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6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戴泽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接着在衣服蹭蹭手,见南宫兜铃恶心的皱着眉,他说:“没有洗手池也没有纸巾,你叫我怎么办?”
  李续断从茱萸法衣的袖子里掏出一块方帕丢给他。
  戴泽星接住,“不会吧,一个大男人,随身带小手帕?你会不会娘了点?”
  李续断说:“不需要?那算了。”他手指在空气里一划,戴泽星手里的方帕变成了一只蟾蜍。
  戴泽星哇的一声大叫,把蟾蜍丢掉,捂住胸口惊魂未定。
  李续断说:“是不是得像你这样害怕蟾蜍才算得是真男人?”
  戴泽星努力恢复镇定,坐直身体,装模作样的说:“蟾蜍有毒,我是担心自己毒而已。你心肠也算歹毒了,变出有毒的动物到我手,是想害死我?”

  “只是小玩笑。”
  “原来你们门派的法术最厉害的地方是用来恶作剧,成天修炼这种无聊的法术,你们这些法师真有空。”
  “没有这种无聊的法术,你已被饿鬼撕烂。”李续断毫不让步。
  南宫兜铃坐在两人间,目光左右移动,觉得他们的战争爆发的很莫名其妙。
  李续断给她的印象明明是那么温和有礼的人,居然也会有发脾气的一面;
  戴泽星更是怪,李续断好心把他从山带下来,至今没听到他说声感激,反而处处看李续断不顺眼似的,随时找机会讽刺他。
  两人根本像个幼儿园班的孩子在彼此拌嘴,幼稚的听不下去,而且完全没有断的意思。
  戴泽星说:“不止手帕有问题,你这身打扮也挺有问题,不伦不类,是女装吧。”
  “不是女装,但确实不你的丨内丨裤时髦。”李续断回呛。
  南宫兜铃大吼一声:“暂停!”
  她气鼓鼓的说:“你们吵得我头都要裂了。”
  南宫兜铃看着戴泽星:“人家好心给你手帕,你不止不感谢,还冷言冷语的挑剔,换我早踹死你了。”
  戴泽星说:“是你男朋友,你当然护着他。”
  “我不是……”李续断还未说完。
  南宫兜铃把手那根还叉着半块肉的树枝捅了过去,抵在戴泽星颈动脉,戴泽星立即举高双手做投降状。
  “你再说他是我男朋友,我不客气了,我再次强调,我没有男朋友!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引魂派禁止恋爱和婚娶!你这木鱼脑袋听明白没有?”
  戴泽星慌忙点头。
  李续断忽然说:“你叫他什么?”

  南宫兜铃收回树枝,“我骂他木鱼脑袋,又不是骂你,你有意见?”
  李续断一副郁闷的表情盯着火焰,“不许那样叫他。”
  “吓?你脑子没事吧?”南宫兜铃简直想当场给李续断把脉了,“刚才还和这家伙吵的那么凶,现在又为他鸣不平了?你这人真复杂。”
  “不是鸣不平,是不想听你喊他木鱼脑袋。”李续断双手放进袖,平举在身前,态度非常顽固。
  南宫兜铃一头雾水,玳瑁在旁边拎着小铜茶壶走过来给她斟茶,这只小茶壶似乎不用接水,里面的茶取之不尽,别有乾坤,南宫兜铃心想,可能是某种法器。
  玳瑁借倒茶的时机在她耳边低语,“你以前只喊一人为木鱼脑袋,那人是我主人,你如今用他专属的外号去喊别的男人,主人自然会有些不快。”
  南宫兜铃小声回应:“这外号有那么好听吗?你家主人这么喜欢这个外号,他是不是智障啊?”
  玳瑁又细声的说:“主人很聪明的,无论什么都能一学会,是有点直肠子,对感情也很迟钝,经常拐不过弯,而且主人很善良,其实主人收服我以来,没有惩罚过我,每次说要惩罚,都是装装样子吓唬我的。你多体谅他。”
  “玳瑁,你在背着我说什么?嘀嘀咕咕的。”李续断板起脸。
  玳瑁慌忙走开,回到身穿赤红道袍的年男人身边站着,仿佛把这人才当做主人似的。
  南宫兜铃打哈哈说:“我在问玳瑁这羊肉哪里弄来的,这块沙漠除了杂草和石头,没别的生物存在了,连苍蝇都看不到,怎会有这么肥美的肉呢?”
  李续断说:“隔空取物。”
  “哦……”其实南宫兜铃一开始考虑到了这个可能性,只是现在没话找话说而已。

