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8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要是被他给抓实了,就算萧晋命大不死,也难逃肠穿肚烂的下场。
  好一个萧晋,极度危机之时,他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了异常兴奋之色,打空的拳头伸展开向下一摁,便抓住了老鬼的头顶,然后整个人就像是被人在侧面重重推了一把似的,以老鬼的脑袋为圆心,身形凭空绕了半圈,呼吸间的功夫便来到了他的背后。
  “住手!”马泰华顾不上手机那边仍然在继续的训斥,急急大喝,然而还是晚了。
  只见萧晋都还没站稳就一脚狠狠的踢在老鬼的小腿骨上。
  咔嚓!老鬼的右小腿发出一声犹如枯枝被折断的声音,让周围所有听到的人都下意识的心头一紧。
  老鬼倒也硬气,倒在地上抬头看看自己已经向前弯曲的小腿,满头大汗,牙关紧咬,一声不吭。
  他的裤管很快就湿透了,有鲜血流淌出来,很明显断骨茬已经刺破了他腿上的肌肉和皮肤,就算能接上,也不可能恢复如初了,最起码武力上要大打折扣,能有之前的六七成都算他几十年的苦练没有白费。
  “别赖在地上装死狗,你的骨头不是可以随便断的嘛,这怎么才一次就不行了?赶紧起来,咱们再来过,老子已经很久都没有踹人踹的这么爽了,今天你怎么着也得让我过了瘾才行。”
  萧晋掏出手帕擦了擦脑门上冒出的几粒汗珠,话说的要多贱有多贱。
  所谓鸡鸣狗盗之术,源自一个典故,说的是孟尝君靠着会模仿狗和鸡的两位门客逃出秦国的故事。
  故事里的那两位门客一位会钻狗洞,一位会学鸡叫。钻狗洞进王宫偷东西这一点先不说,但学两声鸡叫就能骗开城关大门就太扯了,当时秦国法度森严为六国之首,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无厘头的荒唐事?要真学学鸡叫就能把城门叫开,后面的嬴政统一六国就会成为笑话。
  古代文人是喜欢夸张和浪漫的,什么飞流直下三千尺、一片孤城万仞山之类的修辞手法比比皆是,他们喜欢智慧,鄙薄血腥,因此,孟尝君的成功逃脱就变成了钻狗洞和学鸡叫,至于事实到底有多么的惨烈和艰难,就只有历代修炼鸡鸣狗盗之术的武人们才能略窥一二了。
  鸡鸣狗盗,四个字看上去既简单又不好听,但它却代表着武人们通过磨练探索身体承受极限的精神所在,只要练成,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杀人越货也是手到擒来,也因此,它的修炼过程极为艰难和辛苦,非大毅力者根本不可能。
  老鬼显然还练的不到家,但光凭他起初缩骨脱逃的那一招,就值得让人钦佩,因为那必然要经过从小到大无数次的骨关节错位和拆断,其中的痛苦,根本没人能想象得到。
  但是,不管鸡鸣狗盗之术有多么的神奇,它毕竟还没有冲破人体极限的桎梏,关节可以随心意改变紧合与方向,直接断骨的后果却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也因此,萧晋这话羞辱的不单单是老鬼,还调侃了他的功夫,这让他如何能忍?
  目呲欲裂都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表情,不顾剧痛翻身俯卧,然后双手撑住地面,口中发出一声炸雷般的大吼,竟单腿站立了起来。

  虽然脸上的汗水如雨,身体也摇摇晃晃的,但一双死盯着萧晋的双眼中却充满了战意。
  萧晋轻浮的表情终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如水一般的凝重——不管这个人的品性如何,都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
  “我为我刚才对你功夫的轻视而道歉,但是,如果你真的还要继续的话,我是不会因为你的断腿而放水的。”
  老鬼呲牙一笑,说:“多谢!”
  萧晋不由撇了撇嘴,心道:他***,老子教训的可是一个歹毒之辈啊!怎么感觉又成了大反派?难不成这辈子就真跟伟光正无缘了吗?
  “住手!”
  马泰华终于接完了电话,冲过来扶住摇摇欲坠的老鬼,朝周围的小弟们吼道:“你们一个个全都死了吗?还不赶紧送鬼哥去医院!”
  几个小弟慌忙跑过来,老鬼却不动,只是狠狠的盯着萧晋。

  “萧先生,你现在就可以带着鹿少离开了!”马泰华阴沉着脸对萧晋说完,便又看着愕然的谭鸿鹿歉意道:“鹿少,很抱歉!萧先生的来头太大,华哥惹不起,所以只能委屈你了,希望你不要怪哥哥。”
  谭鸿鹿不傻,一看马泰华对于亲信老鬼被废都一声不吭,就知道他肯定保不住自己。
  于是,心里一边震惊着萧晋的背景,他一边站起身说:“华哥您千万不要这么说,小弟给您和鬼哥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您不怪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马泰华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你是我兄弟,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从来没有麻不麻烦这一说,以后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哥哥的话,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谭鸿鹿眼圈都红了,咬住嘴唇冲他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看都不看萧晋就大踏步的向仓库大门走去。
  萧晋神色一寒,脚尖在地上一点,便有一个酒瓶飞出去打在谭鸿鹿的膝弯。
  谭鸿鹿扑倒在地,回过头来悲愤的大叫道:“姓萧的,你到底想怎样?”
  萧晋的双眼眯起,冷声道:“叔忙活这么大半天,为的就是带你走,之前你还一副要死在这里的样子,现在别人说一句话就屁颠屁颠的滚蛋了,叔的面子往哪儿搁?
  出来混,该有的眼力见儿不能少,现在这里说话算数的不是你华哥,是你叔叔我,知道吗?老实的在那儿趴着,敢乱动,我把你的腿也打折!”
  谭鸿鹿很想硬气的爬起来继续走,但他真鼓不起那个胆子。在华哥的地盘上,省城道儿上传闻手上人命不下五条的鬼哥都被萧晋给说废就废了,他不认为这家伙会看在老妈的面子上饶过自己的腿。
  “萧先生,”马泰华脸色黑如锅底,“你打断了我的人一条腿,我不但什么都没说,还同意了让鹿少离开,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你的面子我都给足了吧?!你还要做什么?难道真以为我马泰华能有今天的地位,是忍出来的吗?”
  “我需要你给我面子么?”萧晋笑容里满是讥诮,“你今天的地位是怎么来的,小爷儿不知道,也没心情知道,因为它在小爷儿的眼里,连个屁都不算,有种你别给我面子,让你的人一起上,看小爷儿能不能凭自己的本事把谭鸿鹿带走!”

  这话一出来,周围那些小弟就有不少表情变得忐忑起来,刚刚萧晋与老鬼对打的那一幕他们可是全程见证,就算再没眼力也能看得出来,其中只要有一招一式打在自己身上,能活着就算自己上辈子好事做多了。
  虽说有句话叫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但如果实力达到了绝对的高度,人再多也只是送上去给人家刷经验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