儿呀?”
  田新桐一怔,眨了眨眼才听出来父亲的话音不对,坐下来很认真的说:“爸,你也是做丨警丨察的,应该知道没有证据就不能随便下结论的道理吧?!
  萧晋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聪明、善良、有才华,虽然总是会招惹各种各样的麻烦,但我觉得,那也是因为他太优秀了。”
  就在田新桐为萧晋正名的时候,他才刚刚在谭家吃完饭离开。谭正信平时都是跟那帮年轻的小妖精们一起吃饭,他的儿子谭建业还没有回来,所以晚饭只有他和李善芳两人。
  在饭桌上,李善芳又详细的介绍了一遍马泰华的情况,跟他所猜想的差别不大,那确实是一个心狠手辣且能忍常人所不能之辈,别说什么胯下之辱了,当年为了攀附大佬,愣是对着一个只比自己大五岁的人喊了三年的干爹。
  很明显,利用妻子的身体上位这种事都能做的出来,马泰华也没什么脸面好在意的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以至于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心理变态。
  据说他现在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给自己的女人配一个英俊帅气的小鲜肉司机,并有意无意的为他们创造机会,一旦那两人禁不住诱惑上了床,毁容残废是基本,人间蒸发也不是没有过。

  正常人都知道,疯子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其中最恐怖的,就是有理智和头脑的疯子。萧晋认为谭正信是养虎为患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现在马泰华的势力还不算太大不惜一切代价的干掉他,然而,李善芳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把马泰华放在眼里。
  李善芳不蠢,那这种莫名的自信就肯定是来自她的公公谭正信。萧晋不相信谭老头儿会是一个自大到如此盲目的人,而且上次见面也没发现他有丝毫老年痴呆的迹象,那唯一能够解释谭家这种自信的理由,就只剩下老头儿早有准备了。
  他很好奇,但也知道这种机密的事情李善芳肯定不会轻易说出来,临出门前忽然想到了什么,就问:“善芳姐,记得你刚才说马泰华的那个老婆是个带着孩子的寡妇,他老婆后来疯了,那孩子去哪儿了?”
  李善芳闻言神色一僵,紧接着便移开目光,笑着说:“谁知道呢?他老婆一疯,那孩子就再没人见过,江湖传闻都说已经被他给弄死埋掉了。想想也是,那样一个狠人,不可能会把一个非亲生的、而且很恨他的儿子留在身边养大。”
  李善芳的表情变化没能逃脱萧晋的注意,所以他就隐约猜到了谭正信的后手。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不知道省城江湖的哪个角落里,一直都有一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睛在注视着马泰华如今的风光无限。
  既然知道了人家早有准备,萧晋自然不会再操那份闲心,随便找了家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了省城。
  省环保署的环境督查小组终于来到了天石县,一行十几人被安排进天石大酒店,连饭都没吃,就让县衙门的相关领导陪着开始视察县里的几家工厂和建筑工地,奉公勤勉的一塌糊涂,如果不是有目的的话,绝对是值得朝廷点名嘉奖的公仆楷模。
  跟萧晋和马建新预料的情况一样,视察的结果很不好,那几家工厂的污水排放没有达标,被勒令整改;建筑工地的防扬尘和噪音设施准备的不完善,必须限时停工改造。
  连马路两边的绿化带比例不够都被这帮督查领导狠狠点名批评了一顿,“吹毛求疵”这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督查小组官员们的认真和细致,要不是眼看着天要黑了,他们绝对会直接杀到龙首峪山泉去检查,因为组长大人话里话外已经提了一天的水源地保护的事情。
  晚上,萧晋与马建新坐在天石大酒店的一间包厢内,重新恢复了一身旗袍装扮的华芳菲亲手做了几道菜端进来,又敬了杯酒便出去了,态度依然像以前一样热情和恭敬,只是少了许多扭捏造作的风尘气,多了一些自信和专业人才才会有的气度。
  马建新看的啧啧称奇,待包厢门关上便感慨一般的对萧晋说:“兄弟,对于你在女人方面的本事,哥哥是彻底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华芳菲以前不过是段学民和房代云的一个玩物,就算是哥哥最倒霉的时候都没有正眼瞧过她一次,没想到这才被你调教了几天,竟然真的像是一位企业家了,不自觉的就让人再也升不起轻视的心思。
  哥哥现在终于明白,怪不得会有那么多女人前赴后继还无怨无悔的跟你,不是因为你嘴巴甜,而是跟着你有好处呀!谁能想到给一个花花公子当情人,占便宜的竟然会是女人呢?”
  萧晋哈哈一笑,给他倒满一杯酒,说:“大哥,你这话里话外明明每个字都是在夸兄弟,可我咋听着那么像骂我呢?”

  马建新大笑着端起酒杯:“这是你自己这么说的,哥哥可不认。”
  说笑几句,酒过三巡,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放下筷子,点燃了一支烟。
  “该来的总会来,关于明天督察小组去龙首峪的事情,兄弟你完全不用担心。”马建新率先开口道,“水厂的建设已经停工,周边村子里也已经有了‘某领导没收到钱所以要关闭水厂’的风声。
  如今差不多已经过了农时,就算把地还给村民,至少上半年也种不了什么东西了。钱没拿到,又耽误了半年,农民们肯定不愿意,现在又正是国家着力发展农村的关键时期,没有哪个领导敢背上让农民吃亏的帽子。
  我想,光凭那些村民们闹上个一次两次,就够金景山喝上一壶的了。”
  “大哥你办事,我当然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我担心这样一来,哥哥你可是首当其冲呀!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在领导心中留下一个‘管束不了治下百姓’的印象,应该是板上钉钉了。”萧晋说的很诚恳,表情也是忧心忡忡的,仿佛真的很苦恼一样。

  马建新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说:“不出大意外的话,哥哥我再在这里任职四五年是没什么问题的,只要兄弟你在这期间内把天石县的经济给搞上去,那就是哥哥我响当当的政绩,不管领导们现在对我是什么印象,到了那时保准全都会选择性的忘掉。
  目前咱们国家的重中之重仍然是发展经济,余者都不足与论。”
  该来的终究会来,图穷匕见,从去省城连金景山的面都没见到那一刻开始,萧晋就知道,双方之间不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是不可能有机会坐下来好好谈判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