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9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因此,在屈辱和愤怒的同时,他的心也不可抑制的变得火热起来——用不了多久,现在李善芳所拥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他一个人的。
  车子刚驶进谭家,谭鸿鹿就醒了过来,一见到了自己家,他立刻就对萧晋破口大骂起来,只是刚骂了一句,就被李善芳在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力气没有一点保留,嘴角都打破了。
  谭鸿鹿委屈的捂着脸大叫:“这个姓萧的不但打我,还用酒瓶子砸我,你不帮我报仇,还向着他,你到底是不是我妈?”
  李善芳眼中闪过一丝恨铁不成钢的痛苦,寒声说道:“他是你的叔叔,你的长辈,本来就有管教你的权力,不管对你做什么,都是我允许的!”
  “你……”谭鸿鹿没想到母亲会说出这种话来,表情先是伤心,继而愤怒,最终就变成了恨意,“好!你宁愿向着一个外人也不帮自己的儿子,李善芳,我没你这样的妈!”

  说完,他转身就朝大门跑去。
  李善芳伤心的一阵头晕目眩,好在萧晋及时扶住了她才没有摔倒。
  “小钺,把那个畜生给我抓回来,只要不打死,用什么办法都行!”
  谭小钺追了出去,萧晋扶着李善芳到屋里坐下,劝道:“姐,你消消气,小鹿正处在叛逆的年纪,咱们大人说的道理不管对不对,他都是听不进去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只能顺势引导,强力压制只会适得其反呀!”
  李善芳无力的摇摇头,闭上眼说:“晚了,他一直都在我婆婆身边长大,我和他爸对他的管教本就很少,现在做什么都不会有什么效果,只能等他稍微再大一点,懂得了做父母的艰辛之后再说了。”

  萧晋点了点头,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会让人有多头疼,他也是深有体会的,像翠翠那么乖巧懂事的孩子都让他招架不住,就更不用说谭鸿鹿这种已经完全活在自我之中的蠢货了。
  过了一会儿,李善芳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睁开眼道:“好了,你先跟我说说你跟小鹿是怎么跑到马泰华那里去的吧!”
  “该死的马泰华,他想干什么?”
  听完萧晋的讲述,李善芳重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怒不可遏。
  “他的目的是什么不好说,但肯定是冲着谭家来的。”萧晋道,“毕竟以马泰华如今的江湖地位而言,跟姐姐和姐夫你们才是同辈,与小鹿这个晚辈称兄道弟,除了‘非奸即盗’这四个字,我想不出别的可能来。”
  李善芳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趟,眉头却皱的越发紧了。
  “不瞒兄弟你说,我公公从很早之前就跟你姐夫说过,他在省城风光的时间太长了,所谓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谭家既然没办法再往上前进一步,那就必须做好迎接盛极而衰的准备,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我们这一代就做到彻底告别江湖。
  也因此,我跟你姐夫这些年除了洗白之外,基本就没干过别的,马泰华之所以能起来,也是我公公故意放水,好让我家看上去不是那么的显眼。
  至于小鹿,既然我们都已经决定离开江湖了,自然不会让他接触到任何与江湖有关的事情。也就是说,马泰华就算是想取我谭家而代之,接近小鹿也没有一点用处呀,到了他现在的地位,总不会还惦记着挟持人质这样下三滥的套路吧?!”
  萧晋想了想,摇头说:“挟持小鹿顶多能让他在日暮途穷时换一条活路,而且这也不需要他费那么多的心思来蛊惑小鹿,所以,他必然还有别的目的。”
  “可是,还能是什么?难不成他打算一口气弄死我谭家满门,然后把小鹿当成傀儡控制省城江湖?”
  这话说完,李善芳倒先笑了两声,明显她自己都知道这个想法会有多么的疯狂和荒谬。
  “事情在弄清楚之前,我们只能当做一切都有可能。”萧晋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姐姐你最好还是不要让小鹿出门了,老夫人那里由我去说,想来她也会理解的。”
  李善芳叹了口气,说:“姐姐活了半辈子,也就认你当兄弟这一件事做的最值,明明是我谭家的家事,却总要劳烦你一趟趟的来回跑,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萧晋笑着摆了摆手:“从姐姐说要认我做兄弟的那一刻开始,我可就没再把自己当外人了,姐姐你还说这样的话,让小弟的脸往哪儿搁呀?”
  李善芳听了哈哈一笑:“没错没错,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姐姐那话确实不该说,以后啊!咱们姐弟就不分你我了,有什么需要姐做的,尽管开口就是。”

  “放心,兄弟我最实在了,肯定不会跟姐姐你客气的。”
  李善芳闻言又是一阵大笑,只觉得认下的这个兄弟越来越对胃口,如果婆婆那边没问题的话,把小戟送给他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姐,那个马泰华是什么来头?我今天试探了一下,发现他在巡抚衙门里应该是有人的。”
  “来头?要不是我公公需要他站出来挡箭,他十几年前就该被埋进土里了。”李善芳一脸鄙夷的说,“他原本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混混,三十岁了还一事无成,命倒是很好,虽说相亲娶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但那寡妇却是远近闻名的漂亮贤惠。

  要换成正常人,老婆孩子热炕头,说不定就能和和美美的过完这一生,可他却不知珍惜,竟然丧尽天良的把老婆灌醉,然后请自己的大哥去睡。
  他老婆醒了之后自然不干,寻死觅活了好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忽悠的,反正从那之后,那寡妇就成了他往上爬的阶梯。
  随着去他家睡觉的大哥越来越多,他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仅仅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就成为了大佬的心腹,然后又过了一年多,大佬死在了他老婆的身上,他成了新的大佬,而他老婆则彻底的疯了。
  那些曾经睡过他老婆的大哥们自然都惶惶不可终日,联合起来找我公公,说那大佬是他杀的,要求我公公为他们主持公道。

  我公公那个时候正缺一个挡箭牌,见马泰华是个阴狠能忍之辈,有成事的可能,再加上那些大哥没一个好鸟,所以就断了个葫芦案,板子高高抬起,却轻轻落下,给马泰华留下了一线生机。
  事实证明,我公公没有看走眼,不知何时他竟然搭上了原江州府的副知府、现如今的巡抚衙门的布政使,这才短短十来年过去,就已经隐隐有了与谭家分庭抗礼的实力。
  至于当年睡过他老婆、又企图弄死他的那些大哥,如今还活着的只剩下一个,你现在去老城区的一条街道上还能看见一个没了腿的老乞丐,那是第一个睡他老婆的人,据说也是让他明白可以靠老婆上位的人,所以他留了那人一条命,并让其余生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