  她把骨头丢到一边,打了个饱嗝,身边传来蟾蜍的叫声。
  戴泽星一阵紧张,看来他真的很害怕蟾蜍,南宫兜铃暗觉得他又好笑又可爱。
  她顺手抓起跳到自己大腿的蟾蜍,用力一掐。
  戴泽星立马捂嘴,一副想吐的表情。
  南宫兜铃对他慢慢的张开手,手心里并不是血肉模糊的蟾蜍尸体,而是静静的躺着一块揉皱的方帕。
  “怎么回事?”戴泽星惊讶的问。

  “转换物体形态的魇魅咒而已,这本来是方帕,我旁边这个二愣子为了整蛊你,才故意变成蟾蜍的。”
  戴泽星气得想揍她,她慌忙挡住他手臂,“油乎乎的脏手别碰我。”
  “你自己不也是。”
  两人用手斗了半天,谁也没有占着便宜,都累了,彼此歇战。
  南宫兜铃用方帕擦擦嘴,发现李续断一直瞪着自己。
  活生生把她瞪的脸颊僵硬,是在气她刚才说他二愣子?

  不,不对。这种眼神应该是在气她和戴泽星这么亲热的玩耍。
  让她好不自在。
  喂喂,她做错什么了?和戴泽星玩耍不犯法吧?凭什么如此凶巴巴的看着自己不放?
  南宫兜铃试图忽略这抹带着愤怒的目光,望向前方,“谢谢招待,我吃饱了,现在,你可以说明一下你的身份了吗?”

  年男人放下茶杯,眉目间涌起深深的忧郁,像一艘在风暴即将沉没的海船。
  他的皮肤呈现粗狂的古铜色,不是天生的肤色,看样子经历了不少风霜。
  男人对她招手:“过来。”
  南宫兜铃看了看戴泽星和李续断,戴泽星没有流露出反对意见,李续断也是。
  戴泽星还催她:“他叫你过去呢。”
  “谁知道这个怪叔叔要对我做什么。”
  “不会有事的,不是有我在场吗?他敢对你出手,我第一个收拾他。”刚说到这儿,戴泽星慌忙转移话题,“而且我不觉得他是坏人,还请我吃肉。你过去吧,他一定更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在戴泽星鼓舞下,南宫兜铃勉强撑着李续断的肩膀站起来。
  李续断想扶她,被南宫兜铃用目光制止。
  她一瘸一拐的绕过火堆,走到年男人面前。

  男人抬起头,把她从头看到脚,“你长大了。”他眼竟然蒙一层水汽。
  南宫兜铃心脏一紧,搞什么,这家伙一看到她眼眶含泪,这是演哪一出啊?
  她尴尬的用单脚支撑着身体的重量,感觉站不稳了,正要在男人身边坐下。
  男人却伸手过来,双指点在她丹田方的晴明穴。

  南宫兜铃顿时间动弹不得,只有眼珠子和舌头可以活动。
  晴明穴是固定人体全身骨关节的穴位,一旦被点,身体的每一寸骨骼都无法弯曲。
  她说话时,下巴动不了,只能从唇缝里头挤出模糊的字句:“你暗算我?”
  她气急败坏。
  戴泽星要冲过来,玳瑁伸手拦住他:“请不要打搅无量大人做事。”
  李续断镇定的说:“无量叔叔是想治疗兜铃而已,不会有事的,你坐下。”
  南宫兜铃太阳穴滑落一滴汗水,心暗叫:李续断,你可千万别骗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