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3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还想去白翎病床,被两名便衣阻止,说根据容上校的命令除了医疗组专家任何人不得进入。正在走廊转悠,突然接到朱正阳的电话,劈头就问是不是在医院?
  方晟奇道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朱正阳大笑道应该是军区总院吧,我现在过去接你,见面细谈!
  二十多分钟后朱正阳将方晟接上车,江业一别不过两个多月却恍若隔世,方晟感慨万分。
  朱正阳首先解释了缘由。这几天他正好在省发改委跑项目,原本昨晚约两位处长以及军区总院心脑血管科主任喝酒,不料傍晚六点钟接到主任电话,说有个突发情况他被抽到医疗小组,晚上就得动手术;过了会儿两位处长陆续来电话,表示本来会议快结束了,爱主任突然接到电话要去军区总院,然后说大家吃个工作餐,等我回来继续开会!
  一顿酒宴告吹了。
  朱正阳一想,能让爱妮娅中断会议到医院看望的,除了省领导大概只有方晟,而据他所知省领导都在省一院看病,再联想到医疗小组的事,不由担心了一整夜,今早赶紧联系那位主任,得知动手术的是个女人,才放下心来。
  “顺坝的情况糟糕到这个程度,做个手术都得直升飞机送到军区总院?”朱正阳好奇地问。
  方晟叹息着把去顺坝后遭遇说了一遍,朱正阳听得目瞪口呆,干脆将车停在路边,认真地说:

  “赶紧换个地方,太危险了,要不请容上校派两个团进驻顺坝!”
  “我何尝不知?”方晟难得说出心里话,“但我耽搁不起啊,县委书记履历是档案里最重要的,这段经历不完整,我算什么基层打拚上来的干部?在黄海、江业,我好歹为地方做了些实事,可顺坝呢?明知恶势力猖獗、县领导为虎作伥却坐视不管,那不是方晟的风格!所以就是每天穿防弹背心,缺胳臂断腿我也要在顺坝干到任期结束!”
  朱正阳连连点头,道:“你志向和抱负非我等所能及,这也是我早在三滩镇就下决心追随你的原因,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这份情谊和信心始终不变!”
  当晚叫了牧雨秋等人一道喝酒,为方晟压惊,热热闹闹喝了三个多小时才尽兴而归。
  原本朱正阳还准备和方晟到茶座多聊会儿,刚落座接到军区总院那位主任的电话,邀请过去吃宵夜,遂打了个招呼匆匆离去。
  方晟也不介意,独自喝茶吃水果,享受难得的悠闲时光。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香风轻掠,一个俏丽的人影坐到对面,轻笑道:“不速之客,欢迎不?”
  原来是叶韵。

  方晟慢斯条理替她泡了杯茶,道:“不速之客,生死之交。”
  “如果我为你吃颗子丨弹丨什么的,你会更感激吧?”
  “或许我要以身相许。”
  她歪着头甜甜一笑:“或许今晚是个机会……”
  方晟的心卟嗵一跳。
  今晚确实是难得的良机!
  叶韵这颗果实早在黄海就成熟了,到江业却没捞着机会,顺坝更是步步杀机,如今……
  这会儿方晟早把于道明的告诫扔到脑后——如果说人总有弱点,那么方晟最大的软肋就是女人。
  他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连喝两小盅茶才压住火气,道:“你可想好了,我是个只会给女孩子带来麻烦的人。”
  她笑得更甜:“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麻烦。”
  说着,纤细的手游鱼般滑入他的掌中,轻轻一握柔若无骨,再用力她蚊子般哼了声,白他一眼道:
  “轻点儿,人家很疼的……”
  大凡男人大概都好这一口,当下方晟调笑道:“这点力气就疼,待会儿我要是使出全身力气……”
  “讨厌,不准欺负人家。”
  叶韵撒娇道,朦胧灯光下眼波流动蕴含着无限情意,胸口急剧起伏宛若青春跳动的音符,耳边散落下来的长发恰到好处遮住三分之一脸庞,显得羞涩而神秘。
  方晟正看得入神,却见她眼睑低垂,手指头却在他掌心轻轻一勾——差点勾掉他九成魂魄!

  “我们现在就去酒店吧!”
  这句话刚到嘴边,陡地手机响了,方晟微微皱眉拿起来接通,刚听了一句话就收敛笑容……
  听完对方说话,方晟长长吁了口气,平静地说:“好,马上到。”
  看着他接电话、挂电话,叶韵脸上始终保持笑意,还贴着他另一只手。方晟略一迟疑,歉意道:

  “不好意思,省领导紧急召见,我得立即过去。”
  “又是一场水中月镜中花,始终有缘无分啰。”她幽幽说。
  方晟摇摇头,隔了会儿道:“机会永远留给有心人……先走一步。”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叶韵微微叹了口气,慢慢啜饮杯中茶,此时的茶显得苦涩难以下咽。
  出了茶座来到路边招了辆出租,上车后司机问去哪儿,方晟往前一指说开到尽头右拐。

  拐过街角方晟下车,信步走了两三百米,看到家连锁快捷酒店便进去,开好房间后发了条短信,然后泡了杯茶,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
  大概等了四十多分钟,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却是数月不见的樊红雨!
  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樊红雨打的,她只说了一句话:
  “方晟,我有事要见你,地点随你定,”然后接着说,“我知道你在省城,这会儿不是喝酒就是喝茶,那件事对我很重要,需要你帮助,如果你愿意就立即出来!”
  方晟喜欢与女孩子纠缠不休,但更重情义,在他看来帮助樊红雨远比和叶韵上床更重要,所以毅然离开茶座。
  关上门并反锁好,方晟问:“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在省城,你通过哪个渠道?”
  “朱正阳。”
  方晟一愣,在他印象中两人似乎从无交际,怎会走到一块儿?
  快捷酒店房间陈列简单,樊红雨见只有一张椅子,随意地坐到床边,轻掠碎发解释道:“他是我的对手,自然要关注他一举一动,所以发现你俩到酒店吃饭。”
  他越听越糊涂:“什么对手?”
  “一个省级示范项目,每个市只能确定一个县参与,万水和江业都在全力争夺,这也是我和他都呆在省城的原因。”
  樊红雨补充道:“爱妮娅有最终决定权。”
  瞬间明白她急着找到自己的原因。
  爱妮娅与方晟是否有暧昧,谁也说不清,但爱妮娅对他的欣赏和支持众知周知,当初因为童彪拿掉方晟在领导小组的职务,爱妮娅不惜以全面撤出工作组相威胁,迫使童彪乖乖就范;提诺纳超市原本设在梧湘,也是她施加影响使得梵尚临时改变主意落户江业。
  而朱正阳与方晟的关系更不是一般的铁,可以说没有方晟就没有朱正阳。倘若这件事朱正阳开了口,方晟想必全力支持,因此樊红雨必须抢在明早上班前说服方晟。
  想到这里方晟有些奇怪:今天他和朱正阳呆了一整天,到处逛房产市场、看楼盘,和牧雨秋等人海聊,关于项目的事朱正阳只刚见面时淡淡提了一句跑发改委,根本没流露请他帮忙的意思。这是为什么呢?
  仿佛看穿方晟的心思,樊红雨补充道:“我知道你和朱正阳亲如兄弟,这件事也不想让你为难,我是希望……至少你能做到不偏不倚,保持中立,万水和江业各凭本事跑发改委,怎么样?”
  “这个项目对你很重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