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3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投资九千万,可解决四百多个就业岗位,是我担任县长后跑的第一个项目,你说我能不在意吗?朱正阳不同,有你打下的坚实基础,不折不扣执行就好,何况他是县委书记,面临的压力跟我不一样。”

  方晟叹道:“不折不扣执行我的规划,大家都这样想,你说朱正阳的压力有多大?看来他也是势在必得啊。”
  “啊,你……你准备帮他?”樊红雨紧张地说。
  “可他根本没在我面前提过,你说奇不奇怪,”方晟沉吟道,“我觉得无非两个可能,一是他认为爱妮娅公私分明,尽管与我交情不错,谈及工作绝对就事论事,不可能因为私交影响她的判断……”
  她点点头:“有道理,当初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没打电话找你。”
  “第二个可能就有点可怕了,那就是朱正阳或许猜到我俩有一腿……”
  樊红雨呼地站起身,紧张万分:“你说真的?”
  “纯属猜测,瞧你吓得……”
  “我怎么感觉第二个可能性更大呢?”
  方晟摆摆手:“做贼心虚而已,我俩从没在黄海那个……反而离开黄海后次数更多吧。”
  “但是他……”樊红雨心烦意乱,项目的事早抛到脑后,“这桩秘密只能限于我俩,多一个都不行!”
  “别担心,明天我试探一下。这小子也太不够意思,这么大的事至少应该提几句,他真够深沉的,偏捂在心里不说。”
  “好,打探到消息立即告诉我。”樊红雨说着拎起包就要走。
  方晟拦在她身前,似笑非笑:“既来之则安之,还走干嘛?”
  她又气又恼:“都快被人发现了,你还有心思那个,让开!”
  “因为我们已经那个了,也不在乎多一次少一次,对吧?”
  他上前搂住她就亲,她在怀里激烈反抗,扭打中两人靠近床边,方晟顺势将她推倒到床上,她还是不从,但力道越来越弱,等他的手伸到衣服里,终于无力地叹了一声。
  “我会被你害死。”她喃喃道。
  他从上摸到下,水淋淋一片湿得不成样子,知道她久旷人事实质饥渴之至,当下也不说话直接提枪上阵,屋里顿时春意无限……
  喘息声渐渐平息,两人安静地躺在被窝里。
  方晟伸手到她胸口把玩,被她推开;再伸到下面,她索性转过身不理他。方晟暗自轻叹,樊红雨和鱼小婷是他最难掌控的两个女孩,她俩欢爱时可以放得很开,令他酣畅淋漓,但欢爱后就象换了个人,没有通常情爱男女间的柔情蜜意和调笑戏谑,好像他只是她们的工具,用过就扔,没什么好牵挂的。
  这种感觉让他很郁闷。
  他轻轻揽过她细腻光滑的腰际,道:“你应该找个能经常陪伴左右的男人,这种日子真是苦了你,我觉得非常抱歉。”

  樊红雨突然卟哧一笑。
  樊红雨卟哧一笑,调转身子对着他,道:“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我三十岁才把处丨女丨之身给你,**方面看得很淡,不错我这样的年龄是有需要,但没有也照常工作、生活,偶尔有你解解闷,我已经很知足。我们这样的出身注定不能过普通人的日子,要不断发展、进步,在残酷的官场逆流而上,如果沉溺于男女之情,我俩会害了彼此。”
  “你很理性嗬……”方晟不知是失落还是惆怅。
  “都象白翎那样不计较名分,不计较前途,忠心耿耿陪在你身边出生入死,你就开心了?”

  “唉……这会儿提到她,你让我情何以堪?”
  “因为,”她凑在他耳边轻声道,“暂时没人检查你的作业了,再来一次?”
  “好!”方晟一跃而起……
  第二天早上在她的挑逗下两人又战了一个回合,方晟精疲力竭索性赖在床上继续睡觉,樊红雨反而劲头十足穿好衣服、梳妆打扮一番,临出门时居然笑语盈盈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容光焕发的样子,仿佛刚被浇灌的鲜花。
  迷迷糊糊睡到上午十点多钟,朱正阳打电话请他中午一起吃饭。
  方晟趁机说:“早上接到樊红雨的电话,说万水和江业正在争夺一个推广项目,请我保持中立。我说你也太不够意思,昨天为何不透个底,叫我没办法回答她——你知道我跟她在黄海期间不对付,到江业后因为工作关系经常打交道,勉强算朋友吧。”
  朱正阳干笑:“嘿嘿,这事儿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前几天到发改委,我就瞅个机会找到爱妮娅当面请求帮助,顺便提了下你的名字,不料她板着脸说她跟方晟确实私交很好,在黄海因为景区建设对我也很熟悉,但这些并不是决定推广项目归属的因素,她只会根据相关部门提交的调研报告,以推广效果最大化来作出判断。嘿嘿,这事儿吧我已吃了闭门羹,不能再让你为难是不是?”
  果然是第一种可能!
  方晟彻底放下心来,笑道:“爱妮娅公私分明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吃闭门羹活该!这样一来倒也好,我可以名正言顺保持中立。”

  “那个娘儿们活动得很厉害,不过江业也有自己的优势,最终……我约莫在条件相当的情况下,爱妮娅还会照顾你的面子,嘿嘿嘿……”
  “真无耻!”方晟笑骂道。
  下午朱正阳又去四下活动,方晟在牧雨秋的陪同下参观了新拍的几块地皮,围墙、活动板房已经修好,挖掘机、打桩机等大型机械正陆续开进工地,工程开工在即。
  “资金到位了吗?”方晟问。
  “拿那边小区做的抵押,”牧雨秋压低声音说,“大伙儿都有点不定当啊方书记,从晋西做煤矿起我们就习惯只用本金,实在周转不过来顶多借三分之一,这回可是加的杠杆,愁得我们睡不好觉呢。”
  方晟笑道:“杠杆资金来源于银行贷款,应该那些行长们睡不好觉才对。雨管,现在是资本时代,要善于利用杠杆、资本运作赚钱,原来靠本钱逐步完成原始积累的模式已经落后,跟不上这个时代了。有机会你们几个到深圳、珠海那边瞧瞧,一大片几百幢高层建筑全是高档写字楼,每层少的四五家多的十几家公司,你想想这么多公司开在那儿干什么?玩的都是资本!上市公司几十个亿、上百个亿,能被这些公司两三个月时间兵不血刃给吞下,然后资产运作、重组、包装再卖出去,一进一出赚几十亿都是小菜一碟。”

  牧雨秋听得两眼发直,迟疑道:“那么……赵小姐会不会玩这个?”
  他指的是赵尧尧。
  方晟又笑:“别指望她,她只擅长证券业务,资本运作虽然更深的道行,目前我正在物色这方面人材,做完这波房地产,以后就要转战资本市场,原则上不再涉足实业。”
  牧雨秋陪他穿过工地,陪笑道:“方书记,我有个疑问。你为啥事事总能想到前面,而且总能赚到大钱呢?”
  日期:2018-04-2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