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6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这件事?确实不记得。”
  “你的出现,改变了那个亡灵的境遇,他终于自愿离开人间,去接受投胎,不过,那个亡灵很有可能被彼岸世界判入饿鬼道,然后在世界某个没有人烟的荒漠里变成了饿鬼,至少有六分之一的机率,这样一来,那个亡灵未必会感激你。”
  李续断停顿了一下,“我一直没有问过你,再给你重来一次的话,你还会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吗?”
  南宫兜铃想都没想说:“当然还会这样做,六个轮回道,有六个可能性,在进去之前,谁都无法下定论会被判入哪一道,也是说,他也有六分之一的机会会赢,给他一次赌博的机会,不好吗?如果他不幸判入饿鬼道,那真是倒了大霉,不过我也不会因此后悔,只希望他愿赌服输。所以我才会为这些饿鬼鸣不平,人谁无过,一报还十报,还是有些残忍,不如少一些,一报还五报,也够他们受了。不知天道轮回这个系统,什么时候才会有变化?”

  “彼岸世界是自然形成的,人力无法改造,跟日月星辰一样,太阳要起变化,只能通过自然的力量,而且起码十亿年才能感觉出来,彼岸世界也一样,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才会慢慢随着自然规律而改变轮回制度,至少在你我的生命终结时,是看不到它的变化的。”
  “除非我们能活几千岁。”
  李续断说:“对,除非我们永生不死,才能见证。”
  “你把饿鬼封印在雪山头也是件好事,莲华咒与众不同,被封印住的物体会陷入沉睡,它们只要在这个咒语的作用下沉睡多一天,少受一天的罪。”
  “说到底,你还是坚持为了恶人说话。”
  “它们曾经也是人,总之,我并非偏袒,也不是包庇,我只是觉得,没必要赶尽杀绝,万物皆有灵,这灵也包括不好的灵,对谁都要留点余地,否则,自己不也变成了不懂宽容和仁慈的坏人吗?”
  说话间,昆布停了下来。
  南宫兜铃望向前方,一丛篝火在地熊熊燃烧。
  她随之意识到,那不是普通的篝火,火焰心没有燃料,并且火焰微微离地几寸,她皱眉:是用法术凭空变出来的火。
  火后盘腿坐着一个人影,隔着扭曲的火焰看不清楚,玳瑁在旁拎着一只铜茶壶,正为那个人影斟茶,人影的膝盖边着一个木托盘,里面装满了食物。
  戴泽星本来坐在人影旁,此刻跑过来,对她说:“你可算下来了,我等你半天了!你这只豹子怎么乌龟还慢?”
  昆布听了后很不爽,冲戴泽星呲牙咧嘴。
  戴泽星有些害怕的后退两步,对昆布干巴巴的露齿一笑,企图讨好昆布。
  但昆布一点都不领情,朝他一吼,戴泽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
  南宫兜铃刚要纵声大笑,看到戴泽星手里抓着一块香喷喷的肉,她顿时笑不出来,动了动鼻尖使劲的嗅嗅,好香啊,一闻知道是羊肉。

  南宫兜铃使劲咽了一下口水,肚子瞬间震天的响。
  李续断为此笑出声音,南宫兜铃回头瞪他一眼,“笑什么笑!小心我揍你。”
  李续断慌忙收住笑容,不敢再得罪她。
  南宫兜铃虽然嘴馋的要命,但她的注意力始终被篝火后面的人影吸引住。

  勉强忍住饥饿感,问李续断:“等我的人,是他吗?”
  “是。”李续断顺手收了极光球,眼前已有火焰照明,用不着那小东西了。
  南宫兜铃心盘算,眼前的一切会不会是个陷阱?
  李续断身有种令人值得信任的气质,难以相信他会设计谋害自己,戴泽星这个白痴更不可能,他太单纯,没有害人的潜力。
  想来想去,实在按捺不住好心,因她受不了谜题折磨,这么候着不动也不是她的风格。
  对李续断说:“带我过去见他。”
  昆布顺从的俯下身,让李续断从容的下去,南宫兜铃扶住他肩膀,本来只想依靠在他身体,好让自己能够下地走动。

  没料到李续断依旧将她横抱起来。
  南宫兜铃实在不适应,一方面是她倔强,断了一只腿,但只需她努力一下照旧能走,哪用得着像个残废给人抱来抱去的;
  另一方面是她心虚,每次这样亲密无间的贴着李续断的身体时,她会心跳加速,手心出汗,难以理智的思考。
  南宫兜铃一路安静,双颊飞红。
  近了火焰,李续断把她放在地,自己也顺便盘坐在旁边。
  戴泽星也跑过来,在南宫兜铃另一边席地而坐,往嘴里毫不客气的塞着烤肉。
  篝火架着几根树枝,叉着大片羊肉,在火烤的滋滋滴油。
  南宫兜铃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
  这火虽是法术变出来的,但和普通的火作用一样,可以用来炙烤食物,不像极光球,只能照明,不能烧东西。

  “肚子饿随意吃吧。”火焰后的人端起粗陶茶杯喝茶,这套茶具估计也是依靠法术变化出来的。
  南宫兜铃极力把目光从烤肉挪回来,先关注重点,询问陌生人:“你是谁?”
  她仔细的打量这个陌生人,他看去大概四十岁左右,哪怕坐着也能判断出他身材很高,手长脚长,肩膀魁梧,阳气方刚的下巴,以及刚毅的脸颊轮廓都如同石头雕刻出来的希腊雕像;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的双眼非常明亮柔软,和他男子气概十足的脸型截然相反,这是一双小鹿似的眼眸,湿润,睫毛修长,温和并且善良。
  南宫兜铃看着这双眼睛,总觉得似曾相识,她心想:这人眼睛怎么和自己很像?
  她也是长着这样一双温柔多情的大眼睛,绥草夸过她的瞳仁漂亮精致的仿佛像黑葡萄。

  对方留着简洁的寸头,下巴带有些许的胡渣,让人想起南宫决明那张永远不会刮干净的脸,只是这人要年轻许多。
  南宫兜铃目光下移,看到他身穿着古朴的赤红色道袍,心感到很不舒服,这道袍颜色红得似血,经过火光映衬,更显得阴森。
  样式和茱萸法衣类似,左右交襟,衣袖松软宽大,低调却优雅的堆积在身体两边。
  继续往下看去,对方竟然穿着一双手编的草鞋,像古代的农夫或者苦修的道士。
  观察了他这么老半天,他却一语不发,丝毫没有回答南宫兜铃的欲望。
  他拿起一根叉着羊肉的树枝,转交给身边的玳瑁,托他递给南宫兜铃,“吃些肉,身体也有些力气。”
  南宫兜铃从玳瑁手接过热乎乎的树枝,香气一股脑钻进五脏六腑,再也忍不了了,张嘴往羊肉咬一口。

  “哎呀!”南宫兜铃烫到了嘴,差点丢了烤肉,李续断慌忙伸手过来接住树枝,顺便托起她下巴看看她情况,“肉要吹凉了再吃。”
  李续断苦口婆心,他帮南宫兜铃吹了吹烤肉,重新递回给她。
  南宫兜铃心动荡不已,这人对她真好,体贴过头了,怎么也不觉得他像自己师叔,更像自己老爹,不对不对,应该是男朋友。
  完了,莫非给戴泽星说?
  想到这里,瞬间不敢和李续断进行任何目光接触。
  戴泽星忽然插嘴,“你脸红的要爆炸了,蠢丫头。”
  南宫兜铃狠狠拐他一眼,“吃你的肉,少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