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9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他们有着丰富的“骚扰”经验,今天打碎你们家的玻璃,明天往你门上泼狗血,要不就是天天守在你孩子放学回家的必经之路上,什么都不干,光是吓也能吓得你神经衰弱。
  一般人每天光工作生活就够忙碌的了,哪里还有精力去应付一帮无业流氓的骚扰?
  说白了,不管影视或者文学作品把江湖描绘的有多么热血瑰丽,都改变不了江湖人其实就是一群不入流的下三滥的事实。
  萧晋要能力有能力,要功夫有功夫,估计要人也有不少人,自己的手下们不可能天天都宅在家里,也不可能人人出门都前呼后拥,时间一长,总会有那么几个被打断腿。

  如此一来,一个连手下“大哥团队”都不能保证安全的大佬,谁还愿意跟?人心一散,队伍可就不好带了呀!
  马泰华也开始头疼。
  新闻上不是说富二代和官二代们都是蠢货吗?怎么老子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就是人精?特么的难道连这种新闻都不能信了吗?
  硬气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再收回也于事无补,可若是萧晋真那么做了,最后自己就算赌赢也必然损失惨重。
  他一时骑虎难下,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来回应萧晋的威胁才好。
  “华哥!”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汽修厂工作服浑身油污的小弟跑了进来,在马泰华耳边低声道:“外面来了丨警丨察。”
  马泰华大惊,心说那位老爷不是已经把事情压下去了吗?怎么还有丨警丨察来?
  “来了多少?”他问。

  小弟回答:“一个人,还是个女的。”
  马泰华愣了愣,随即便明白过来,看着萧晋微微一笑,用他也能听见的声音说:“把人请进来吧!礼貌一点,要是有人敢嘴里胡乱喷粪,我就打断你的腿!”
  那小弟神色一凛,慌忙一溜烟跑了出去。很明显,外面那些小混混是绝不会怕一个女丨警丨察的,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荤话满天飞了。
  萧晋叹息了一声,听马泰华的话音,不用问,百分之百是田新桐来了。摇摇头,他转身就向仓库大门走去。
  “萧先生这就要走了吗?”马泰华笑问。

  萧晋头都不回:“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不走干什么?等你请吃饭么?”
  “当然可以呀!之前我不是就邀请过萧先生共进晚餐的嘛!现在正好,外面有一位警官小姐马上就到,饭桌上多一位女士,气氛也能热烈一……”
  话没说完,因为萧晋突然转身飞掠而回,马泰华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掐住脖子举了起来。
  “找死吗?快放下华哥!”
  周围的小混混鼓噪起来,有两位离得近的甚至都掏出手枪,对准了萧晋的后脑勺。
  萧晋看都不看,只是用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的声音对马泰华说:“死光头,你或许是个牛人狠人,但小爷儿通通都不在乎,哪怕你能干掉谭正信,在我眼里都只是一只泥地里的臭虫。

  所以,我不杀你,是因为你没资格,但如果你一心求死的话,我也不介意为你破一次例,听明白了吗?”
  马泰华的体重有一百八十多斤,全都缀在萧晋手中的脖子上,脸都快憋紫了,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更何况,他从萧晋的话里听出的杀意,这种时候要是玩儿宁死不屈那一套,是真的会死的。
  说不出话,点不了头,他只能拼命的眨眼。
  “萧晋!”

  忽然,他听到了一声带着惶急和喜悦的呼唤,紧接着脖子一松,人就掉在了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
  “萧晋!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受伤了吗?”
  萧晋刚迎上去几步,田新桐就冲了过来,抓住他左看右看,满脸都是关切。
  “我没事儿,就是那个姓马的不相信我跟田大警花的关系好,所以我才给你打电话装了一下B,别担心,有你的名头在,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田新桐当然不相信事实会是他所说的这样,但看他确实不像是有事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长出口气,又瞪起眼训道:“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走到哪儿都能惹麻烦呀!你是不是就不知道‘消停’这两个字怎么写?”
  萧晋掏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女孩儿脸上的汗水,柔声说:“记得上次你说我不知道消停的时候,还骂了我王八蛋。”
  田新桐的眸子里瞬间充满了如水般的柔情,却一把抢过手帕,边自己擦便嘟着嘴骂:“你就是一个该死的王八蛋!”
  萧晋呵呵一笑,回头看了眼已经在小弟搀扶下站起来的马泰华,无声的指指地上趴着的谭鸿鹿,然后揽住田新桐的肩膀向外走去。

  马泰华阴毒的盯着他的背影看了片刻,咬着牙说:“去两个人,把鹿少送到那姓萧的车上去。”
  来到前院,看见自己开来的那辆警车,田新桐想到了什么,神色便黯淡下去,开口刚要说话,就听萧晋道:“不用解释什么,我都明白,事实上,给你打完那个电话之后,我就后悔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你父亲的关系缓和到了哪种地步,但见你能答应来省城上班,想来应该还是挺乐观的,所以,我会给你打那个电话,确实是为了狐假虎威,警告马泰华离我的事情远一些,不要给我找麻烦。
  只是当时我忽略了一件事:马泰华能够在谭正信经营几十年的省城崛起,要说背后没有大老爷的支持,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华夏官场从上到下都喜欢玩制衡的那一套,省城江湖只有一个谭正信可不符合官老爷们的美学,相信谭正信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马泰华能够拥有今天的地位,必然是各方势力相互权衡的一个结果,这也就代表着他在不自己作死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被干掉的。
  如此一来,关于他的事情在你们那儿肯定会被层层上报,没人敢直接跟你一起出警,哪怕你找你父亲寻求帮助,他也只会去联系马泰华的靠山,通过那边自上而下的搞定马泰华。
  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最终只有你自己跑过来,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你什么都知道。”田新桐低下头沉默良久,忽然又抬起来看着他的眼睛问:“如果你将来爬上了高位,也会变得这么只讲权衡,不问公道吗?”
  见女孩儿问的认真,萧晋就仔细思索了片刻,说:“要看是什么事情,如果只是商业利益方面的问题,自然会尽量选择权衡,和气生财嘛!可若是涉及到感情或者道德方面,那就必须丁是丁卯是卯了。
  当然,如果犯事儿的是我身边的人,那我只会有一个选择:帮亲不帮理。”
  “帮亲不帮理?”田新桐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不管你身边的人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都会这样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