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6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他虚脱无力的飘在水面,往下游顺势流淌之际,他发现那本沉甸甸的黑色古书如同一截腐烂的木桩在他肩膀边如影随形。
  仿佛鬼魅。
  书在传递一个信息,书毁,他亡。
  要摆脱这本书的唯一方法是自杀,可他还不想死。
  他不得已重新把书捡回来,那是最后一次丢弃它。

  从此他认命了,只能放纵自己,屈服于书的诱惑,一页接一页的往下研究。
  炼金术涉猎之广令人称,能够治病、下毒、提炼宝石黄金、制造药物,甚至可以提炼出各种珍稀的化学元素;
  加融合了玄法的技能,他还可以从书学到玄门咒语和法术。
  随着日月推移,他从最低阶的咒语一路学到了高阶的炼丹术。
  按照书方法提炼出丹药,却没有试药的对象。
  他不想冒险找别人当实验品,万一别人吃下去死了,怎么办?

  他便只拿自己的身体来进行试验。
  《玄法炼金术》记载着九种不同效果的丹药,分别是能令活人肉体原样愈合的地行丹、能让死人成为傀儡的风行丹;
  可以叫所有生物长生不老的火行丹,可以把人隐形的水行丹,可以杀人无形的雪行丹,可以叫人无性孕育新生命的雾行丹,以及让人永久沉睡的同时保持肉体永不腐败的天行丹;
  还有令言语成真的电行丹,最后一样是所有世人最为向往的宝藏,那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月行丹。
  他由浅入深,把每一样丹药都提炼了出来。
  如今回忆起来,只是一句话能带过的经历。
  可这段经历,实际耗费了整整二十年。

  一个少年,硬是打磨成了一名临近年的沧桑男人。
  《玄法炼金术》的内容有多么复杂艰涩想必不用形容,学习的途需要收集各方面的知识才能吃透其奥秘。
  幸好这本书遇的人是宋才桀,他脑子聪明。
  别人读十遍才能理解的知识,他往往一遍即可融会贯通。
  如果换做另一个人来学习此书,可能需要五十年,可宋才桀只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已经是迹。

  但是对他来说,二十年是很漫长的。
  因为他只有一个人,不停的漂泊旅行,只有孤独和危险作伴。
  由于他修炼古怪的法术,经常会引起当地人的注意,在被当地人当成邪魔巫师送去实施私刑之前,他必须提前离开。
  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个月,心灵的疲倦已快要把他压垮。
  他在漂泊,几乎把修炼出来的丹药都尝了个遍。
  他意外发现地行丹不仅仅可以治愈外伤,还能治愈内伤;

  风行丹复活的死人再也死不去了,唯一让这个活死人停止活动的方法是令其尸首分离,分开埋葬,活死人会暂时休眠,一旦重新把脑袋接,活死人又能继续行动;
  他想,风行丹绝不可以滥用。
  他后来又陆续吃下水行丹,方便他隐身进出各种地方,让他的旅行不必再为居所、钱财和食物烦恼;
  他服用火行丹的时候,已是三十七岁,实际,他在三十岁那年提炼出来了,可是这个丹药的提炼过程实在太繁杂,好几样材料都是靠猜的,他一直担心自己提炼的方法错误,怕吃下去反而会引起副作用,所以一拖再拖;
  直到某天喝醉,他厌倦了生命,赌气般的吃下了火行丹,没想到他成功了。
  从此把容颜留在了三十七岁,永不衰老。
  至于杀人用的雪行丹、和无性孕育的雾行丹、让人永久沉睡却不腐败的天行丹他都用在了动物身,目前来说,还未失效,他也没有心思找人做实验。

  起死回生的月行丹效果太过强大,一旦使用可能会颠覆这个世界的秩序,他暂且保留着,从未实际给任何活物品尝过,所以,到底是有效,还是无效,他到今日还是未知。
  最令他琢磨不透的,是令言语成真的电行丹。
  这个丹药起死回生的丹药更叫人充满了期待。
  究竟怎样使用,又能起到怎样的作用?书竟然没有记载清楚,仿佛是原作者故意设计的陷阱。
  什么叫做言语成真?难以想象。
  宋才桀也只好暂时把电行丹放在一边,止了研究。

  修炼完丹药以后,又过了五十年,他看去还是三十七岁,但那时候,他已是一个垂暮老人,至少在内心里,是一个早已厌世的无可救药的老人。
  他终于达到了炼金术的最终阶级,那是提炼黄金。
  提炼黄金本来是炼金术最原始也是最纯粹的目的。
  宋才桀起初想不通,黄金并不难求,为何非得要通过化学的方法提炼出来?这样有何意义?为了增加财富?老老实实去赚钱,用各种稀有元素提炼黄金要更加快捷吧。
  这些年为了弄到提炼黄金必须的七大元素,他差不多把整个地球都兜了一圈,食人族和原始森林也见识过不少。

  成为富翁和成为一个四处探险的化学专家,必然是前者容易。
  如果达到能够随心所欲提炼黄金的能力,那一定已经不需要黄金了,像他一样。
  这样一来,炼金术岂不是多余的?
  这些想法,直到他彻底学会了炼金术之后,才完全的推翻。
  原来如此。他告诉自己,炼金术的目的,不是为了提炼黄金。
  是为了转换物质。
  把一样物质,转换成另一样物质。
  可是,这种法术,在玄门已经存在,而且不难,是入门级别的法术,把木头变黄金,对玄门来说,不过是贴张符的事情。

  哪用得着那么多元素,那么多的铜炉和那么多的心血。
  宋才桀为了搞清这个问题,在他把《玄法炼金术》修炼完毕的第二年,进入了密言宗。
  无量这个法号,起初是密言宗的第十九代掌门人青不须为他取的。
  南宫兜铃听到这里,开始不耐烦,“我实在没兴趣听你的自传。”
  无量看着她,“你母亲是一条竹叶青蛇,住在密言宗总部的竹林。”
  南宫兜铃问:“密言宗总部在哪里?”
  “藻荇山。”
  “在青城郊外的那座藻荇山?”南宫兜铃想了起来,那座山离水库不远。
  无量说:“整座山都是私人产业,闲杂人等无法入内,总部设立在山顶,房屋富丽堂皇,当然,不是现代化的,毕竟也是千年前建立起来的教宗,建筑都充满了古旧风格。”
  “那和我们引魂派差不多嘛,我们也有一千年的历史。”
  “你不知道?”无量双眉挑起,“我以为这件事,在你的教派应该是公开的。”
  “啥事?”

  “引魂派和密言宗,本来是一家,因为一次内部争斗,导致其一名弟子背叛密言宗,跑出去自立门派,那名弟子创造的,正是引魂派。”
  南宫兜铃还是低头一次听到这样的事,“那名背叛师门的弟子,该不会是我的祖师爷爷岩陀仙君吧?”
  日期:2018-03-07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