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68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齐阳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灵儿忙去扶他,再次问道:“你哪儿不舒服?不会是着凉了吧?”
  齐阳忙摇头否认。
  “可适才我听到你咳了几声。”灵儿担心地说。
  齐阳隐瞒道:“只是嗓子不舒服罢了。”说完,他还故意轻咳两声装作在清嗓子。
  听齐阳的声音有些沙哑,灵儿忙取出水囊,送到齐阳的嘴边。
  齐阳这下可是骑虎难下,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灵儿看出齐阳的为难,柔声说道:“你手有伤,让我照顾你吧!若是我的手受伤了,你是不是也会照顾我?”
  齐阳点了点头,这才抬起伤得较轻的左手托住水囊,借着灵儿的力喝了些水。
  灵儿暗暗叹了口气,齐阳哥何时才肯接受自己的心意,让自己照顾他呢?
  齐阳喝完水,便注意到自己手指的血迹都被擦得干干净净,伤口还涂了一层薄薄的伤药。他认真地感受了一下,身的伤口虽然还很疼,但已经没有先前那种沾着血迹黏糊糊的感觉了,反而很干爽很舒服。
  “难道……”齐阳担忧地看向灵儿。
  灵儿见齐阳看看手指的伤处,又看看自己,便猜到了齐阳的心思。
  她担心齐阳不愿意让自己治伤,忙转移话题道:“伤药不太够,有些伤口不容易溃烂,我没用药。”
  “伤药都用完了?”齐阳皱眉道。
  “嗯。”灵儿点了点头,他们得尽快离开这儿才好。
  “那姑娘身的伤……也处理了吗?”齐阳担忧地问。

  “我没受伤呀?”灵儿说。
  齐阳看着灵儿药童衣袍的血痕,难过地皱起了眉。
  “那……根本算不是伤,只是蹭破了些皮。”灵儿说。和齐阳身的伤起来,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呢?
  “都是在下害了姑娘!”齐阳垂眸,自责地说。
  “不!这和你有何干系?”灵儿忙否认道。
  “若在下能早些救出姑娘……”齐阳还没说完,他血色全无的嘴唇被灵儿的手指按住。
  “别再说这些话了,你这样会让我更加心痛!”灵儿说着,落下两滴滚烫的眼泪。
  “为了让我们平安离开,你牺牲了自己!你明知道陈秉达恨透了你,你还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而我回来找你,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从没后悔过!只求你别再责怪自己了。你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灵儿一口气说完,才起身跑出了山洞,躲在山洞外齐阳看不到的地方无声地落泪。
  齐阳忍不住又轻咳了几声。他看着洞口外那一角衣襟,暗暗抹去眼角的湿润。

  当灵儿收拾好心情重新回到山洞里时,齐阳正闭着眼睛休息。
  灵儿刚要放轻步伐,看到齐阳睁开了眼睛。
  “天黑了,咱们能回去了吗?”灵儿轻声问。
  齐阳看了看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山洞,也知这儿不是过夜的地方,可他此时没有内力又如何能去?
  灵儿说:“这点高度,我应该可以拉你去。”
  “其实在下还担心徐乐会派人守在头。”齐阳说。

  灵儿闻言跑出山洞,往头望去,隐约能看到火光在缓慢移动。
  灵儿大急,忙跑回齐阳身旁说道:“的确有人在头巡逻,那可如何是好?”
  “只能等。”齐阳垂眸道,这样怕是要委屈灵儿了。
  “那得等到何时?”灵儿着急地说。

  齐阳轻轻地叹了口气,是他连累了灵儿。
  “明日他们会离开吗?”灵儿满怀期待地问。
  齐阳摇了摇头,说道:“阿典已经收到我们逃出天圆山庄的消息,姑娘觉得他在迟迟不见我们平安回去的情况下会怎么做?”
  灵儿想了想才回答道:“齐典大哥一定会派人搜遍东环山来接应我们。”
  “不错,逸兴门搜山便说明我们还在附近,所以……”齐阳没有说下去。
  “也是说要等逸兴门的兄弟们撤走,徐乐才会撤回头巡逻的守卫?”灵儿问。
  “嗯。”齐阳点了点头。
  “那要等到何时呀?”灵儿着急地说。
  “阿典一定也能想到这些,但他又怎会放心让我们自己下山?”齐阳愧疚地说,“是在下连累姑娘受苦了。”
  “是你受苦了!我在这儿多待几日都没关系,但是你这一身伤……没有伤药该怎么办?”灵儿难过地说。
  齐阳心一暖,原来灵儿是在为自己着急。

  “在下身都是些小擦伤,不碍事的。”齐阳忙安慰灵儿。
  “小擦伤?”灵儿想到齐阳衣袍下伤痕累累的身躯,鼻子一酸。
  “嗯。”齐阳见灵儿眼眶又红了,赶紧解释道,“伤口虽然看起来严重,却都不深,将养两天好了。”
  “那先不说外伤,你的内伤又该怎么办?”灵儿担忧地问。
  齐阳刚要开口,听灵儿又继续说:“你以为我会忘了你身的‘锁魂丹’吗?算‘锁魂丹’药效已过,也需要他人为你疗伤才能将逆行的筋脉扭转回来,否则一运功会疼痛难忍。”
  齐阳轻轻叹了口气,他的身体情况还是一点都瞒不过灵儿。他低声道:“在下可以不运功。”
  “那你又如何自我疗伤?筋脉逆行让你受了很重的内伤,若不尽快修复受伤的筋脉……”灵儿不忍心说下去,“而我的内功修为与你的相差太多,既不能为你扭转经脉,也不能为你疗伤。所以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儿!”
  这些齐阳自然都明白,只不过眼下他们只能等。
  灵儿又说:“你的身体原本不好,此时又没有内力,更是受不得凉!而这儿连取暖的东西都没有,入了夜又该如何是好?”
  齐阳闻言忍不住轻咳两声。
  灵儿看了看山洞外,寒气已慢慢地灌了进来,可她却无力阻挡。
  齐阳累极了,他缓缓地闭眼睛。

  灵儿一发现赶紧将他唤醒:“齐阳哥,你先别睡!”
  齐阳疲惫地睁开眼睛,不解地看着灵儿。
  灵儿忙从包袱拿出一包麻饼递给他,并说道:“你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吃点饼再睡吧!”
  齐阳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合了眼睛。

  灵儿蹲在齐阳的身旁,还是想劝他吃点东西。虽然因他右手腕的伤没法探他的右关脉,但灵儿知道他的胃一定不舒服。
  齐阳闭眼说道:“姑娘自己吃点吧!在下有点困……”
  灵儿终是不忍打扰齐阳休息。她担心齐阳受凉,把自己的药童衣袍脱下来盖在齐阳的身。
  灵儿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她看着手仅有的五个麻饼,轻轻叹了口气。她不知何时才能回去?这五个麻饼又够齐阳哥吃多久呢?
  灵儿将麻饼收了起来,拿了些肉干填了一下肚子,然后靠着石壁闭目养神。
  日期:2018-04-24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