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9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失笑:“我身边的人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就算真的杀人放火了,也一定是有她们不得已为之的苦衷,我当然要站在她们那一边。更何况,最有可能做出大逆不道事情的反而是我,相信她们也会和我选择一样的处理方式的。
  毕竟,亲亲相隐才是我们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嘛!”
  田新桐闻言又低下了头,好一会儿才幽幽地说:“小的时候我家很穷,有一年过年,妈妈单位发米面油和一些水果之类的东西,因为本该是她的先进个人奖被别人走后门抢走了,所以她就比别人少了一箱苹果,那是她早早就答应给我吃的。

  于是,她就偷偷拿了一箱。连单位后勤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我爸却严厉的训了我妈一顿,并勒令我妈把东西还回去。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妈妈从单位回来之后,就再也没笑过,直到他们离婚。
  从小到大,我都知道爸爸没有错,可我就是恨他,因为,我觉得一个人不管有多么正直,只要他无情无义,就不配做人。”
  这还是萧晋第一次知道田新桐与父亲不和的原因,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从法理上来讲,女孩儿的父亲确实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处理的方式不对,太伤人心。
  因为不管沈妤娴偷苹果的行为有多么恶劣,为的都是他们的女儿,他身为父亲和丈夫,没有理由和资格那么做。
  他在司法机关工作,正直是操守和美德,可它不应该建立在无情的基础上,所谓法理不外乎人情,如果当时他没有逼迫妻子去还苹果,而是自己拿着钱去单位把苹果给买下来,想必就算那个年会过的手头很紧,也不至于落得一个家庭破裂的下场。
  “那现在呢?你还这么想吗?”他靠在自己的车身上点燃一支烟,不理会那些马泰华小弟的指指点点,柔声问道。

  田新桐苦笑一声,说:“他为当年的事情向我妈和我道了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妈也早就忘了那件事,再加上想让我有个更好的工作环境,就原谅了他。
  我本以为他是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有些开心,但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他不过是学会了圆滑和变通罢了。仔细想想,如果他一直都是那种铁面无私的一根筋,也不可能爬到现在这样的高位,不是么?”
  萧晋叹息一声,拉住女孩儿的手,说:“傻丫头,你这是钻进牛角尖了。虽然我不了解伯父,但从把你调到自己身边工作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他绝不是你所认为的那种无情无义之人,只不过当年他太笨,不通人情世故罢了。
  现在他成熟了,既明白了变通,又保留着正直的品质,对于你而言,不正是最完美的父亲形象么?你还要他怎样?难道非得痛哭流涕的向你忏悔当年的罪过才行?他是你的父亲,这样苛求他,确实有点过分了。”
  这一次,田新桐沉默的时间更长了,似乎还落了泪,但再抬起脸时用手一抹眼睛,就又是那张如花一般的笑脸。
  “你这人,不会安慰人就闭上嘴当哑巴,还有脸说自己帮亲不帮理,你是跟我爸亲,还是跟我亲啊?”

  “当然是跟你亲啦!你要不信,我现在就可以亲你,亲多久都行。”
  “去死啦!”女孩儿娇笑着推开他凑过来的嘴巴,红着脸瞅瞅不远处那些早已经停下手里活计的修理工人,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在这里站了半天,不由问道:“你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萧晋低头看看腕表,说:“之前被抬进我车里的那个家伙叫谭鸿鹿,是谭正信的亲孙子,我已经通知了他妈,所以要等谭家人过来接他。”
  “他妈?李善芳你也认识?”田新桐瞪起眼,“你个死变态是不是真有病啊,怎么没事儿总往江湖人的身边凑?好好做你的生意顺带治病救人不行吗?”

  “呃……那什么,你是当丨警丨察的,应该知道要做生意必须跟江湖人搞好关系的道理吧?!我要在人家的地盘混,怎么可能避免得了跟他们打交道?”
  田新桐叹了口气,摇头无奈道:“我懒得管你,反正你总是有一堆理由在那儿等着。办完了事儿赶紧滚蛋,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小的保证以后给田大警官打电话的内容只会有讨好和巴结。”萧晋点头哈腰的像个太监,顺势又拉住女孩儿的手,说:“这天儿也不早了,要不干脆你再赏脸陪我吃一顿晚饭吧!”
  “美得你!”田新桐抽回手扭头就钻进了自己的车,“我单位里还有一堆工作没干完呢,哪有时间陪你吃饭?这次就先欠着,下回请我去谭家的粤菜酒楼吃大餐,中午就请人家吃了一肚子的蘑菇,还是不花钱的,你也好意思?”
  萧晋哈哈大笑:“好!只要你愿意陪我吃饭,别说粤菜了,就算是想吃嫦娥的兔子肉,我也会跑到月亮上把那娘们儿打晕了给你带回来。”
  田新桐赏给他一双娇俏的白眼:“然后兔子归我,嫦娥归你,对不对?”

  萧晋恬不知耻的点头:“大家各取所需嘛,多好!”
  “好你妹!”大声骂了一句,女孩儿就发动了车子,老旧的桑塔纳警车拖着一阵浓烟扬长而去。
  萧晋捂着鼻子咳嗽了几声,心中一片安逸。
  可爱的姑娘永远都会带给别人好的心情,说她们是上帝赐给人间最美丽的风景,一点都不为过。
  一根烟还没抽完,汽修厂的大门外就驶进来一辆黑色的奥迪A8,在他的身边还没停稳,李善芳就跳了下来,急问道:“兄弟,小鹿呢?”
  萧晋指指自己车的后门,说:“姐你别担心,人没事儿,就是昏过去了。”
  李善芳拉开车门,一看见儿子人事不省的模样,怒火就从眼睛里喷了出来,咬牙道:“这是马泰华干的?”

  “呃……”萧晋摸摸鼻子,讪笑道:“这个……貌似是我干的。”
  李善芳一怔,紧接着便猜到了什么,阴沉着脸看了一眼那些马泰华的小弟,冷声开口:“小钺。”
  谭小钺无声的从车上下来,就听李善芳又道:“咱们不能白跑这一趟,给马泰华留点念想。”
  她的话音刚落,谭小钺便冲入了汽修厂的修理车间,只听一阵叮里咣当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等她再出来时,车间里就已经没有一个能站着的人了。

  萧晋挑着眉毛冲李善芳竖竖大拇指,赞道:“姐姐办事儿就是霸气!”
  李善芳淡淡一笑,挥手道:“走,回家再说。”
  看着萧晋的奔驰和李善芳的奥迪联袂离去,马泰华铁青着脸站在倒了一地小弟的车间内,将手里的雪茄攥的稀巴烂。
  什么理由都不给,上来就把他的人给揍一顿,完事儿也没个解释,扭头就走,这就是谭家人的底气,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底气。
  日期:2018-03-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