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5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说:“你该不会是想用咒语来惩罚你的式神吧。”
  李续断把白符放回衣袖,“不经主人允许随便插嘴的式神应该受点教训。”
  南宫兜铃说:“你别这么严厉,连说句话都不行,太不近人情,小心你的式神叛变。”
  李续断说:“一昧放纵,反而会让式神越来越任性,到最后变得像你的青龙一样目无人,对人我还可以客气点,但是对式神,我绝不会颠倒主仆的次序,尊重式神可以,同时也得严厉管教他们,式神犯错,得处罚。”
  南宫兜铃问:“青龙?”
  “是你近来新收的式神,非常的爱你,口口声声宣称要跟你结婚,他要是得知你不记得他,肯定会伤心。”
  南宫兜铃抱住脑袋,“有没有搞错,我的式神居然会想要跟我结婚,我忘记的这两年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别忘记,想和你结婚的,还有你的徒弟。”李续断板着脸补充一句,好像在说一句非常可恶的事情。

  “你耍我吧?”南宫兜铃不敢置信,“我收徒弟了?又想跟我结婚?”
  “这些事,容你以后慢慢再想。”
  玳瑁蹲在戴泽星面前,“年轻人,我后背。”
  “不太好吧,老爷爷,要你背我?我背你还差不多。压死你怎么办?”
  “没关系的,我是式神,不会那么容易被你压死。”
  戴泽星迟疑着。
  玳瑁催促,“麻烦你快些,不要耽误我主人的时间。”
  “唉。”戴泽星硬着头皮趴他后背,“算你背得起我,这样一步步走下山恐怕也是三天以后的事了。”

  玳瑁将他一托,对李续断说了声:“主人,我先走一步。”
  “小心。”李续断点点头。
  玳瑁抬起脚,一溜烟的消失在南宫兜铃面前。
  南宫兜铃瞬间目瞪口呆,望着玳瑁身后扬起的一道雪尘。
  “哇……”附近只留下戴泽星惨叫的余音。
  南宫兜铃半天才合大张的嘴巴,“刚才那个……那是闪电吧,怎么快成那样,子丨弹丨都没这么快,请教一下,玳瑁的真身是什么?”
  “巴西红耳龟。”李续断回答,说话时离她耳朵很近,呼吸喷得她耳垂痒痒的。
  “那是乌龟咯?难以相信,这一定是一只装了赛车引擎的乌龟。”
  李续断笑了一下,“虽然失去记忆,但你还是你,没有变,总是可以人开心。”
  南宫兜铃莫名的不敢回头看他。

  她怕看见她微笑的样子,怕看一眼沦陷。
  心里埋怨自己怎么那么怂。
  在心慌意乱间,身体猛地一晃,差点掉下去,李续断赶紧抱住她,保持平衡。
  昆布大步的跳下一个陡坡,越往下走,山壁越险峻,因为积雪在半山腰开始渐渐消失,露出了乱糟糟的石头。
  明亮的极光球如影随形的跟在他们身后,仿佛一枚从天际降落的星辰,照亮前方,让昆布行动无碍。

  下山的路开始变得艰难起来,但丝毫难不住昆布。
  他华丽的跳在山壁,借力一跃,来回跳动几次,四肢准确落在平整的石块,同时没有甩落背的人。
  气温逐渐回到常温,南宫兜铃总算摆脱了冬眠的感觉。
  逐渐靠近山脚,一阵热气袭人。
  南宫兜铃望着火球照亮的地面,干凅的不见生命的痕迹。
  她感叹,“山顶和山脚真是天壤之别,为什么面的雪水融化后却无法流到山脚的土地里来?”
  “这座雪山的构造特,接近地面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凹陷,这个凹陷阻挡了水往下流,雪水融化后,顺着山脊流下,都会积在那个凹陷之,可是一旦等到太阳出来,积攒了一夜的雪水又会立即蒸发掉,因此一滴也落不到地面。”
  “听去像一个地狱。”
  李续断说:“确实像一个刻意被诅咒过的地方,但其实只是地球的极端环境之一,是大自然的产物。”
  南宫兜铃心里沉重:“饿鬼们流放到这里,也有些可怜。”

  “他们前世作恶无数,同情他们的话,谁来同情受过他们谋害的人?”
  “可是,饿鬼要在这个地方经受百年的痛苦吧?”
  “也未必,有些饿鬼可以提早解脱,要是一直等不到女饿鬼诞下婴孩用来进食,一年后可以死亡。”
  “吃了自己的同类以后,能得到饱腹感吗?”
  李续断说:“饱腹感是不可能的,它们的惩罚是不能满足,做什么,吃什么,都不可满足,吃同类只是纯粹的延续生命。”
  “这样无法满足的活着有啥意思?为什么它们还会那么强烈的追求进食?换我早主动绝食自杀了。”

  “饿鬼是一种极其贪欲又极其顽强的怪物,它们能够在如此极端的环境下生存下来,却对死有着深深的恐惧,据说饿鬼的濒死过程地狱里的酷刑还要痛苦百倍。”
  “不是饿死吗?会酷刑还要痛苦?”
  “我没体验过,我自然讲不清楚,而且饿鬼也不会开口说话,所以它们也无法向人类表述,只是有人目睹过饿鬼死亡的过程,把这个过程记录在书里,那个人将饿鬼的死形容成世界最悲惨的事情之一。”
  李续断又说:“连旁观者都能够感受出那种痛苦的深刻,可见亲身经历其的饿鬼有多么的凄惨。”
  南宫兜铃说:“即使这样,你还是不同情它们吗?我反正是多少有些同情的,以牙还牙在轮回来讲不太可能是吧。前世杀一个人,转世后要承受死一百次的痛苦,前世杀十个人,转世后要承受一千次同样的痛苦,为什么不能换取和自己犯下的罪孽相同重量的惩罚呢?”
  “这样,没意义了。”

  昆布已跳下陡峭的山坡,优雅的步行在平整的大地,极光球把周围高耸的风化岩石照成温柔的橘红色。
  仰头看星星在南北半球的分布位置,南宫兜铃判断出此刻约摸是凌晨一点,离天亮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她不由得感叹,“为什么一报还一报,反而没有意义?非得一报还十报,才算天公地道?”
  李续断说:“你真的不明白?”
  “暂时不能理解。”
  “我相信你可以理解的,因为你是南宫兜铃,绝非普通的女孩,你脑子灵光,转的也同龄人快。”
  南宫兜铃笑了,“干嘛套用我的口头禅?”
  不过她听了后还是觉得很爽,算这个李续断识货,知道她是个聪明伶俐的大人物。
  李续断接着说:“你应该不记得,你曾经超度过一个亡灵,那个亡灵生前是一名虐待学生的老师,后来被学生报复,自己的女儿成了报复的牺牲品,他也被仇恨着自己的学生亲手杀死,死后却不愿意去投胎,留在人间二十年,为了找到机会向仇人报仇,师兄觉得这个亡灵冥顽不灵,想把他打入地狱,却被你阻止,你始终觉得这个亡灵可以得到救赎。”
  日期:2018-03-06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