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66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之前齐阳叮嘱过她,当敌人回撤时不可跟回来,但灵儿此时已顾不那些,也朝着齐阳这边赶了过来。
  虽然经脉逆行会很疼,但齐阳毕竟是有经验的人,他知道如何能缓解疼痛。办法很简单,是尽量别再用内力,完全靠意念去忍痛,而不是用内力去抵抗。
  那四个大汉越靠近越困惑,眼前这人看起来只剩下一口气了,又是怎样将追他的二人击败的呢?
  齐阳毫不介意在敌人面前露出痛苦的表情,这也是他适才一直叮嘱灵儿的,要在敌人面前示弱。只有示弱,才能让敌人放松警惕。
  果然,那四人走近时并没有立即出手,他们提着刀以半圆形的包围圈慢慢靠近。
  与此同时,灵儿也已追了来。
  灵儿知道齐阳打算用钢针对付敌人,可她却不知齐阳如何能用受伤的手指射出钢针。
  齐阳原本可以一手放出多枚钢针,可他此时是用指间关节发针,发出的钢针越多,准头越差。而他却不能失败,一击不成,对方便会有所防备,不会再给你出手的机会。
  当齐阳瞄到灵儿的手悄悄摸向放针的口袋时便已猜到灵儿会助自己一臂之力。
  于是齐阳打算专心对付其三人,将方便灵儿出手的那人留给灵儿来对付。
  齐阳转头看向灵儿。
  四目相接之时,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出针。
  那四个大汉便先后地倒在了地。
  由于再次动用内力,齐阳浑身一震,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灵儿正要前扶齐阳,感到一股强劲的掌风从身后袭来,竟然是那个头儿攻了过来。

  灵儿迅速往边一闪,险险躲过了这一击。她瞄到地有根木棍,微微屈膝朝那儿一滚将木棍拿到手。
  “是老子低估了你们。不过,你们一个重伤,一个武功不济,还是乖乖束手擒吧!”那头儿奸笑道,显然已了解齐阳和灵儿此时的情况。
  灵儿趁其不备,拿着棍子再次打出“傲雪凌霜”这一狠招。
  可没想到先前威力十足的一招却被眼前的那头儿用双掌轻轻松松地化解了。
  “还有两下子!”那头儿说着,吐了口唾沫在手里并搓了搓。
  灵儿嫌恶地皱了皱眉,一分神被那头儿抢了先机。
  幸好齐阳及时提醒道:“‘飞鸿踏雪’!”
  灵儿闻言一个旋身腾空跃起,然后将木棍往那头儿身招呼。
  那头儿嘴角一勾,两臂弯折夹住木棍,顺着灵儿旋身的方向扭转,再次轻松地化解了这一招。

  那头儿嘴角一勾,两臂弯折夹住木棍,顺着灵儿旋身的方向扭转,再次轻松地化解了这一招。
  在灵儿泄气,那头儿得意的时候,一枚没人留意的钢针扎入那头儿的心脉,让他浑身一抽搐,重重地倒在了地。
  灵儿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她丢开木棍赶紧跑到齐阳身边。
  齐阳浑身颤抖,又吐了一大口鲜血。
  灵儿大急,马去封齐阳的气穴。
  齐阳则抓住灵儿的手,说道:“没用的!在下没事,缓一缓好……”
  灵儿心大痛,将齐阳揽入自己怀,紧紧地抱着他掉眼泪。
  突然,齐阳挣扎了起来,指着灵儿身后说道:“快拦下他!”
  灵儿没听清齐阳说了什么,松开他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在这时,一声尖锐的笛声在灵儿身后响起。
  灵儿回头一看,原来是那头儿拼尽最后的力气用短笛吹响了警报。
  “这可怎么办?”灵儿着急地问。
  齐阳抹去嘴角的血迹,接着从黑色的衣袍扯了一块布下来,丢在自己身后的崖边,然后指着石壁那头的悬崖对灵儿说道:“从那儿跳下去!”
  灵儿一惊,以为齐阳不愿被抓回去,想一死了之,忙劝道:“我们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或许能有别的办法!逸兴门的兄弟在这附近呀!”

  齐阳没工夫和灵儿解释,只说了一句“没别的办法了,快跟在下来!”挣扎着往石壁那头爬去。
  “好吧!你若执意如此,我们一起跳下去,黄泉路也不孤单!”灵儿说着,用力扶起齐阳,朝悬崖边走去。
  齐阳转头看向灵儿,见她正满怀深情地看着自己,心感动,说道:“在下决不会让姑娘出事!”
  “啊?”灵儿有些不解,可当她往悬崖外看了一眼后顿时明白了过来。

  ---
  徐乐把天圆山庄翻找了几遍都没有找到人,他纳闷道:“怎么可能?人呢?”
  他看了看站在一旁气定神闲的陈秉达,试探地问:“是你放了他?”
  陈秉达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让徐乐更加确定心的猜疑,着急地说:“你快说呀!他伤得那么重,现在追出去还来得及!”
  陈秉达仍然没有承认,只是说道:“你明明有无数种办法能逼他乖乖为你治病,为何非要用‘绝念子母蛊’?”
  “真是你放了他?”徐乐痛心疾首地问。
  陈秉达冷哼一声,撇开了头。
  徐乐拿他没办法,气冲冲地往下层西面的院子走去。
  “急什么?秋雨居有那么多守卫你还怕他跑了?”陈秉达轻笑道,然后缓步跟徐乐。

  徐乐想想也是,也放慢了步伐。他叹了口气,说道:“说到底你是不想我对他用蛊毒吧?”
  “不错,我不想看着他变成行尸走肉。”陈秉达坦白道。
  “为什么?”徐乐挑眉问道。
  陈秉达自然不会告诉徐乐真正的原因,他只说道:“那我还怎么报仇?”
  “你呀!”徐乐颇感无奈地说,“那我答应你,把他抓回来以后不对他用蛊毒,行了吧?”
  “那还差不多。”陈秉达满意地说。
  “你可以告诉我把他藏哪儿去了吧?”徐乐忙问道。
  “我可没把他藏起来。”陈秉达忙为自己辩解道。
  “那怎么可能?秋雨居里那么多守卫,他一身是伤如何逃脱?”徐乐怀疑地说。
  “我只是放了他,甚至还给他服下毒药限制他使用内力。至于他能不能逃脱,又何必我去操心。”陈秉达冷笑道。

  “你这是……”徐乐不解地问。他的阿达这哪是放人呀?
  “你不觉得看一个不肯屈服的人乖乖认输很有趣吗?”陈秉达嘴角一勾,问道。
  徐乐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哎,你若想看戏,我可以配合你!可这次真是把我急死了!”
  “急什么?你对秋雨居的那些守卫这么没信心?”陈秉达笑问道。
  “不是没信心,我是怕你……哎,不说了!”徐乐笑着摇了摇头。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石门前。
  徐乐亲自打开石门追了出去,陈秉达则站在原地没跟去。
  “还是不去看了。”陈秉达突然有些不忍,带着贴身侍卫转身往回走。

  日期:2018-04-24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